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二十七章:秃发部的决定(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515 2015-12-29 10:14:28

  秃发推斤的内心确实非常纠结,因为这个晋人的目的已经很清楚了,就是旁敲侧击的逼自己和他合作,可晋人毕竟也是杀死自己伯父的仇人,如果不是他们打赢了自己的秃发部,又哪里轮得到乞伏和鹿结这两个恶鬼骑到自己部族的头上?

秃发思复鞬看着犹豫不决的父亲,心中也变得焦急起来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个晋人实在该死!

“父亲,让我杀了这个晋人吧,他辱没我们的先祖,杀他多少次都是活该!”

“住嘴!为父自有决断!”

秃发思复鞬毕竟只是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被自己的父亲这么一呵斥,只好作罢,但是他还是恶狠狠地瞪了徐忡一眼。

徐忡没想到秃发思复鞬的一个瞪眼竟然让自己心神一阵慌乱,徐忡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个秃发思复鞬虽然身材魁梧,可是脸上的稚嫩还是明显的,想不到像他如此年幼的人,竟然能长的如此魁梧,甚至这气势也如此凌厉……

不过,老于世故的徐忡的面上依旧是毫无波澜,仍旧静静的注视着秃发推斤,等待着他的决断,但是在徐忡的心里,已经开始对这个原以为只是一介匹夫的秃发思复鞬,悄悄注意了起来……

秃发推斤也在此时打破了沉默,开口道:“徐先生,你也看到了,我身边的族人并不多,其他还有四,五队和我身边差不多人数的人马还在四处探查,而其他的妇孺老弱都在他处隐藏,全部加起来也不过是几千人口,而且我们已经没有战马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路尾随你们只用步行的道理……”

徐忡听完后,内心的惊讶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原本以为自己面前的秃发部应该只是出来巡查的一小部分人,他们一定还有主力在别处,但现在听秃发推斤这么一说,这秃发部自从秃发树机能战死后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凄凉境遇才让这曾经叱咤河西多年的秃发部衰落如此呢?

想到这里,徐忡赶紧说道:“秃发族长,如果愿意相信在下,在下愿意为族长引见我家祖逖祖将军!”

秃发推斤听到这里,明显有些动容,面前的这个人真的愿意为自己引见这位大将军吗?

秃发推斤虽然不知道祖逖到底是谁,但听这个徐先生说是南阳王司马模哥哥,东海王司马越麾下的大将,还有自己的番号:无难军,应该也是一员大将吧!

秃发推斤想到这里,对着徐忡一抱拳,行了一个晋人的礼仪后,郑重的说道:“既然如此,我秃发部愿意追随徐先生左右!”

徐忡明显楞了一下,他说什么?愿意追随我?也就是要有几千人口加入进来?而自己一开始的确是为了保住自己和被俘的人马的命,才孤掷一注,希望能鼓动这个自称秃发首领的人放自己一马,但没想到的是,这个秃发族长竟然这么快就决定追随自己了?这也实在太突然了吧,自己的本意其实是希望他们听到祖逖和东海王司马越的大名后,放走自己这些人的啊!现在这样的局面,徐忡到是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收拾了!?

秃发推斤见徐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急道:“徐先生难道是嫌弃我们秃发部的人吗?!哼,徐先生别看我们人少,真的用心集结一下的话,我们也能凑出上千人的战士,而且我保证,我们个个骁勇善战,这么多年的流离失所,还没有那一伙流寇或者官军敢轻易触犯我们!”

徐忡知道自己的犹豫已经伤害到了他们这些人的自尊心了,所以马上圆场道:“秃发族长多虑了,徐忡只是觉得太过惊喜,一下子没有办法回过神来而已,秃发族长愿意整族加入我们无难军,我个人是欢迎之极,但是贵部还有那么多的族人需要安排,这样吧,我和我的人就跟族长一起去接贵部的族人到我无难军的营地去,你看如何?”

“如此最好,我们现在就动身吧!”

徐忡一听秃发推斤说的那么爽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但是哪里有问题却又说不上来……

徐忡自己知道,自己之所以要亲自跟秃发推斤回他的部落,就是想证实一下他说的是真是假,而不告诉秃发推斤自己的原本要去和祖,徐两族族人汇合的事,也是为了防一手,如果这些秃发部的人看到那么多没有防备的族人,会生出什么心思来实在不好冒险!

所以徐忡才决定自己先去秃发部,然后等跟祖逖汇合后,再另外安排人马去迎接两族族人,是的!没错!一定要尽快先回到无难军的营地,这样才能从长计议。

想到这里,徐忡也没有什么犹豫了,回应道:“好!我们这就动身!”

秃发推斤见徐忡也是一个爽快的,心中自然非常高兴,立即示意手下把原本跟徐忡一起绑了的人都放了,并且给与了食物和水。

在给这些无难军士解绑和分发食物和水的过程中,徐忡发现这些无难军士根本不看他一样,那种嫌弃和鄙夷的目光,顿时让徐忡的心楸紧了……

徐忡知道,他的所作为为在这些无难军军士的眼中是多么下贱的,因为那些被秃发族人杀死的无难军军士都是他们出生入死的兄弟,在他们看来,即使是死也不会和这些秃发族人和解的,但现在徐忡做的这一切,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下贱,所以即使他们得救了也不会有一丝感激徐忡!

徐忡看着他们一个个这幅样子,心也变得越来越沉重起来了……

而乘着徐忡去照顾这些人吃饭喝水的时候,秃发父子两人间的矛盾也爆发了……

“父亲,我们为什么要投靠这些晋人,我们秃发部难道吃的晋人亏还少吗?难道您忘了伯父是怎么死的吗?都是这些晋人害的啊!”

“混账!你怎么跟我说话的?!你伯父的死是他咎由自取,那时候晋朝正强大,他却偏偏被乞伏那些狗杂种挑唆了去和晋朝对抗,又不是只有我们秃发部的牧场越来越少,乞伏,鹿结,还有各部胡人的牧场都因为改种田地而使得牧场越来越少了,只有你伯父自以为是,非要和晋朝对抗,结果呢!?”

“父亲,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伯父!伯父是大英雄,大豪杰,如果不是有人背叛他,河西一地(几乎是指青海一部分,宁夏,甘肃全境乃至陕西西部了)早就是我们秃发部的天下了!现在我们竟然要忘记伯父他们的仇恨和晋人合作,这是数典忘祖,这是懦夫!”

“你说什么?!什么叫懦夫!什么叫数典忘祖!我以前抓个先生给你认字就是为了让你辱骂自己的父亲吗?!你又知道些什么?!当年秃发部在你伯父手里,的确是风光无限,可是你知道吗?我们死了多少族人?每一次大仗,都是我们秃发的本部人马在浴血奋战,而那些依附我们的小部族,不仅消极应付我们,还不断倒戈投靠乞伏和鹿结两部,甚至向晋朝连军提供兵员,所以我们和晋朝的战役,虽然每一次都是我们惨胜,可是每打一次我们的人就越少,一直到最后你伯父身死前,我们整个秃发部只剩下一万多人了!而这一万人里面的战士只剩下三千多人了!堂堂一个秃发部啊,只剩下那么一点点可以打仗的男丁了!你到底懂不懂!我们几乎灭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