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七十一章:汉江遇险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92 2016-03-02 10:34:03

  话说老崔一行人已经向潼关一带进发,而那个坐船回仇池,打算通过自己仇池王子身份取得力量的杨难敌也快到达目的地了!

这个杨难敌一路坐船过了窄口龙湖(就是如今的窄口水库,地处河南灵宝市城区南端,位于灵宝市五亩乡与朱阳镇交界的山峪地带),朱阳镇后,又换船从朱阳镇的董家埝河(这条河流经甚广,从河南流到了陕西)一路行船到了仓朱峪口(隶属河南三门峡市)下了船,又在夜晚截杀了一个有马的过客,接着就一路纵马跑到了两河镇(两河镇地处荆楚腹地,位于当阳市东南部,因沮漳两河在此相汇而得名。两河拥有悠久的历史,早在三国时期就已有建制,现有仲宣楼遗址、糜城、麦城、周仓墓等古迹)。

这两河镇如今倒也还算热闹,杨难敌把杀人越货后的东西变卖后,好好的饱餐了一顿,又弄了一些前往梁州(今汉中)的盘缠后,继续骑马来到了黄金峡镇(黄金峡镇位于汉江南岸,距洋县县城53公里),到了镇里,杨难敌熟门熟路的卖掉了马匹,再次上了船,一路从汉江到达了柳林镇(柳林镇位于城固县西部,居汉中与城固之间,北接崔家山镇,东界文川河与沙河营镇相隔。南临汉江,西与汉台区铺镇为邻,境内有汉太尉李固墓,汉将军辅德王纪信墓、纪信祠等多处名胜古迹,该镇是全县粮油基地镇)。

到了柳林镇,离梁州也就不远了,最多就是两三日的路程了,杨难敌也算幸运的,这一路来一直都是他打劫别人,还真没有人敢打他的主意!

可偏偏就在柳林镇汉江水道中的大中滩上,意外发生了!

船家竟然突然往汉江里一跳,人影也不见了!

船上的人都慌乱了起来,不停地在船上乱动着,整条船立时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杨难敌一看这情形,立即知道不妙,自己已经是很小心很小心了,本身自己也会干一些打家劫舍的事,所以对这种同道中人几乎是一眼就能看的出来,怎么偏偏快到梁州了,反而疏忽大意了呢?

杨难敌已经顾不上懊悔,一把拔出了包裹里的短剑,对着那些不断乱跑乱推搡的人砍去,但可惜的是,他越这样,那些船上的人就更惊慌,实在是船太小而人太多,想杀人立威的目的算是落空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船也开始漏水了!

原来这船底上有个可以活动的木塞,平时用特殊的办法塞住倒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可一旦有人潜入水底把木塞拔掉,这船就会漏水了……

流到船上的水是越来越多,许多绝望的人已经跳下了汉江,而离这里不远的岸边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不少提着兵器的水贼……

杨难敌一个没有站稳,也摔下了船,立时被几口江水呛得的不轻!

不过,幸好杨难敌也熟悉一点水性,比起许多落水的人要好很多,而其他落水的人,有会游泳的都往河滩上游去,因为那里是附近唯一的陆地,可一上岸就会筋疲力尽,任由那些等在河滩上的水贼屠杀!

杨难敌看着这一幕,心已经凉到了极点,他一咬牙,人往水里一钻,顺着江流准备一路游过这个汉江中间的河滩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里正好是汉江上水流最急的一处,是三处水流汇合的地方,可想而知,水流会有多么湍急!

杨难敌根本没有办法游到柳林镇去,而又因为之前呛了几口水,这体力也消耗的厉害,但水流却依旧如此湍急!

杨难敌在水里已经渐渐无法继续憋气了,只好浮上水面想缓口气,不想头才出水面就被顺流而下的一根木棍击中,整个人立时昏了过去,人事不省了……

或许是天不绝杨难敌,昏迷过去的杨难敌反而整个人都漂浮在了水面上,一路顺着江流漂流,就这样整整半日后,杨难敌就被由西向东的水流冲到了一处岸边,而这里也正巧有一支人马在河边饮水!

这是一支奇怪的队伍,为首的首领打扮的像一个商人,但却没有一丝商人的气息!

首领对着身边的两个人说道:“你们看看,真是晦气,我们才到沙河营镇(沙河营镇位于城固县城西7公里,陕南最大猕猴桃销售批发市场),就遇到了一个死人!呸,老子还不够霉吗?”

“大哥,三国时的刘备,不也有过逃难的时候吗?!”

“是啊,大哥,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们到了梁州地界,离那个该死的石勒已经很远了!可以大展一番手脚了!”

“我呸!李运,杨虎!你们两个人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我弟弟王璃已经死在了石勒的手上了,我也被石勒打的丢盔弃甲,仓皇而逃,此仇!不共戴天!”

原来,这个首领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在公元310年十月末的时候在黄河边上带着一众人马抵抗过石勒的王如(请参见本书第二十八章和第二十九章,这两章曾经提起过)!

王如见众人被自己呵斥后都默不出声了,火气才消了一点,但也勾起了自己的回忆:那时候,正是公元310年的冬天,石勒带军渡过黄河,准备进攻南阳!王如,候脱,严嶷等人听说后,派一万大军驻扎在襄阳城,抵抗石勒,石勒立即对他们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王如等人大败逃走,然后石勒继续进兵驻扎在了宛县北,这时,候脱据守宛县,王如据守穰县,可惜王如因见石勒势大,就秘密投降了石勒,并且把候脱的弱点全部告诉了石勒,帮助石勒打下了宛县,而不知内情的严嶷带兵前来救援宛县的时候,已经晚了!严嶷见大势已去,也投降了石勒!不想,石勒那时为了邀功就囚禁了严嶷,并且把他送去了汉国平阳,而严嶷的人马也就被石勒吞并了,接着,石勒就继续前往攻打襄阳,一路高歌凯旋,无人能敌,而此时的王如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竟然想乘石勒轻敌之机,从背后偷袭石勒,不巧的是,张宾的君子营密探先一步得到了情报,索性将计就计击败了王如,并杀死了王如的弟弟,而王如也一路溃逃到了沙河营镇!

王如想起这些,内心依然是无比的绞痛,手足之死,人马溃败,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王如有着痛彻心扉的记忆!

而这个时候,趴在岸边一直昏迷不醒的杨难敌,突然有了苏醒的迹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