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零六章:董匡战石瞻(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47 2015-12-17 10:39:21

  石勒,石虎还有张宾三人都骑在马上,远远的看着出阵的石瞻。

石勒握着马鞭,指着蓬关的方向,笑道:“孟孙,你让瞻儿去打乞活军的人马,是否有特别的用意?”

“呵呵,什么都瞒不过主公,孟孙正是想用石瞻,让蓬关内部人心动摇”。

石虎在一边听得有些不耐烦,插嘴道:“哼,军师所言差矣,我们攻打蓬关已经多日,也未见胜负,虽然说是用来练兵,可是这样的小关都不能速战速决,我怕,反而会影响士气吧!”

“呵呵,少将军所言极是,不过这蓬关的守军可不是晋国的那些废物,这些乞活军与我们汉国人马交战多年,虽然有时候也为我们所用,因此战法狠辣,就连骁勇一点也不输于我们汉国的各部人马!”

“军师此言可是有涨他人士气灭自家威风之嫌啊!”

“季龙,休得胡言!”

“是!叔父!”

石勒没有再理睬石虎,因为石虎这种针对张宾的话语,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石勒也根本不在心上,而张宾也根本没有把石虎的话当回事,因为他很清楚,石勒希望他们两个有矛盾,也正是因为这点,张宾心里一直清楚的知道石勒的心其实并没有真的向着石虎……

石勒的目光已经再次投向了远处的石瞻,他看到石瞻已经开始叫阵了。

但是不论石瞻如何叫骂,蓬关内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随着石瞻的不断叫阵和蓬关的龟缩,石瞻所部也显得有些浮躁了起来。

石瞻似乎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骑在马上,对着自己的麾下轻轻抬了一抬长枪,示意自己的人马暂时不要再继续叫阵了。

而张宾看到石瞻的行为后,也是轻轻微笑了一下,对着自己身边的传令官传令到,你去跟石将军说一声,让他先回主阵休息一下,让我们的弓箭手再去射上一轮,好好打击一下蓬关守军的士气”。

“是!”传令兵恭敬的答应后,就立即赶去了石瞻所部传达了张宾的命令。

不一会儿,石勒看到石瞻所部从阵前缓缓退了下来,紧接着上去的又是一阵对蓬关的猛烈箭雨。

石勒知道这是张宾在锻炼各部人马,所以开玩笑的说道:“孟孙,你说这个陈午是不是真的怕了,自己不愿意出来和石瞻单挑,怎么连派个将领出来厮杀一番都不敢了?”

“主公,孟孙认为陈午手下应该是有些良将的,只是此人不会用人,又偏听偏信其弟陈川的话……”

“哦?陈川也在蓬关内吗?”

“据探马来报,陈川现在还在浚仪,而且并没有一丝要增援蓬关的迹象?”

“难道他看穿我们准备围点打援的意图了吗?”

“主公,陈川此人虽然是陈午的弟弟,但其实此人贪婪无厌,我料他是想放弃他的兄长,任其死活……”

“孟孙的意思是?”

“我们不如让人拜访陈川,然后晓以利害……”

“哈哈,三寸不烂之舌吗?有意思!有意思!不知道孟孙可有合适的人选呢?!”

“冀洲(今河北高阳县西南)人,程遐!”

“你是说右司马(在石勒军中,左右司马这个官职都带有一定的贬义,可能是针对司马氏的姓氏所起,和晋人的司马这个高官是不同的)程遐?”

“正是此人,此人之辩才,非苏秦,张仪不能比”。

“哦?孟孙竟然如此推荐?!”

石虎在一边听到右司马两个字就想起了自家的那只叫左司马的狗和现任左司马的荀晞,忍不住就笑道:“军师,这右司马也不过是小官,你让他去劝降陈川,是不是有些托大了?哈哈!”

张宾自然知道司马这个官职在石勒军中基本就是个闲置,是专门用来羞辱司马氏所用,可是程遐这个人的确有些才干,让他屈居右司马这个职位也实在是可惜了。

想到这里,张宾严肃的说道:“主公,少将军,孟孙愿意为程遐担保,此人必定可以劝降陈川”。

石勒听到张宾竟然肯为一个小官担保,心下先是一惊,然后却是大喜,因为他看出来,张宾是真心在为自己推荐贤才,而且没有一丝的嫉贤妒能,这样的张宾,怎么能不让石勒爱之,喜之?

石勒满意的看着张宾,点头道:“好,孟孙,此事就交给你了,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是,主公!”

石虎见这君臣两个一脸知己相逢的样子,心里却特别的腻歪,这个张宾为什么偏偏不肯为自己所用呢?

而当张宾派去的这一轮射击结束后,石瞻又带着自己的本部人马杀出了主阵,一路行进到蓬关的城墙下,又开始了喝骂与叫阵。

正在石瞻以为这次又是空嚷嗓子白卖力气的时候,蓬关的大门打开了,里面快速跑出了一队人马,其中有一个绿袍小将!而此人的面目,依稀正是石瞻所认得的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董匡!

董匡仔细的看着眼前的石瞻,石瞻也在仔细的打量着董匡,他们两个相差了大概6,7岁的样子,但却是一起打过仗的老相识,蓬关一别后,没想到竟然是用这样的方式见了面……

董匡骑在马上,抬起了自己手上的大刀,指着石瞻大喝道:“冉瞻匹夫,你竟然还有脸面来蓬关叫骂,陈帅不同意你借兵去救洛阳,你就投降了匈奴人吗?你对的起你的祖父冉隆吗?对得起你们冉氏的先祖吗?对得起我吗?我当年拼死救你一命真是是瞎了老子的眼睛!”

石瞻听到董匡对自己的指责后,原本也想当做没听见,可是当他听到董匡竟然连自己的爷爷都说了进来,心中本来就有的怨气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石瞻也在马上提起了自己的长枪,对着董匡大喝道:“董匡小儿,我早已经不是什么冉瞻了,我叫石瞻!”

“哈哈哈,数典忘祖的无耻小狗,竟然连姓都改了,真亏的小爷我当年还和你这样的小狗一起上阵杀敌!”

“董匡小儿,你先吃吃你爷爷我的长枪,再看看谁才是小狗吧!看招!”

董匡见石瞻发怒来攻自己,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因为他清楚石瞻的本事,那可是万中无一的厉害,自己今日主动请战,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好好教训下这个石瞻,现在目的达到了,胸中的一口恶气也出了,正好可以好好和这个石瞻一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