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零九章:疯狂的陈午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38 2015-12-17 10:41:23

  恰在此时,董匡因为石瞻坐骑头上的利箭而向城墙上看去,他想知道这支冷箭到底是谁射的?

而就在董匡回头的那一刹那,董匡惊恐的发现,那个在城头上发射冷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堂堂的乞活军主帅—陈午!因为此时的陈午已经再次弯弓射出了一箭,而那一箭正是对着石瞻而去的!

重伤中的石瞻也似乎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威胁,可是现在的他根本动都没有办法动弹,甚至都没有力气催动马匹行走。

石瞻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有错误,自己的背后一定有冷箭,而自己现在想避开这支冷箭,唯一的办法就是再次从马上摔倒,因为自己现在身上几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可自己要是再次掉下马去的话,自己是真的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有了,很有可能会直接被马踩死……

此时此刻的石瞻除了等死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唯有硬起头皮,希望这一箭可以射偏或者射到自己不是关键的部位!

看到这一切的董匡也突然快速跑动了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利箭马上要射中石瞻的背心时,董匡一个飞身跃起!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这支利箭正中董匡的右臂!

董匡落地后,钢牙紧咬,强忍着剧烈的疼痛,双目怒睁的往墙头上的陈午看上!

董匡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血红!

而蓬关城头上的陈午见自己的好事又被董匡给破坏了,早已经是怒火攻心,立马再次弯弓搭箭,瞄准了董匡!

这个时候,副帅冯龙正好也上了城墙,并且赶到了陈午身边,就看到陈午正在弯弓搭箭准备射杀关下的董匡,心中顿时大惊,立马快速往前拉了一把陈午,想阻止他,可是还是晚了。

而陈午再次射出的这支箭,虽然因为冯龙的拉扯而有些偏离了原本的方向,但还是正中了董匡的左臂,而董匡在陈午射向自己的整个过程中,不仅毫无畏惧,而且还没有做出任何躲避的动作!

陈午和冯龙看着关下,怒睁着双目死死看着自己两人的董匡,心里都是无比的震惊!

陈午是被董匡的那份气势所动,而冯龙却是被董匡眼中的怨恨所惊,他不明白,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竟然让陈午和董匡二人斗到了这种程度!

陈午避开了董匡的怒目,当他注意到拉扯自己而使自己的利箭偏离方向的人正是冯龙时,内心的怒火一下全发泄到了冯龙的身上!

“冯龙,你也想叛敌吗?!“

“大帅,何出此言!?“

“既然不是,为什么阻止我射杀董匡这个叛贼!“

“董匡从小就在我乞活军各部中成长,怎么可能是叛贼?大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难道他故意放走石瞻那个数典忘祖的贱人也是我看错了吗?!”

冯龙实在不敢相信陈午的话,因为董匡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的父母亡故前,把他交给了自己抚养,自己对待他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般,他怎么可能会相信董匡会变节?

正当陈午还在和冯龙争论的时候,石虎已经策马赶到了石瞻的身边。

只见石虎一个侧身就把石瞻从马上拉到了自己的马上,然后牢牢的放在了自己的身前坐好,之前的种种,石虎都已经看在了眼里,从今天的事来看,自己的这个儿子是真心投靠自己部族的,你看看这些该死的晋人,除了窝里斗杀自己人外,哪里还有一丝值得留恋的!?

正当石虎要策马离开时,自己怀中已经有些人事不省的石瞻突然轻微的说道:“带……上……董……匡……不……要……丢……下……他……!

石虎听到这里,回头看了一眼浑身是血还独自站立在那里,死盯着墙头的董匡,心中无奈的笑了一下,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开始在意石瞻的心意了?想想自己可是堂堂的石虎啊!竟然还因为他石瞻的意愿,也对别人动了恻隐之心?

石虎终于策马来到了董匡的身边,正想弯身一把提起董匡的时候,没想到董匡竟然避开了他的出手,然后正眼也没有瞧一眼石虎,继续对着墙头上的陈午怒目圆睁!

而陈午也被董匡的爆裂性格给彻底激怒了,再次摸出了一只利箭准备给与董匡致命的一击。

而一旁的冯龙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只见冯龙竟然不顾尊卑,直接用手去夺陈午的角弓!

陈午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顿时恼羞成怒的把弓箭对着了冯龙的脑袋,快速的射出了一箭。

这么近的距离,冯龙根本无法躲避快速射来的利箭,甚至到死为止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是死在自己跟随了一生的大帅手里……

关下的董匡,石虎都看到这一幕。

董匡已经震惊的放声大叫大吼大哭了起来,一个将近二十岁的汉子,就这么毫无顾忌的一边咒骂着陈午,一边大哭大叫!

石虎的眼皮抬了一抬,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样子,但对他来说,这是好事,这晋人越是内斗,越是容易击破!

董匡在受到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后,再加上伤口上的血也一直在不停的往外流这,整个人竟然慢慢的萎顿了下来,最后吐出了一口血后,瘫倒在了地上……

石虎摇了摇头,原本不想再去管这个董匡了,毕竟自己马上的石瞻也急需要救治。

而正当石虎想再次策马离开的时候,自己马上的石瞻突然也吐出一大口的血,整个人已经显得有些没有生气了,可是就是这种情况下,这个石瞻竟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一把抓住了石虎的上衣,用几乎听闻不见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道:“不……要……丢……下……”

石瞻说完这句话后,就昏了过去。

石虎看着这样的石瞻,又看看了倒在地上的董匡,内心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陈午已经下令让全体蓬关的守军对着关下射箭了。

石虎一边用手中的长枪拨开了不断射下的箭矢,一边策马来到了董匡的身边,一个俯低就把地上的董匡拉上了马,然后快速离开了这里。

夜晚,石瞻大帐中

小绿一直一刻不离的陪伺在昏迷不醒的石瞻身边,虽然石勒亲自派来的医官已经告知了自己,石瞻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休息几日就会好的,可是小绿看着还没有睁开眼睛的石瞻,怎么可能能放得下心?

又过了一个时辰,石瞻终于苏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只在自己身边照顾着自己的小绿,心里也是一阵的温暖。

石瞻温柔的看着小绿,而小绿看到苏醒了的石瞻,只剩下因为激动而不断喷涌而出的泪水了。

“好……绿儿……辛苦你了,我没事了!”

“良哥哥,都怪那个该死的董匡,那个什么破董匡把你伤的那么重!呜呜呜,人家恨死那个人了!”

“不怪他,凭他还伤不了我,害我的人是陈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