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七十六章:梁州危急(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60 2016-03-07 10:41:45

  公元311年九月初十的晚上

梁州城(梁州即今汉中,汉中古称南郑、梁州、兴元,是汉江之源。位于陕西省西南部,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汉江上游,秦岭南麓、南屏大巴山,地势南北高,中间低,中部是汉中盆地。汉中处于陕南腹地,是陕西通往四川的重要大门)内,已经是全城戒备的状态了!

梁州刺史的大公子张炅也已经穿戴这整齐的甲胄在梁州城上巡视了起来!

而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梁州刺史张光手下的红人,参军晋邈!

晋邈见张炅心事重重的样子,主动上前劝解道:“大公子,不必过于焦虑,这些胡人应该不敢攻城的!”

张炅听到晋邈的劝解,眉头反而皱的更紧了,心中对这个人的反感也是越来越深,但是碍着他是自己父亲信任的宠臣,张炅还是对他礼敬有佳,但今天,面对如此困局,他竟然还这么轻敌大意,实在是让张炅有些难以接受了!

所以,张炅有些不悦的对着晋邈说道:“晋参军,何出此言?!”

晋邈见大公子张炅询问自己,立即卖弄地说道:“大公子,胡人向来善于骑射,所来不过是像蝗虫一般劫掠一番即去,但如果选择攻城,正是以他们之短攻我方之长,如此看来,这些胡人也不过是因为冬季粮食短缺,所以前来劫掠的!”

“哦?只是因为冬季食物短缺的缘故吗?!”

“正是!”

“嗯,你很不错,等到父亲归来之日,我必定在父亲面前多为参军大人美言几句!”

晋邈听到这里,顿时大喜,立即拱手躬身道:“谢孟苌公子厚爱,小臣定当鞠躬尽瘁!”

张炅看着晋邈的这副嘴脸,心里对他的鄙夷更深了一层,尤其是他竟然敢不分尊卑的叫自己的字!孟苌这两个字岂是你这样的人可以随意称呼我张炅的?!

张炅在心里摇了摇头,算是忍下了他的这次不分尊卑,但这会儿是怎么也也不想再见到他在自己眼跟前晃了,所以假意客气地说道:“孟苌尚且年轻,还需要晋参军多多指教,现在胡人虽然还未进犯,却也已经到了宗营镇,离我梁州城已经不远了,晋参军还要多加安排,多加防备!”

晋邈见张炅并不反对自己叫他的字,心中真是一阵的得意,而且照这个张炅对自己礼敬有加的态度来看,自己跟张光父子的关系,可以说又更进一步了!

晋邈得意想到了一个词汇:心腹啊!这只有心腹才可以这样啊,哈哈!

晋邈在听到张炅的吩咐后,立即劲头十足的回道:“诺!”

张炅点了点,又吩咐了一些琐事,终于把晋邈打发走了。

没有晋邈在身边,张炅突然有一种十分惬意的感觉,就好像整个世界都清净了一般!

张炅看着夜空,看着夜空上的星星,又看向宗营镇的方向,思考起了这些胡人真正的来意!

在张炅的想法里,他可不认为这些胡人此时来梁州城是为了抢劫一下梁州城的周边那么简单,虽然晋邈的话也没有错,但是他忘记了一点,就是如果这些胡人真的只是要抢劫一下的话,根本不用深入到梁州城外,而且根据探马所报,这些人的打扮很像是卢水胡的人!

而卢水胡的主要聚居地是在安定,他们竟然敢远离住地这么远前来侵犯梁州地界,甚至杀到了梁州城外,这怎么可能只是来打打秋风(打秋风一般是指游牧部落犯边时抢劫一点财货却不深入腹地的行为,一般来说,也就是抢劫一点边境的村落,然后就自动走了)的呢?

张炅想到这点,眉头再次紧皱了起来,他很清楚现在梁州城的兵力,大约只有二万多人,而这两万多人,有一半都是劳役,并没有太多的作战实力,精锐都被自己的父亲带去勤王了,要靠这点人吗对付情报上所说的近八万卢水胡吗?

张炅想到这里,不由得摇了摇头,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璀璨的星空,心中是一阵的无力……

张炅一个人静了一会后,又开始计算起了可能前来的援兵,如果要从其他地方调动人马过来救援梁州城的话,最起码要五六天的时间,自己的人马在面对八万卢水胡的时候,能不能坚持住呢?

张炅不知道,但是他必须马上派人去找救兵了!

想到这里,张炅没有再犹豫,立即安排了人手向梁州辖区的各郡县派了人员前去征调援兵。

但是,这远水能不能来的及救自己梁州城这处的近火,就只有天晓得了!

就在张炅有些发愣的时候,城下突然变得嘈杂了起来!

张炅顿时心生警觉,立即巡视了过去!

等到他下到城门口的时候,就听见城门外一个男子的声音正在叩门,并且大声叫唤着:“开门!开门!我是杨难敌,是你们大公子张炅张孟苌的发小,我有要事要禀报!”

张炅听到这里,立时一个激灵,本来这声音就有一些熟悉,现在突然听到此人不仅自称是杨难敌,还叫出了自己的字,心中的惊讶已经无以复加了!

张炅立时隔着城门大叫道:“你是杨难敌?真的是你?”

“孟苌!是我啊,我是杨难敌啊,快开门,我有急事要告诉你!”

张炅倒是想立即开门,但是身体才动了一下,就自己克制住了!

张炅轻声的向自己身边的校尉吩咐道:“你去城墙上看看,看看他附近有没有可疑之处!”

“诺!”

片刻后,在确认没有异常后,张炅亲自打开了一点门缝,把杨难敌放了进来!

这两个人足足有五年没有见过了,没想到竟然在这样的场合见面了!

一个是一身甲胄的威武将军,一个是浑身破烂的乞丐打扮,顿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挡在了两个人之间!

五年啊,足足五年的时间啊,一切都似乎改变了……

原本想上前去拥抱自己发小的杨难敌停住了脚步,他感觉到了张炅对他的那丝淡淡的疏远,而这种疏远很明显是因为自己现在的落魄……

张炅也显得有些尴尬,不过,本来就圆滑的他马上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并且刻意热情地说道:“杨兄,你这五年到底去哪里了?想死兄弟了!”

杨难敌看着张炅的目光已经有些冰冷了,但眼见张炅再次表现出这番热情,杨难敌也马上换了一副热情的嘴脸,但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自己心里清楚,两人此时此刻的热情,明显都是假的……

“我一直在中原游学,近日才赶回来,不想遇到了一些麻烦,但也因此,我得到了一点很重要的消息!”

“哦?什么重要的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