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一十六章:陈川归降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94 2015-12-23 10:20:13

  陈川深深地看了一眼程遐,然后嘴角略带笑意的慢慢说道:“哦?愿闻其详!”

“荀晞本是何人?故丞相,东海王司马越之家奴也!此人不过是一个色厉胆薄之徒,仗着司马越的靠山才有了平步青云的机会,甚至登临过太尉的高位,现在虽然被我家主公所擒,可也高居着左司马一职,将军若是能顺应天命,归顺我家主公,程遐必定在主公面前大力推荐将军!”

“你是说,我要是归顺你家主公,我的职位一定会比荀晞高吗?”

“荀晞是败军之将,毫无价值,而将军手上却有不少的强军,孰高孰低,已经不用在下多言了!”

“可是如今天下纷扰,你家主公若只是今日不知明日在何处的游牧战法?那我即使归顺了,又有何意义?”

“这点将军不必多虑,天下已然无主,北方汉国,蜀中成国都已建国,我观北方诸胡也都在蠢蠢欲动等待时机以建国,天下已然崩乱,而天下群雄,除却汉主刘聪,始安王刘曜,还有谁是我家主公石勒之对手?!”

“难道石公已有反意不成?”

“如何说是反呢?天下唯有德者而居之!现如今我家主公正在此处,如果将军能顺势而为自然最好不过,要是错过了,再想要投靠就难如登天了,更何况,我今日能对你如此言明,可见已经毫无顾忌了……”

陈川听着程遐的话,顿时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陈川自己心中也有一把算盘,他跟着自己的大哥陈午其实心里也不舒服的,所谓长兄如父是没错,可是还有一句话,就是陈午才是家主,自己所做的任何事都是为陈午在打拼,自己虽然也是嫡出,可是陈午已经有了子嗣,那么即使陈午不在了,还有他的儿子陈赤特,何时能轮到自己?

陈川想到这些,心中的不满也被一下子激发出来了,想想自己为了自己的大哥陈午出生入死,结果得到什么了?副帅没有给自己,名声也全都归了陈午,还要时不时的忍受自己大哥那种有时候近乎疯狂的性格!

陈川咬了咬牙,对着程遐单膝跪地,然后双手抱拳举到头顶,恭敬地礼拜了下来,并且口中也诚恳地说道:“愿先生替陈川引见,陈川愿意追随石公!”

程遐看到陈川已经愿意归降,心中已然是大喜过望了,这次张宾给他机会在石勒面前立功,实在天赐的良机,现在自己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陈川,这不费一兵一卒就劝降几千强军的大功可就都是自己的了啊,哈哈哈!

程遐想到这里,面上露出了稍许的得意,然后赶快收拢了心神把陈川扶了起来,宽慰地说道:“陈将军请放心,程遐一定为将军引见!”

“可是陈某现在还未立有一功,仅凭这几千人马,我想石公也不一定看的上啊……”

“将军莫急,程遐今天来除了请将军加入我们,还有一事需要将军去办,而且此事只有将军可以做到!”

“哦?何事?”

“献出蓬关!”

“这不行?我那个大哥只认死理,性格又乖僻,实在没有办法啊!”

“陈将军莫不是要反悔了?”

陈川见程遐突然变了语气,脸色也变得不善起来,心中突然有些慌乱,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程大人,末将今夜就赶往蓬关,一定劝说我兄献关!”

“呵呵,陈将军果然是爽快之人,那程遐现在就回主公处恭候将军的捷报!”

“那让末将送大人一程吧!”

“不用了,陈将军,大事重要,程遐先走一步了!”

“好,我让人护送一下大人!”

“也好,我们现在就各自出发!”

公元311年九月初六上午,蓬关内,陈午居所。

陈午看到自己的弟弟星夜赶来,一直守在自己门外却不进来,一直等到天色发白,自己醒来为止,才让人向自己通报,这心里顿时的一阵的舒服,这种受用的感觉简直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什么叫尊重?什么叫心里有我这个主公!看看我的亲弟弟,就是应该都像他这个样子!

陈午在梳洗一番后,才慢腾腾的把陈川请进了房间。

陈午坐在塌上,轻轻抿了一口水后,看着站在一边的陈川,微笑着点了点头,开口道:“川弟来的正及时,蓬关正被石勒的大军围困,正需要你我兄弟一起合力抗敌”。

“大哥,我听说冯龙和董匡叛变了?!”

“哼,这两个败类,一老一小竟然敢欺瞒我,自己通了敌寇!要不是我及时发现,可能你就见不到为兄了!”

陈川可没有把陈午的话当真,冯龙这个人自己虽然也不喜欢,可是冯龙的确是一员不可多得的老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自己这一路从蓬关内过来,可是看见不少原本冯龙的手下都在为冯龙鸣不平,而自己的这位哥哥竟然还能睡的这么踏实,实在是佩服之极!

陈川想了一下,然后斟酌的一字一句地回道:“大哥,石勒军势实在太强盛了,要是他们全力来攻,我恐怕蓬关还不如洛阳城高啊……”

陈午见陈川一语就道破了自己心中最大的不安,自己也不是不想投降,可是自己才因为一时激愤杀了冯龙,而且还说他们叛敌,自己这马上就去投降,也实在太……

陈川见陈午犹豫不决的样子,心里一阵的狂喜,看来自己这个傻哥哥也有了投降之意,那就好办了。

果然,陈午在想了片刻之后,犹豫的说道:“川弟,非是大哥不愿意顺势而为,只是……”。

陈川自然陈午是指他前脚杀了冯龙后脚就去投降,有些没法跟手下的兄弟们交代了……

陈川宽慰道:“大哥,我昨夜在城内发现许多冯龙的手下在扰乱军心!”

“什么!我没有治他们的罪,他们倒想反了吗?!”

“我们不如把他们抓起来,就说他们叛变了,把他们全杀了,然后再对兄弟们说,经此一乱,我蓬关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对抗石勒大军了,为了全军,只有暂时忍辱负重,等待时机了……”

陈午听完后,整个人都豁然开朗了,大声笑道:“妙!川弟果然是我的福星啊!哈哈哈!就这么办,嗯,这个事就由你来办吧!”

陈川听到陈午的话后,脸上不自觉的抽了一下,这是让自己做恶人吗?陈午啊陈午,你的心竟然这么黑,哼,我看你之所以要杀死冯龙,就是担心别人比你先投降,抢了你第一个表忠心的功劳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