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一十四章:养子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35 2015-12-18 10:25:01

  张宾见徐guang已经表了态,心里还是略微满意的,识时务的人才能活得更久嘛!

张宾在和徐guang这又聊了一会后,才让人把徐guang带离了此地。

徐guang离开张宾的秘密营帐后,就被人带回了自己的营帐,等他回到自己的营帐后,徐guang发现自己的内衣里凉飕飕的,原来已经被冷汗弄湿了……

这营帐里还没有生火,所以冷风一旦钻进来,吹的人更是瑟瑟发抖……

徐guang勉强让自己定了定神,他其实还是没有弄明白张宾今天意思,仅仅是让自己好好栽培和辅导石瞻吗?还是为了让他效忠世子石兴?这世子虽然仁德,可是天性过于温和,又没有什么城府,最关键是石兴从小体弱多病,这样的人,其实并不是一个良选,而这也是徐guang认为石勒必须要重用石虎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石虎之所以蠢蠢欲动的一个主因!

但不管如何,起码张宾并没有限制自己和石瞻的来往,这样也好,自己也不用老是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害怕别人知道自己在帮石瞻,至于张宾的真实目的,徐guang发现自己真的是怎么也猜不到了,不过,天生乐观的徐guang也并没有去做太多的思考,换了衣服,烤上了火后,就赶快睡了,今天实在是太累太惊险了,一切的一切就等明天再说吧!

而张宾等徐guang走后,却并没有离开这个秘密营帐,而是向自己身后的屏风那里走去。

屏风后面走出来了一个人,向张宾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师徒之礼。

张宾首先开口道:“石聪,你也听到了,我们的计划已经顺利实施了,只要徐guang不断指点在石虎麾下的石瞻,让石虎的身边留下这样一个祸患,那么石虎到死的那一天也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老师好计谋,徐guang已经相信您是世子的人了,这样一来,石虎的目光也会全部聚集在石兴那里,对我们以后的行动会有极大的帮助!”

“不错!只要能阻止石虎的野心,我们就应该不择手段!”

“老师,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我都是自己人,但说无妨!”

“自从主公收我做了养子,却一直让我屈居石虎之下,我怎能甘心?当然,我知道我以养子的身份是不可能继承主公的基业的,但是也不能让石虎占了去!”

“这个我明白,所以我们要培养一个人!”

“培养一个人?难道老师真的要培养那个病秧子石兴?”

“自然不是,做帝王讲究的不仅是血统还有器量,体质如此羸弱,如何成为器?器都不成器如何能有量?!”

“那老师的意思是?”

“尽快安排一些出身大族的女子去陪伺主公”。

“这个我已经按照老师的吩咐,每天都有不同的女子伺候主公了,她们都是君子营精挑细选出来的,身体都很健康,尤其是其中有一个叫程玲的女子最是得主公的欢心!”

“嗯,如此甚好,只要她们其中有人能生出一子来,主公的血脉多了起来,我们选择的余地就大得多!”

“不错,现在石虎觉得主公只有石兴一个血脉,又是一个病秧子,这未来的基业必然是他的了,尤其是这么多年了,主公也享用了不少的女子,却偏偏没有什么血脉诞生!”

“哎,这都是……,哎,不说这个了!石聪!有些话,我还是想点醒你一下,你不要怪为师!”

“老师有什么话尽管说吧,石聪的命是老师救过多次的,不然石聪早就死在了石虎的手里了!所以老师但说无妨!”

张宾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石聪,我知道你嫌弃你晋人的身份,因为这阻碍了你赢的这些羯人的拥护,而你晋人的血统也从某种意义上也绝了你在主公百年之后进一步作为的可能,可是,正因为这样,你才要更加应该清楚,如果有一天石虎继承了主公现在和未来所有的基业的话,你我都将不得好死!所以你务必要跟我一条心,知道吗?把你心中的野心彻底忘记,已经不可能了,明白吗?不要再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了!”

“老师,我……我明白……而且一刻也不敢忘记,我自己只是一个养子……”

“石聪,不是老师要故意刺激你,而是要你认清现实,你明白吗?以后你不要再待在君子营了,我会安排你成为一员将领的”。

石聪听到这里后,顿时喜出望外,赶紧向张宾磕头称谢!

张宾看着在地上不断磕头称谢的石聪,心里却是冰冷的,这个石聪虽然年纪小,可是已经野心勃勃了,缺的不过是实力罢了,现在自己这样栽培他,也不过是为了先让自己多些助力,未来,这个石聪终归是要除掉的……

石聪的心里也是打着自己的主意,现在要先攀附上张宾这颗冉冉升起的明星,等到自己羽翼丰满之时,是走是留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现在的忍耐只是为了以后的雄起!

两个人就这样各自心思的聊了许久,才各自散去。

等到石聪也走后,张宾才真的松了一口气,静静地坐在自己的营帐里,想着心事。

这时一个黑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跪在了张宾的面前,等待着张宾的训示。

张宾并没有看他一眼,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派人好好给我监视好石聪,如果他耍什么花招,就地格杀,杀他这样一个养子,我想,主公都不会记得他是谁的……”

“是!主上!”

同一时刻的蓬关内

大将李头垂头丧气地走出了陈午的居所,心中已经悲凉到了极点,董匡被擒,冯龙身死,这怎么可能呢?自己今天为什么不在墙头呢?如果自己在是不是就可以阻止陈午了?还是自己也会被陈午杀死呢?

李头不知道,他觉得有些心灰意冷,尤其是自己刚才在陈午居所的时候还被陈午大骂了一顿,这郁结在心头的一口气就像是一块大石头一样,堵在了自己的心口,难受的想吐血!

这时,李头发现有人靠近了自己,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军师—郗鉴!

只见郗鉴急匆匆的走到了李头身边,然后急切的拉住自己的李头就往墙角边拉,李头一时间被郗鉴搞得有些莫名其妙,有些不耐烦!

“李将军,什么都不要说,请速速跟我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