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一十章:本能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411 2015-12-17 10:42:00

  小绿并不知道陈午到底是谁,但在小绿看来,不管是谁!都不可以伤害到自己的良哥哥!

所以小绿愤怒的说道:“这个天杀的陈午,他怎么可能伤的到你?他一定是使了什么恶毒的法子!”

“恩,他在城墙上射冷箭,没想到这个人的箭法如此精准,幸好有董匡在,替我挡了一箭,不然我可能就回不来了……”

小绿听到石瞻说什么回不来的话,心里已经着急的用手轻轻捂住了石瞻的嘴巴,拼命的对着石瞻摇着头,紧张的说道:“良哥哥,小绿不许你这么说,良哥哥是不会回不来的,呜呜呜,你要是回不来了,小绿可怎么办啊?”

石瞻也没想到小绿的反应会那么强烈,现在又看她对着自己真情流露,哭的那么伤心,心里也有了不少的怜惜,赶紧轻轻的挪开了捂在自己嘴上的柔荑。

当石瞻的手触碰到小绿的那一刹那间,小绿的心几乎就要惊喜地跳了出来了,就连耳根子都一下子变得滚烫起来,尤其是小绿注意到石瞻望着自己的眼睛里竟然还有这自己期待已久的那种关心!

小绿的手虽然只是被石瞻轻轻的握着,但那一丝异性的触碰,还是让小绿有些呼吸急促了起来,脸也羞的红彤彤!

小绿下意识地低下了头,紧张的不敢去看石瞻的眼睛,但自己的手却并没有一丝有要挣脱的意思……

石瞻握着小绿的小手,也感觉到了一丝奇异的温软,忍不住用手指在小绿的皮肤上轻划了几下……

石瞻的无礼行为顿时让小绿有些消受不住,娇羞的呻吟了一声:“呀……良哥哥,不要这样……”小绿娇羞的抽走了自己的手,可是这芳心顿时就后悔了,她一个****的少女,又是单身在一个少年男子的营帐里,这气氛该有多暧昧……

小绿仍旧不敢看一眼石瞻,头也低的更低了,脸上更烫的羞红。

石瞻也发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可是这一紧张,反而牵动了身上的伤,痛的皱起了眉头。

小绿听到了石瞻的闷哼,顿时急忙回过身,紧张的问道:“良哥哥,你没事吧,都怪小绿不好,弄疼你了吗?”

石瞻傻呵呵的笑了几下,心道:怎么可能是她弄疼了自己?

不过,石瞻还是假装说道:“嗯,绿儿,真的有点疼”。

“那绿儿帮良哥哥揉揉好吗?是哪里疼呢?”

石瞻看着小绿这么关心自己,心里头是真的暖暖的,尤其是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少女的气息离自己那么的近,石瞻的呼吸也慢慢地变得有些粗重了起来……

小绿敏感的感受到了石瞻的异样,顿时显得有些惊吓和害怕,可是隐隐约约似乎又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正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走进了石瞻的大帐。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石虎。

石虎因为担心石瞻的伤势,所以特地过来探望一下,不想这一进门就看见了石瞻和小绿两个人的异样!

而这种情景对于石虎这种早就知道男女滋味的少年来说,只需看一眼,就已然全部明白了。

石虎看着这两个人,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也因为石虎的撞破,顿时让小绿的头再也抬不起来了……

小绿实在是没有办法继续在帐内待下去了,谁知道这个石虎会怎么戏耍自己和石瞻,所以索性一个人红着脸急匆匆地跑出了帐外。

石虎也没有阻拦小绿,在他看来小绿的反应有点不知为所谓,在他们羯人的观念里,男欢女爱是最最正常不过的事了,就连晋人的那些所谓名士,在男女之事上也比自己这些他们所谓的蛮夷要疯狂,怎么偏偏这个小女孩还害羞起了来呢?哈哈,这倒是蛮有趣的。

石虎走近到了石瞻的身边,见到他下身盖着的小毛毯微微有隆起,马上笑的止也止不住了。

石瞻也被石虎笑的有些尴尬,尤其是自己的丑态已经被石虎尽收眼底,这也实在是太丢人了……

“瞻,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女娃子?”

“也没有喜欢不喜欢,我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

“妹妹?要真的是妹妹,你那里怎么会有反应?”

石瞻被石虎这么一说,也是顿时老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想石虎却依旧不依不饶地说道:“要是不喜欢,只是想玩玩的,也很正常,这天下的女人,我们做男人的,想玩谁玩谁,没什么大不了的,干嘛那么扭扭捏捏,这可不像我认识的石瞻!”

石瞻是越听越别扭,本来自己对这个石虎就谈不上多少喜欢,明明差不多年纪,却偏偏做了他的儿子,现在还要被他用父亲对待儿子一般的语气教训,实在是太让人憋屈不已,但偏偏又不好反驳什么!

小绿其实一直没有走远,她躲在帐外偷偷地听着石虎和石瞻的对话,刚开始听到石瞻只把自己当妹妹的时候,心里一时间有些失落到了极点,可是当她听到石虎说的那个什么隆起的时候,自己的心立刻又像小鹿一样乱撞起来,脸也再次变得羞红羞红,这心事再怎么也没办法平静下来了……

小绿不知道自己现在倒底是什么情绪,只是觉得心里很开心很开心,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快乐和幸福……

可是当她听到石虎后面的话时,却是气得咬牙切齿起来,恨不得冲进去咬死这个不要脸的石虎,什么叫做女人都是可以玩玩的?蛮夷就是蛮夷,哼!

但小绿还是忍住了,她太想知道石瞻的心意了,可是石瞻却偏偏一直没有回答,这让小绿的心都快急死了。

石虎可不知道小绿就在外面偷听,他见石瞻并没有回应自己,也就不愿意在这个事情上再多说些什么了。

随即,石虎岔开话题道:“瞻,我问你,为什么你那个时候非要救那个董匡?你们认识吗?”

“父亲大人,我们的确认识,他是我在乞活军各部时的旧识,他救过我的命,所以今天才放了他一马,不想陈午无耻,竟然暗箭伤人,幸亏董匡义气,奋不顾身的救了我,否则……”。

石虎听到这里,也不自觉的点了点头,今天的一切他和自己的叔父石勒都是看在眼里的,这所有的过程并没有任何虚假,这石瞻说的也坦坦荡荡,没有任何隐瞒,甚至因为这次的事,让石虎对石瞻的防备之心也减少了不少,尤其是陈午最后的那一箭更是彻底让石虎相信了石瞻是真心归顺自己和自己的部族的。

石虎相信,自己的叔父石勒也绝对是这么想的!看来这次自己的叔父是真的招募到好将才了!而且还把这样的将才给了自己!这其中的意义该有多大!

石虎想到这里,心中的野心也更加的膨胀了起来,为了自己将来的谋划,一定要好好和石瞻一起相处,嗯,是不是要把石瞻引荐给夔安呢?如果有他指点一下石瞻战法,这石瞻就不仅仅只是一员战将了!毕竟他现在也是姓石的,的确应该好好培养一下!

石瞻见石虎看着自己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心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脱口问道:“父亲大人,董匡现在在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