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五十八章:祖逖的烦恼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61 2016-01-22 09:56:56

  祖道重当然知道祖逖找他所为何事,但祖道重(其实我想道重应该是他的字,但是名叫什么历史已经无法记载了,所以就这么叫着吧)也有自己的想法,所以祖道重硬着头皮对着祖逖说道:“父亲,我不想去少年营!?”

祖逖听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敢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自己的任命,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觉得非常有趣,因为从小到大,自己的儿子,祖道重,还真的没有反对过自己的任何决定呢,今天他能这样一反常态的拒绝自己,倒是让祖逖有些大开眼界了。

所以祖逖有心逗逗自己的儿子,故意板起脸来对着祖逖吼道:“放肆!”

祖逖的一声大吼,顿时让祖道重有些害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祖道重没有退缩,他的双手紧握着拳头,倔强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一声不吭!

祖逖觉得有些诧异,这个孩子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倔强了呢?

祖逖心中有些疑问,缓和了一下语气,慢慢吐字道:“为什么?!”

“父亲,我想去安叔那里!”

祖逖眉头一皱,自己的这个儿子怎么那么黏王安,哎,都是自己不好,没有多花时间在他身上,他生母的身体本就不好,再加上生养完他后,就一路舟车劳顿,没有好好调养过,这才香消玉殒,所以自己的这个孩子从出生开始,身体也没好过,而自己的精力也不在他身上,幸好有王安不断地照顾他,再加上,许氏对道重也很好,不然这小子能不能活到今天也是个问题(古人的小孩出身后,存活率并不高),所以他跟王安亲近也是正常的。

可是,祖逖心里很清楚,王安有更重的事要去做,而祖道重也到了应该去承担一份责任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祖逖轻轻的点了点头,温言道:“道重,你知道为什么为父要为你取道重之名吗?”

“孩儿听安叔说过,孩儿的名字出自:《论语·泰伯》: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嗯,你知道就好,你已经长大了,不能老呆在你安叔的庇护下了,男子汉要自己撑起一片天,那个秃发思复鞬,你知道了吧?”

“孩儿听殷乂说过,而且孩儿也知道他不是父亲的对手!”

祖逖听到祖道重这个小小的马屁,心里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舒服,所以对着祖道重也越来越和颜悦色。

不过,祖道重并没有什么感觉,他是真心不想去什么少年营。

只听祖逖继续说道:“道重,为父要你去少年营看好秃发思复鞬这个人,如果他是一匹野狼,你就要成为一个猎人”。

“父亲,我看不住他,也打不过他!我连殷乂都不是对手,怎么可能打的过秃发思复鞬,而且父亲也没教过我什么,我会的,只有安叔那一套!”

祖逖被祖道重的话顶的有些不舒服,不过祖道重说的也是实话,自己确实对自己这个儿子教导的太少了,所以这小子现在是借自己的话挖苦自己这个做父亲呢!

祖逖面上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耐着性子对着祖道重说道:“道重,父亲忙于军务,确实没有太多时间陪伴你,你安叔的本事也有许多可取之处,即使是我对上你安叔,也不可能轻易取胜!”

“父亲,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会去少年营的,虽然我不是很愿意去,但是为您,我也会去的!”

“什么叫为了我,这支少年营,或许是以后新一代无难军的骨干,你懂不懂!”

“诺!”祖道重一个应答就把祖逖还想说下去的话全堵住了,而且一说完就转身走了……

祖逖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尤其是祖逖看着祖道重快速离开大帐的背影,心中突然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真的不知道是自己的儿子长大了,还是自己真的老了……

而踏出中军大帐的祖道重,在离开大帐很远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身,对着大帐的方向,看了很久很久……

公元311年九月初九深夜

寒风阵阵,甚至还飘下了几许小雪,所有的人都在感叹,这天气冷的也实在太快了……

而当祖逖知道外面下雪后,头上的皱纹立时一条条都展现在了他的额头上,这物资的紧缺形式看来要更严重了!

而正当祖逖有些愁眉不展的时候,帐外有一个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祖纳!

祖逖一见竟然是祖纳来了,心中顿时一动,可是还没祖逖开口,祖纳已经劈头盖脸的说道了起来:“三弟,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我们无难军到底有多少人了吗?尤其是我们现在的情况,怎么可以接收那么多的流民!你有没有想过这冬天该怎么过?太多人了,如果没有支援,我们别说打匈奴了,自己就被这些要吃饭的嘴巴给拖垮了!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个事有多严重!还有,兄长到底怎么样了?”

“哎!大哥还是昏迷不醒,老是说胡话……”

“哼!现在都不让我进兄长的营帐了!”

“二哥,你有所不知,凡事进去伺候大哥的婢女,出来后都患了和大哥一样的病状了!”

“怎么会这样??!兄长到底是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我已经在流民中寻访医士了,但是……”

“哼,这么多人在一起实在是太多太乱了,必须要整治一下,好好规划一下,我今天来就是要跟你谈谈这个事!”

祖逖一听祖纳前来自己这里,不仅不是要把这些流民赶出去,反而是要跟自己谈谈收拢流民的事,心中顿时大喜,这脸上也马上露出了期待的神色,并且恳切地说道:“二哥,你有好办法了?”

祖纳看着祖逖这副神态,心中倒也是欢喜的,起码自己这个弟弟确实是爱民如子的,但是祖纳的心里还是怨气颇大,所以不客气地说道:“你先别着急,你听我说,我们一下子多了近两万多张嘴啊,你知道不知道?!”

祖逖听到近两万人口,心中也是一愣,怎么又变成2万多人了,祖逖的脸上顿时黯淡了下来,两万多人口啊,自己军中现在的存粮是肯定支持不了多久的了,看来再不想个办法出来,弄不好用不了多久,自己内部就要动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