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零三章:玉碎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15 2015-12-16 09:32:05

  众军士被北宫纯的话说的的彻底沉默了……

老实说,他们其中大部分人其实是有去死的觉悟的,保家卫国本来就是男儿的本分,但是现在从这个北宫将军的嘴里得到的消息竟然是让他们全部去白白送死!

这样骇人的消息,如何不让人震惊?!

北宫纯看着交头接耳的众人,并没有任何的责怪,有谁会愿意去白白送死呢?

这时,北宫纯的目光在此看向了自己凉州的老兄弟们,这些人竟然一个个都是期待的眼神,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有一丝的动摇……

北宫纯看到这里,心中是一阵莫名的悸动!

他知道,自己的这些凉州老兄弟和自己一样,都已经准备好献出生命了,上次的撤退已经让大家都承担了太多的负担了,这次能有机会去死,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北宫纯默默地下了点将台,然后来到了凉州老兄弟身边,从他们的手中牵过了一批早就准备好的战马,一个翻身,就上了马背!

北宫纯熟练的调转了马头,然后一扬马鞭,二话没说,就策马离开了校场!

凉州的老兄弟们见北宫纯已经出发了,也立即跟随着一起离开了。

而剩下的那些南阳王司马模安排过来的五千人马,看着渐行渐远的这五百多人,竟然也有不少人,默默地跟了上去……

此时,薛家营村(故县镇往西的一个小村子),祖狄的营帐里

祖狄的手上正把玩着一把镶嵌着玉石的匕首,祖狄对着这把匕首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出一个名堂来,他实在想不通,何伦这样的人怎么会收藏这么一把毫无价值的匕首?即不锋利又比一般的匕首要重,严重影响厮杀时的效率,就连那块玉也只是普通的边角料,不仅不通透,甚至还隐隐有许多的黑斑,可就是这样的一把匕首,竟然是在何伦小金库里最昂贵的盒子里发现的,这就实在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一旁的许氏看着祖狄愁眉不展的样子,又看到祖狄从上午到现在中午一直把玩着这把匕首,心里已经清楚祖狄在为什么发愁了。

“夫君,你是在为兵器不足的事发愁吗?”

“嗯,我原本的无难军手上也没有好的兵器,都是些残破的兵刃,根本经不起战阵,就算是何伦那些人马手上的兵器也不怎么样,哎,难道去长安要用棍子吗?”

“夫君莫要说这样的话,这次夫君从阳平镇一路急行军到了此地,连故县镇都没有停留,这样高强度的行军,就是官军也会有掉队发生,可是我们无难军却无一掉队,甚至没有一个逃兵出现!”

祖狄听自己的娘子说到这件事时,心里倒是真的有一丝的小得意,毕竟当时使用“十一抽杀律”的时候,自己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譬如士气全无这样可怕的情况,但是没想到的是,这次自己真的做对了,这一路行军时全军所表现出来的效率,实在是让祖狄都有些惊喜!

祖狄想到这里,心情也随之舒缓了不少,轻轻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娘子,询问道:“娘子,治军虽然初告小成,可是这兵器一事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大伯,二伯都没有办法吗?”

“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现在去哪里弄兵器?”

“我们无难军里不是有铁匠吗?把众人的兵器都收拢起来,然后重新打制,夫君,你看如何?”

“你说的办法我不是没有想过,只不过,这样会迁延日久,我担心潼关那边会出事!”

“潼关是天险,哪里会轻易被攻下?何况要是我们兵器不继,即使过去了,只是血肉之躯去和匈奴铁骑打仗的话,无异于白白送死,此等事,大丈夫所不为!”

“嗯,前面不远就是豫灵镇(豫灵镇,位于河南省西部,是豫、秦、晋三省交界金三角地带的边陲重镇,西岭与陕西省洛南县接壤,北濒黄河与山西省芮城县隔河相望,东临灵宝市故县镇,西与陕西省潼关县相连),等到了那里我就进行休整,重新打造兵器”。

“先前派去潼关的人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大哥亲自安排的事,我想不用多久就会到潼关了,我们正好去豫灵镇等待消息”。

“嗯,夫君,奴家看你一直在把玩这把匕首,是怎么回事?依奴家来看,这把匕首毫无实战价值……”

“我也是这么看,可它偏偏是在何伦的小金库里发现的,收藏的那么好,难道只是一把废铁?”

“夫君有没有试过把匕首上面的玉敲碎看看,里面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

祖狄顿时眼前一亮!

正在此时,徐媛带着小草也来到祖狄的营帐里了,之所以没有任何通报就可以进来也是因为许氏对帐篷外的守卫特别关照的,只要见到徐媛小姐,不必通报,所以守卫看到徐媛到来,也就没有任何阻拦。

而许氏和祖狄最后一段的对话也让徐媛和小草听得一清二楚!

徐媛顿时对这把匕首来了感觉,而小草却已经惊讶的直冒冷汗了……

祖狄和许氏也发现了徐媛和小草的到来。

祖狄的眉头皱了一下,毕竟他还没有习惯自己的营帐可以让别人随意的进入……

许氏意见是自己的乖乖徐媛来了,顿时眉开眼笑,伸手去抱。

徐媛也很开心看到自己的干妈如此喜爱自己,索性顺势就往许氏的怀里钻。

许氏见徐媛如此贴心,笑的更是灿烂了。

而一旁的小草,却一直死死的盯着祖狄手上的那把匕首,那把匕首……自己父皇留给自己唯一的遗物,自己在函谷关遗失的匕首,怎么会到了祖狄的手上呢?它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她自己也无数次猜测过,但从来没有得到过答案,而许氏的那句把玉砸了,顿时让小草的神经紧张到了极点……

不过幸好,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徐媛吸引过去了,许氏和祖狄都没有注意到小草的异样……

徐媛咯咯的笑道:“母亲,祖爹爹手上的这把匕首要砸了吗?好呀好呀,媛儿也想看看这玉里面藏了什么秘密?!”

“嗯,母亲现在就让你祖爹爹把那块玉砸了!”

许氏一边说一边对着祖狄看了一眼。

祖狄其实也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刚才就想砸了,只不过突然被小徐媛的出现打断了,现在自己的娘子示意自己现在就砸了玉佩,真是再好不过了!

只见,祖狄把匕首扔到了地上,然后顺手抽出了自己的配剑,一剑挥了下去!

一阵清脆的声响后,匕首上的的玉,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