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五十一章:秃发推斤的誓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99 2016-01-19 09:34:38

  众将领在听到祖逖自封为右卫将军的一刻,所有人都沸腾起来了!这是祖逖要先给自己正名啊!

徐忡更是喜笑颜开,祖逖这样的举动在他看来,是非常及时和正确的,本来自己这支人马自称无难军就有些不伦不类,现在祖逖敢于站出来自称右卫将军,这是天大的好事啊!而且还适时的给于军中各个将领的明确的官职,这对提升士气是有大作用的!可是这一切都是祖逖自己想到的吗?祖该到底怎么了?

徐忡带着疑惑偷偷看了一眼祖逖,然后再次沉默了,看来自己不在军中的这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但所幸的是,都是对无难军大好的事!而且祖逖可以不拘于现在的规制而主动走出这一步,真的是让人很兴奋!

秃发推斤也在观察这支无难军的成员,他看的出,这些将领个个果敢能战,而且从祖逖的宣布来看,祖逖也的确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自称右卫将军,好气魄,就冲这一点,秃发推斤就觉得祖逖很合自己的脾气,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自己的伯父要不是遇到了晋朝的大将马隆,说不定早就自己称王了,任何时代,实力才是最重要的!而懂得顺应天下大势更是难能可贵!

秃发思复鞬也在偷偷观察着祖逖,这个打败自己的人,这个时候确实好有气魄!就连自己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之感了!

祖逖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当然,除了自己的二哥祖纳……

“祖纳听命!”

祖纳听到祖逖叫他,这才抬起头,仔细地看着祖逖。

祖逖也关注地看着祖纳,并且郑重地说道:“晋祖纳为典曹都尉(蜀置。刘备定蜀,较盐铁之利而设盐府校尉,并置典曹都尉以属之,掌供继军粮),掌管我军所有一应军需,并为军中主薄!”

祖纳并没有太多的欣喜,自己本来就是做这些职位的事的,现在不过是正名,他唯一不明白的,如此大的动静,为何祖逖没有事先跟自己商量一下,而且自从上次大哥在自己面前病倒后,大哥也没有再出现过,一切的军需报备也全部交到了祖逖手里,是不是这些安排都是大哥事先安排好的呢?

虽然祖纳心中有许多疑问,尤其是对祖逖做这些僭越的事,心中并不赞同,不过祖纳也不想扫了其他众将的心情,所以领命道:“诺!”

祖逖见祖纳已经欣然接受了任命,就再次宣布道:“其他人暂时原职不动,士稚在此期待各位能在接下来驰援长安的各种战役中有所斩获,届时,士稚将亲自为各位晋升!”

秃发思复鞬有些疑惑,所以站出来鲁莽地问了一句,那我们无难军到底隶属谁呢?是东海王司马越吗?”

秃发思复鞬的话虽然莽撞,但其实也代表了不少人的心声,所以众人的目光也再次都看向了祖逖。

“大家都知道,如今东海王司马越已经身死,怀帝也北狩了,各地的诸侯都在蠢蠢欲动,所以我们无难军并不隶属于任何一方!”

秃发推斤和秃发思复鞬父子听到这里,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后,都沉默了,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太过震撼了,之前祖逖说要驰援长安就已经让他们两个疑惑丛生了,现在竟然听到了怀帝北狩和东海王司马越身死的消息,那么看来长安也危在旦夕啊!

祖逖看到秃发推斤和秃发思复鞬的沉默与忧虑,所以继续开口道:“匈奴人势大,已经攻下了函谷关,而且据现在的情报来看,匈奴人甚至已经拿下了潼关!”

这石破天惊的一句话,顿时让祖纳也惊得目瞪口呆,而其他众将领,包括秃发推斤和秃发思复鞬父子都是惊讶的合不拢嘴了!

秃发推斤的心里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那么快就投靠了祖逖,可是如果真的是匈奴人占领了关中乃至关西,对他们这些秃发鲜卑人也不会有任何好处,匈奴与鲜卑是世仇,即使当年自己的伯父秃发树机能在的时候,对于隶属于匈奴屠各的各部也是非常忌讳的,因为他们的人口实在太多!(据江统的《徙戎论》所说,晋初的关中人口也不过百万,而《苻坚载记》中对关中屠各匈奴的人口分布记载是:从泾河上游到洛水上游的五百里范围内就有匈奴人口大约有四万落,一落最低五人计算,就有20多万人!)

想到这里的秃发推斤没有再犹豫,主动上前了一步,对着祖逖诚恳地说道:“祖将军,匈奴与我鲜卑乃是世仇,当年北匈奴西迁之时,有一部分就留在了关西和河西(河西泛指黄河以西之地,其意在古代有过变化,汉、唐时多指甘肃、青海两省黄河以西的地区)之地,然后各朝都有内迁南匈奴之策,我秃发鲜卑更是经常饱受羌,氐,乞伏鲜卑,鹿结鲜卑,尤其是各部匈奴的欺压,我秃发推斤在此发誓,我秃发全族,愿意为将军驱除匈奴流尽最后一滴血!”

秃发思复鞬对匈奴人也没有多少好感,现在又见自己的父亲再次向祖逖表达了忠诚后,也上前一步跟着自己的父亲一起对着祖逖大声起誓道:“我秃发思复鞬也愿为祖将军抛头颅洒热血!”

祖逖看见秃发思复鞬那副少年赤诚的样子,心里不知为何,稍稍有了一些感动,因此祖逖看向秃发思复鞬的眼神中都露出了赞许之意,心中对这个少年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

祖逖对着秃发推斤和秃发思复鞬郑重地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若有一天,我无难军可以驱除匈奴,我定为你们想办法重回河西故地!”

秃发推斤午夜梦回的是什么?就是重回河西故地,那里是他的家乡,从小长大的地方,那里有青山绿水,有大片的牧场,自从逃难以来,没有一天不去思念,没有一天不在怨恨那些逼得他落到如此境地的仇人们!

今天秃发推斤突然听到祖逖说可以帮助他们回到河西故地,这心中所起的波澜,实在是汹涌澎湃!

秃发推斤激动地望着祖逖的眼睛,在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真诚和肯定后,秃发推斤对着祖逖郑重地跪下了双膝,他昂着头,右手放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对着祖逖大声发誓道:“我以我秃发部的先祖秃发匹孤的名义向长生天发誓(根据一些史书记载,拓跋氏中不少人是信仰早期的自然有灵各教派的,所以说长生天也不为过,这些记载主要是墓葬风俗的记载,而秃发和拓跋是同源的,为什么他们分道扬镳了呢?这期间的故事我以后会在作品相关或小说呢另行解释),我秃发推斤一定要重回河西故地!为此我将与祖逖祖将军并肩作战,绝不后退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