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四十八章:早期不完整的道教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85 2016-01-15 09:16:42

  小草依旧没有抬头看一眼葛洪,而是像自言自语一般的回答道:“要是真的只是一棵草,该有多好……”

葛洪听到这里,突然歪了歪脖子,倒不是因为小草自暴自弃的话,而是他明显听见了一种很轻微,轻微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是水滴的声音!没错,是水滴下来的声音,因为很长时间才滴一下,又离得很远,所以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或者耳朵极其灵敏的话根本不会注意到!

而葛洪偏偏就是一个在各种灵山大川中,各种洞穴中寻找各种炼丹材料的人,所以即使是这样轻微的声音,也没有逃过葛洪的耳朵!

葛洪顿时眼前一亮,他很清楚,只要有水流下来,那么不远处就一定会有通路,而有通路的话,就有了希望!

葛洪低下头看了一眼那个小女孩,突然严肃地说道:“如果我有办法出去呢?”

“可我不想出去了……”

“嗯?”葛洪听到这里,确实觉得有些意外,这样的话,哪里像一个小孩子会说的话,不过既然自己心中已经生出一线希望,葛洪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小女孩,一言不发。

小草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葛洪,你觉得这世间到底有没有鬼……?”

“鬼?”葛洪被小女孩突如其来的话惊了一下,一个那么小的孩子竟然跟自己谈起鬼了?不过,葛洪对这个小女孩确实是越来越好奇了,所以回答道:“你知道太乙天尊吗?”

“不知道……”

“太乙天尊就是太乙救苦天尊,他化身无数,寻声救苦,超度幽冥鬼魂!(太乙救苦天尊起源甚早,又称东极青华大帝、太一、太乙、泰一、泰皇,是先民对「道」的别称,有“寻声救苦天尊”、“十方救苦天尊”等号,简称救苦天尊。我国古代尚未崇拜三清道祖之前,已将「太乙」视为天界的至尊上帝,也是宇宙一切生命的发源。如郭店楚简中说「太乙生水」;《汉书.郊祀志》记载「天神贵者太乙。」《楚辞补注》在解释〈九歌.东皇太一〉时,也说「太乙,天之尊神;祠在楚东,以配东帝,故曰东皇。」甚至原始道教流派之一的太平道,也奉祀「太乙」为主宰神。与民间常称的太乙真人其实并非同一神,道教隐宗-妙真道,奉为本宗主祭天尊神。)”

“那就是有鬼了?”

“嗯,可以这么说,幽冥之界……”

还没等葛洪继续说下去,小草已经打断道:“既然人都已经死了,太乙又如何救得了苦厄(早期道教没有轮回之说)?”

“既然是救苦,自然也会化身去九幽之地掌管秩序!”

“死了也要被人管,然后永无出头之日?这样的秩序吗?总不可能幽冥之地白日升仙吧!?”

“嗯……这个怎么说呢?总之人只有长生才能极乐,所以活着的时候要勤修功业,而这幽冥之地的苦痛该如何化解,这个……?”

“如此看来,生或者死都是苦痛,所谓的极乐也只是自欺欺人?”

“极乐是一种追求,苦痛也是一种历练……”

小草听着葛洪的话,并没有一句可以解答自己心中苦痛的良言,这心中的凄凉也随之变得更甚了……

葛洪也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小女孩了,小女孩问的都是前人都在思考却没有太多办法解释的问题,自己的从祖父葛玄(葛玄为道教灵宝派祖师)传下来的符箓上也没有什么说明,而这些问题也困扰了葛洪很久(历史上,正是葛洪继承并改造了早期道教的神仙理论,在《抱朴子内篇》中,他不仅全面总结了 晋以前的神仙理论,并系统地总结了晋以前的神仙方术,包括守一、行气、导引和房中术等; 同时又将神仙方术与儒家的纲常名教相结合,强调“欲求仙者,要当以忠孝和顺仁 信为本。若德行不修,而但务方术,皆不得长生也”。并把这种纲常名教与道教的戒 律融为一体,要求信徒严格遵守。)。

葛洪显得有些沉默,他发现他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去安慰这个小女孩了……

“呵呵,不知道佛图澄要是在这里,会怎么说?”

“佛图澄?你认识佛图澄?!”葛洪明显有些惊讶,因为自己曾经去过洛阳,也曾经想去拜访一下这位在洛阳和诸多名士一起辩论玄学的老和尚,可惜每次都错过了,而自己之所以对佛图澄如此有兴趣,就是因为葛洪曾经听前辈真人狐丘(狐丘据今人陈国符先生考证,为晋代人,约与葛洪同时,撰《五金诀》,但因为生猝年不详,所以我这里只能猜测他年纪不小,应该是葛洪的祖父辈,但一直活得很长久,起码公元311年还活着,而且还会活很久……。嗯,据说狐丘的老师是魏伯阳,而魏伯阳的丹药,人吃了,基本是入口即死……。)提起过一些玄而又玄的话,而这话里偏偏有一个佛图澄的说法,可是再想问下去,狐师却不再言语了,并且从此之后,葛洪都再未遇到过狐师了,所以葛洪才会对这个佛图澄如此上心!

如今,自己竟然从一个小女孩口中再次听到了佛图澄的名字,怎么不让葛洪惊异?

而正当葛洪想对小女孩追问的时候,突然,从洞内深处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而且动静不小!

葛洪和小草立时警觉了起来,葛洪看了一眼面前的小女孩,心里微微一动,心道:看着死气沉沉的样子,真的遇到危险了还是会反抗一下的嘛!

小草的确是害怕又有老鼠出现,毕竟那位为了保护自己而被老鼠啃死的守卫大哥的尸体就在自己旁边,而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声音,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小草慢慢退缩到了葛洪的身后,紧张的注视着洞穴深处!

葛洪望着洞穴的深处,沉思了起来,因为在他听来,这不像是老鼠的声音,反倒像是人!而且是两个!

“走,我们往深处走走!“

“不!不要!我怕!”

“你不是求死了吗?还怕什么?跟我走吧,说不定前面会有希望,你记住,路不走到头,就不要轻言放弃!”

“可是,那些老鼠!”

“应该不是老鼠!”

“那他的尸骨怎么办?”

“我们能出去了再想办法带出去吧!”

小草诧异的看着葛洪,手牢牢地抓着葛洪背后的衣服,而葛洪看了一眼地上的火堆,很明显,已经做不出任何火把了,只有慢慢一点点往洞内深处探索进去了……

葛洪又往火堆里添加了一些燃料,这样他可以估摸火灭的时间,以保证他和小草万一在探寻期间一无所获下,还能有退回原处的可能……。

就这样,两个人开始一步步向洞内深处摸索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