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一十三章:夜会张宾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32 2015-12-18 10:22:45

  徐guang下意识地高举起了双手,也没有高声大喊,他实在不知道是哪路人马要害自己,同时也担心因为自己的轻举妄动激怒了这个刺客,反而招致不幸,甚至如果自己死在这里,那么自己和石瞻的关系就说不清道不明了,那样的话,石瞻也会处在风口浪尖了……

那个用尖刀抵在徐guang背心的人见徐guang如此识相,对他的防备也稍微放松了一下,但还是压低声音警告道:“不要出声,否则现在就结果了你命!”

徐guang下识趣地点了点,表示自己不会有任何反抗。

用匕首抵住徐guang的人这才继续轻声道:“跟我走,跟我去见主上!”

徐guang不是不想反抗,而是他发现自己的一个手被这个人捏住后,自己竟然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徐guang的脑门上都是冷汗,他怎么也想不通是谁有那么大本事可以在石勒的军中如此行事?这个所谓的主上又到底是谁?

突然,徐guang似乎想到了一个可能,但是他还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徐guang的眼睛上被蒙上了一层黑布,然后就被这个手持匕首的人带走了。

徐guang发现,这一路上除了东拐西拐的走了许多奇怪的路线以外,竟然没有遇到任何人,而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似乎已经分不清方向了,但有一点他很肯定,自己应该还在军营内,因为如果要出营,那么这个挟持自己的人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松就可以避开守卫。

基于这一点,徐guang更肯定了那个“主上”的身份,只是他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不久后,徐guang被带到一个帐篷里,挟持自己的人竟然放开了自己,然后默默的退出了这个帐篷。

徐guang的双手并没有被绑住,一路上只是被那个人捏住了筋脉,现在那个人走了,自己也就恢复了自由,所以徐guang轻轻抬手解开了蒙在自己眼睛上黑布。

徐guang发现,自己面前不远处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宾!

“果然是你!”

“呵呵,不愧是徐guang,看来一路上已经猜想明白了”。

“不知道大人把徐某请到此处是否是要加害徐guang!”

“你似乎并不害怕?!要知道我张宾要是想要杀你,简直易如反掌!”

“你要杀我,何必带到此处?之前就可以吩咐那人找个角落杀了我,然后抛尸做出是蓬关之人下的毒手,还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要求彻查此事,杀掉一些平时不听话的人!”

“哈哈,好计谋,不愧是徐guang,可是你猜不猜的到,我什么要把你请过来呢?”

“徐某也不知道大人看重了徐某哪一点,才要这样做?但我想以军师大人的智谋来看,徐某应该还是有些用处的!”

“大胆徐guamg,想当年你落魄无家,是我成立的君子营收留了你,不然你早就饿死在乡野了!没想到你竟然私自勾结石瞻,你想谋反吗?!”

“不知道徐某能为军师大人做些什么呢?”

张宾听到这里才轻轻点了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很多话只需要点一点,对方就知道自己的心意了,张宾突然觉得自己还真有些舍不得杀这个徐guang了。

“既然你进了我这个营帐,就应该知道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让我安心的保证,我是不介意给主公换一个主簿的……”

“徐guang是畏死之人,当年军师在君子营提拔徐guang,徐guang对军师大人的知遇之恩无以为报,与石瞻结交也是一时兴起,不想得罪了大人!”

“徐guang,你是聪明人,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如今这石勒大军你觉得如何?未来又能走多远?”

徐guang不假思索的回道:“军师是担心王弥的大军吗?”

“不错,王弥的人马现在往南和刘瑞的人马交战在了一起,对我军暂时没有了危险,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灭了刘瑞,再次挥兵北上,突袭我们呢?但这并不是我最担心的!”

“军师的意思是主公的身后事吗?现在考虑这些会不会太早了呢?”

“怎么会早?自古新君一登基,群臣马上就会劝这立储,这涉及到的权利再分配,利益再分配,而诸如此类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了,怎么会嫌早呢?”

“军师的意思是?”

“徐guang,其实你看的也很明白,我之所以今天才把你请过来,是因为我一直没有看清你和石瞻的关系,现在看你如此紧张和关心石瞻,我想我们也不用再争论这点了吧!”

“的确不用了!”

“好,很好!徐guang!我要你好好栽培和辅导石瞻,这孩子或许以后会有大用!”

“军师不怪罪他们的不臣之心吗?”

“不臣之心?呵呵,你看看主公身边的这些将领,各个拥兵自重,各不服气,主公在还能让他们尽心用力,若主公不在能压制这些蛮夷的也只有石虎了,可是如果石虎这样暴戾的人继承了主公的基业,我等生死是小,这千千万万的百姓该怎么办?被吃掉被杀光吗?!”

徐guang听到这里,心里也有了一些激动,看来张宾虽然和自己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可是张宾的心里似乎也是装着百姓的……

徐guang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听张宾说道:“徐guang,我今日希望与你坦诚相言,我从小就有一个心愿,就是能创造一个真正长治久安的皇朝,而建立皇朝的第一步就是要有一套制度,要有一个典范,主公出身乡野,又是胡人,是不可能取得世家大族真心拥戴的,但是如果是世子石兴未来可以顺利即位的话,就不同了,世子大人深受儒教熏陶,一定会善待百姓,如果再让世子殿下娶了天下公认的晋室明珠,接着两人再诞下一位麟儿,那么这皇朝的第一步就完成了,徐guang,你说!你我是不是应该一起携手共创这样一个皇朝呢?!”

徐guang被张宾说的的确有些心动,尤其是张宾所描绘的这种可能,如果有一天石勒真的能够称帝,接着百年之后世子石兴又可以顺利即位,一切或许真的会像张宾所描绘的一样!尤其是石兴这个人的确和他的父亲石勒不同,是一个非常仁德的人,但也正因为如此,石勒才一直有些看不惯石兴,因为在石勒看来,没有霹雳一般的手段是绝对无法保住基业的。

徐guang想到这些,又为了要保命,马上跪地磕头道:“徐guang愿意为世子殿下鞠躬尽瘁!”

张宾满意的看着徐guang,嘉许的点了点头,然后走上前扶起了徐guang,宽慰地说道:“石瞻是一员可用之将,你当细心辅佐,切记切记!”

“是!军师大人!徐guang定不负所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