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零二章:北宫出战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452 2015-12-16 09:31:28

  南阳王司马模看着沉默不语的北宫纯,自己的心里也涌上了一股说不出来的痛苦滋味……

南阳王司马模想对北宫纯说些慷慨的话来激励一下他,可是偏偏这些话,一到嘴边就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从自己召见他到他答应带兵前去下邽抵挡匈奴大军,至始至终,北宫纯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但是,南阳王司马模还是有些事要吩咐北宫纯,所以只好老着脸皮说道:“北宫啊,这次匈奴人已经拿下了潼关,不日就会杀向长安,就连淳于定也被他们打败了,现在,本王能依靠的人也只有你了啊!切莫辜负本王对你的一片知遇之恩啊!”

北宫纯头也没有抬起来,只是淡淡的一拱手,算是回答了……

南阳王司马模尴尬的舔了舔嘴唇,然后无奈的对着北宫纯挥了挥手,兴意阑珊的说道:“你下去吧,今日就点齐兵马立即出城吧……”

北宫纯依旧是对着南阳王司马模淡淡的拱了拱手,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向议事厅外走去。

等到北宫纯还有几步就要走出议事厅的时候,南阳王司马模又发话道:“北宫,我想你也知道,长安城现在已经断粮了,所以你这次去下邽,我只能给你三天的口粮,你……”

还没等南阳王司马模的话说完,北宫纯已经回过了身,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南阳王司马模,并且大声打断了南阳王司马模的话语道:“大王!要抵抗匈奴必定是时日长久之战,大王只给我三千弓箭手,两千骑兵,再加上我本部的人马,也不过是五千多人啊!”

“这人不贵多,贵精……”

“大王,北宫之所以这次答应前去迎敌,是因为北宫已经不想活了,愿意马革裹尸和匈奴人拼死一干,以洗刷我洛阳之战时的耻辱,可是没有粮食,我们怎么有力气打仗?这根本是去送死啊!大王!北宫和将士们都不惧死,可是不能这样去死啊!”

南阳王司马模被北宫纯说的老脸通红,他的确没有打算让北宫纯等人活着回来,所以计算来计算去,既然只是让他们去送死来为自己拖延时间的,那干嘛还要浪费宝贵的粮食呢?

但这样的想法只能自己心里知道,不能说出来,所以现在被北宫纯这么一指责,南阳王司马模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

“北宫纯!你好大的胆!你竟然敢指责我的决定?“

“大王!这关系到这五千多条人命啊!”

“你以为你们去下邽是去干什么的?就是去为我拖延时间等待援兵的,只需要十天,我就能等来援兵,牺牲了你们,但我可以保住整个长安,整个关中!”

“像你这样不顾将士死活的人,还想保住长安!?保住关中?!”

“北宫纯!你你你!大胆!放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哈哈,你现在杀了我,谁替你去拖延时间?!谁替你去送死?!”

“你!你你你!太放肆!”

“大王,我想这是末将最后一次跟你说话了,所以我一直有句话想跟你说!”

“你说!”

“要是丞相大人还活着,知道大王这么做,一定会亲手杀了你的!”

“你……你……你好大的胆!竟然敢用我王兄的在天之灵来侮辱本王!”

“大王,末将今日就会领兵出征,告辞!”

南阳王司马模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个一反过去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血性的北宫纯,就这么在自己的眼前强势的转身离去,司马模突然意识到,此时的北宫纯或许才是真正的北宫纯,那么他之前为什么如此惧战?要是他早一点愿意带兵去潼关,或许潼关也不会失守了……

司马模一个人落寞地待在这空荡荡的议事厅里,心情已经低落到了极点,他站起身,环顾着四周,他突然觉得这个地方似乎并不是属于他的,一切都变得陌生起来,无尽的恐惧与害怕瞬间侵袭了他的整个心神……

突然!司马模发出了数声凄厉的惨叫后,载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了……

长安城内

北宫纯慢慢的行走在长安城内,这偌大的长安城已经变得混乱不堪了,潼关失守,淳于定大败而归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堂堂的几朝古都,竟然因为匈奴两个字,颤抖了起来……

百姓们也因为惧怕即将到来的匈奴铁骑而变得慌乱不堪,而更雪上加霜的是,南阳王司马模还下令封了城,不允许任何人出城!

这让整个长安城更是人心惶惶,城里的许多地方已经开始了烧杀抢劫,一些大族也开始动用自己的族兵和官军对抗了起来,长安的几座门前几乎都堵满了人,哭着喊着要出城的人每分钟都在增加……

北宫纯黯然的向校场走去,他要亲自去挑选送死的人选,足足是五千个冤鬼,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被送去送死的……

校场上

南阳王司马模安排给北宫纯的两千骑兵和三千弓箭手已经整齐的等候在了校场上,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即将面临的命运,将是在没有足够粮草的情况下去抵抗那几乎不可战胜的匈奴铁骑……

北宫纯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些什么,因为他知道是去送死,而且是饿着肚子去送死,这要他怎么去和这些将士们说?

这时,校场外又走来了一批人,正是北宫纯从西凉一路带出来的那些老兄弟!

大家的目光瞬间都看向了这将近五百人的队伍!

这五百多人径直往骑兵队伍里行进过去,等到快到时就冲刺了起来,一下子就把那些还楞在当场的骑兵从马上拉了下来,然后自己熟练的骑上了马背!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正当其他骑兵回过神来,准备对这些突然跑出来抢自己兄弟们坐骑的人动手的时候,北宫纯及时举起了手,并用大声叫道:“大家不要慌乱,这些人是我凉州的老部下,你们被抢了坐骑的就做步兵!自己的马都被人抢了,还有脸说什么?!”

众人见自己的将军开了口,只能按下了心头的不忿,但他们却不得不服,这些抢马匹的人,各个出手迅捷狠厉,一看就都是精锐,甚至十分熟悉马匹的脾气!

只可惜这些人似乎本身就带着伤,还有的明明就是残废了……

而那些抢了别人马匹的凉州人,似乎并没有把这当回事,因为在凉州,当年张轨大人训练他们的时候就是这么教的:谁看不住自己的马就不要怪别人有本事抢了去!

众西凉将士已经都骑在了马上,他们一齐向北宫纯大声道:“请将军点兵!“

在西凉将士的高声大吼中,其他的将士们也跟着他们一起吼叫了起来,场面倒也有几分雄壮!

北宫纯的脸上还是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些将士……

突然,北宫纯大吼道:“将士们,你们知道不知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我们是要去下邽迎战匈奴大军,此去必然是九死一生!你们想好了没有!?如果你们害怕了,没关系,等出了城你们就走,我绝不拦你们,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你们可以选择去或者不去,但是只要你们选择了去的话,那么等到遇到匈奴主力,再想退缩,再想逃也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