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五十七章:拓跋秘史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30 2016-01-22 09:55:44

  秃发思复鞬有些不明白自己父亲秃发推斤的意思,有些疑惑的问道:“父亲,既然折氏(以后折娄氏我就直接用折氏来代表了)是我们历代的妻族部落,那为何我们现在去就是送死呢?”

“孩儿啊,你毕竟还小,很多事情我以前也没有跟你提起过,你听说过拓跋氏有妻族吗?”

“拓跋氏?父亲,您怎么突然提起他们了?”

“因为正是因为他们的缘故,折氏才会和我们一起出走”。

“嗯?”

“我听我的爷爷告诉我,拓跋氏有杀妻族的传统……”

“杀妻族?为什么?这是什么原因?!”

“拓跋氏为了维护其统治地位,不希望妻族的舅家势力对拓跋氏的继承人产生影响……”

“……”

“不过这都是假话,草原上人口本来就少,拓跋是看上了妻族的财富和人口了……”

“真的?!”

“嗯,当年拓跋力微赶走了我们的先祖秃发匹孤后,继承了拓跋氏的可汗之位,但那个时候的拓跋氏还不是很强大,经常会被其他部族攻击,后来拓跋力微走投无路,投靠了五原(今内蒙古包头市西南,这段历史发生在公元220年)的没鹿回部(从这里看当年的拓跋绝不是西部的大人,起码不是首席大人,鲜卑檀石槐曾经把自己的领地分为三部,西部,中部,东部,每部都有好几个直属的大人,譬如中部就有慕容大人,慕容也只是中部的一个直属大人,而中部是有好几个大人的),然后没鹿回部的大人窦宾接纳了他,而拓跋力微就成了依附于没鹿回部落的小部落”。

“呵呵,想不到拓跋也有那么卑微的时候!呵呵!”

秃发推斤并没有理会秃发思复鞬对拓跋氏的冷嘲热讽,继续平静地说道:“后来,拓跋力微很能打仗也很会讨好别人,所以势力扩大的很快,尤其是在一次战斗中,拓跋力微把自己的坐骑送给了的窦宾,窦宾也因此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拓跋力微!”

“我看是窦宾也看重了拓跋力微的实力,才会把女儿嫁给他的,不过,这样看来,拓跋氏也不过是靠女人上的位!”

“孩子你说的没错,不过你听我说下去!”

“是,父亲!”

“然后等到窦宾去世后,拓跋力微马上翻了脸,谋夺起了恩人窦氏的土地,他不仅杀死了自己的妻子,还吞并了窦宾所有的部众,更杀死了窦宾所有的儿子!”

“怎么会这样!拓跋力微也太狠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秃发推斤看着一开始有些激愤的,然后又渐渐变得有些沉默的秃发思复鞬,意味深长地说道:“你是不是也动起这个脑筋想吞并折氏了?”

“父亲,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草原只有那么大,要想强大起来只有不断去吞并……”

“孩子,有野心当然是好的,而且这种杀妻族的传统从我们秃发和拓跋的先祖诘汾那个时代开始就没有停过……”

“父亲,孩儿有些不明白您想跟我说什么了……”

“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先听我说下去,可是这样一来,通过这种不齿的手段夺得的天下,最终还是分裂出去了,拓跋部也分裂成了三部,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因为没有人像拓跋力微那样强大吗?”

“或许吧,但最重要的是人心啊!”

“人心?”

“不错,长生天是长着眼睛的,虽然拓跋力微一时间得到了很多,可是最后他也付出了惨痛地代价,草原上的百姓们即使不敢说,但是心里也是明亮的,大家的心里都不服他,但又没有办法抵抗他,所以后来,拓跋力微才不得不自己分裂了拓跋部,形成了拓跋三部,要不是他的后代拓跋猗卢有本事,拓跋氏或许就和许许多多的曾经强大无比的部落一样消失在草原上了!”

“父亲,我还是没有懂……”

“你想想看,既然大家都知道拓跋氏的所作所为,那么还有什么大家族,大部落愿意跟拓跋氏结亲吗?”

“我是不敢,也不会!”

“没错,各个大部落都不敢和拓跋氏攀亲了,而当年折氏的女儿也被拓跋氏看上了,想要求娶,但是折氏不同意,就跟着我们一起走了,而他们对我们秃发氏倒还稍有好感!”

“为什么他们对我们会有好感呢?”

“因为我们秃发氏最初的母族是匈奴贵族呼延氏(胡掖氏的别称),也是拥有高贵血统的部落!”

“原来如此,可是父亲,既然如此我就更加不明白为什么折氏要伤害我们秃发氏了!”

“我们毕竟和拓跋同源,而且我们现在就像是草原上流浪的野狼,有了拓跋这样的先列,谁愿意帮助我们?所以只有我们先强大起来,才有资格前去折氏的领地求娶他们可汗的女儿!”

听到这里,秃发思复鞬已经完全明白他父亲的意思了,自己的秃发部必须要先强大起来,这样才有实力去迎娶属于自己的新娘,只有得到了折氏的帮助,那么自己秃发的旧部就会再次归来,到了那时候,自己就真正拥有了可以与河西任何一个部落开战的实力了!

“父亲,孩儿一定会好好训练这批无难军挑选出来的娃娃兵的,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只应该听谁的!“

秃发推斤老怀大慰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年轻,强壮,还有头脑,真的是长生天赐给自己秃发部的英雄,自己这有生之年,一定要好好培养他!

而就在秃发父子两人感慨万千的时候,另一处的一对父子也在讨论着明天挑选少年加入少年营的事。

无难军的中军大帐

帐内只有祖逖和祖道重二人。

不过相比秃发父子,祖逖和祖道重两个人却是相对无语,虽然之前也讨论了一会关于少年营人员选拔之事,但是自从祖逖提到祖道重去世的母亲后,父子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终于,祖逖有些忍耐不住地说道:“道重!是你的嫡母对你不好吗?”

“不是,父亲,嫡母(许氏,古人有嫡庶之分,即使不是嫡母生的,出世之后也要叫正妻为嫡母或者夫人,大娘等等,或者根据关系亲密程度来称呼对方)我只是想起我的生母了……”

祖逖被这孩子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一软,道重的生母是死在跟自己一起舟船劳顿之上的,她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啊……

“好了,你生母虽然去世很久了,但为父从未忘记过她,你明白吗?“

“是的,父亲”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让你单独过来吗?”

祖道重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祖逖,一言不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