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二十八章:秃发父子的争论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033 2015-12-29 10:18:12

  徐忡在一边也听到了秃发父子的争吵,只不过他们说的都是鲜卑语,所以他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看这父子两个争吵的那么厉害,心中也知道一定是因为秃发推斤准备带领全部族投靠无难军的想法遇到了自己儿子的反对,但现在徐忡对此完全无能为了,他不可能出面去劝说,只能静静的等待秃发推斤自己说服他的儿子,或者说其他反对他决定的人……

而秃发父子的争吵也的确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了!

“父亲,你的意思是伯爷爷发动反晋起义是错误的吗?要是他是错的,为什么现在匈奴人也起来反晋?听说他们不仅建了国还打下了洛阳,这才是英雄豪杰应该做的!”

“怎么?你还想去投靠匈奴人了?!”

“为什么不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有什么错?!”

“蠢货!匈奴和鲜卑是世仇,而且自从我们鲜卑人从大鲜卑山出来就从来没有向匈奴人卑躬屈膝过,难道你这个逆子要做第一个!?你醒醒吧,什么狗屁匈奴汉国,他们敢跟拓跋族对战吗?你不要忘记我们身上流的也是拓跋鲜卑的血,虽然我们的先祖离开了拓跋部,但是骄傲的拓跋鲜血(拓跋和秃发本来是一个父亲的两个儿子,他们的父亲叫拓跋诘汾,他的两个儿子分别叫秃发匹孤和拓跋力微,因为力微最终继承了权利,所以匹孤只能远走河西,为什么匹孤要放弃拓跋姓,以后会说到!)还在我们身上流转!他们能把匈奴人打得四散逃跑,难道我们姓秃发的却要投降还不如拓跋的匈奴吗?!”

当秃发思复鞬听到自己的父亲秃发推斤竟然提起了整个部族最隐秘的过往,整个人都呆滞了一下,因为这段过往充满了太多先祖的屈辱与不甘!

秃发思复鞬惊讶的望着自己的父亲,久久不能言语,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争些什么了……

秃发推斤见自己的儿子惊讶的看着自己,心中也为自己之前提起这段秘史的事,心中微微一痛,他们秃发一族实在是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苦难了……

秃发推斤语重心长的对着自己的儿子秃发思复鞬说道:“孩子,你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看看你身边的勇士,我们因为没有固定的牧场,没有固定的居所,根本没有办法很好的保护我们的族人,反晋或者没错,但很明显你的伯爷爷是被人利用和陷害了,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乞伏和鹿结两部,至于晋人,就像那个姓徐的所说的一样,互有死伤,而且你伯爷爷是阵前牺牲,也算是英雄的归处了,可是你的爷爷呢?秃发务丸呢?他是怎么死的?你忘记了吗?”

“没有忘记,也永远不会忘记!爷爷是为了保护我而被那些依附乞伏,鹿结鲜卑的狗杂种们用箭射死的……”

“不错,我的父亲,你的爷爷不仅是为了保护你,更是为了保住我们整个部族的希望才牺牲的,而我们整个部族的希望就是你!”

“父亲,我……”

“孩子,我们秃发部的血仇还少吗?这四周哪个部族不是我们的仇人?可是我们想要活下去,想要让部族再次兴盛起来,就必须要先学会放下仇恨,或者说,要先选择和仇恨相对较轻的其他部族重新结交,然后慢慢收拢小部族,慢慢壮大我们自己,这是唯一的办法,你懂不懂!”

“父亲说的,孩儿都一一记下了!”

秃发推斤见自己的儿子已经被自己说服了,心中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毕竟自己年纪也大了,未来的秃发部还要靠自己的儿子去发扬光大,而自己能做的就是尽量去引导他,多学学那些成功的部落的做法,这样才能避免自己的秃发部再次走向老路。

想到这里,秃发推斤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顶,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对着秃发思复鞬说道:“我不是轻率的人,这些晋人的身手都不错,而且善用飞斧,一定不是简单的人马,如果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是王师的话,我们投靠他们正好可以洗刷我们这族过去叛逆的名声,然后我们再立下一些战功,这河西的土地就会再次有我们的一份,晋人是不可能治理游牧部落的,只有靠信赖的游牧部落去治理,你懂为父的苦心了吧!”

秃发思复鞬听完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孩子,即使这些晋人说的都是骗为父的,我也可以随时找机会离开,没有什么事物可以拴住我们秃发部骄傲的心!你明白吗?!”

“是,父亲,是儿子不理解父亲的心,还说了那么多伤害父亲的话,请父亲原谅我!”

秃发推斤很满意秃发思复鞬的态度,所以父子两又聊了一会儿,秃发推斤就自顾自的去收拾行装,准备和徐忡等人一起前去秃发部暂时的落脚点了。

而在一旁不远处的徐忡见这秃发父子两的对话结束后,似乎这里所有的秃发族人都行动麻利了起来,看样子,应该是秃发推斤的话不仅说服了自己的儿子,也说服了所有的秃发族人。

徐忡挑了挑眉毛,虽然他不知道秃发推斤到底说了些什么,但看样子,自己和自己的手下的性命暂时是应该安全了,接下来就是去他们秃发部的落脚点,然后带他们去无难军营地了!

徐忡心里清楚,只有到了无难军的营地,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才算是真的安全了!

公元311年九月初九清晨

徐忡和秃发部的所有族人都已经站在了无难军的营地外了,而祖狄等诸将也紧张的看着这些营地外的鲜卑人。

当祖狄的目光看到徐忡的时候,祖狄的心里才稍稍放下了一点心,但是心中的疑惑却更深了……

而当徐忡看见祖狄的时候,心里是别提有多高兴了,立即大声呼喊道:“三哥!是我啊!是我徐忡啊,我把秃发部的族人全部带过来了,请让我和秃发族长先进营地,我们再详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