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零一章:送死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03 2015-12-16 09:30:48

  公元311年九月初五,上午

长安,南阳王府议事厅

南阳王司马模怎么也没想到不仅潼关已经落在了匈奴人的手里,连自己寄予厚望的淳于定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甚至全军覆没!自己主政关中这么多年来的所有家当算是败光了,偌大个长安城只剩下一万步兵,八千弓箭手和两千骑兵了,这么一点人,如何抵挡那些可怕的匈奴铁骑?!

南阳王司马模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就跌坐在了自己的王位上!

南阳王司马模忽然觉得自己的喉头一热,“哇”的一声就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淳于定立时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快速向南阳王司马模身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大王!您怎么了啊?!快来人啊,快传太医!”

南阳王司马模听到淳于定的大呼小叫后,更是怒从胆边起,一声大喝道:“你干什么?!还要扰乱我军心吗?!“

淳于定被南阳王司马的一声呵斥,顿时呆立在了原地,愣愣的看着萎靡不振的南阳王司马模……

“你给我跪下!“

“诺!”

南阳王司马模看到淳于定跪在了地上后,才慢慢平复了一点怒火,他清楚自己现在不应该再发火,可这段时间来,先是儿子不管自己死活,接着是自己的女人背叛了自己,如今更好了!连潼关都丢了!真可谓是屋漏便逢连夜雨,什么倒霉的事都让自己撞上了,这一肚子的怨气和悲愤,惊惧与无助已经快把司马模折磨的不想活了……

淳于定跪在地上,虽然惊慌害怕,但还不忘偷偷的观察一下南阳王司马模的脸色,当他看到南阳王司马模的面色虽然看上去显得苍白无力,但精神似乎还尚好,心里这才定了一定,但他突然发现南阳王司马模注意到了自己的偷偷观察,那射过来的目光,就像是要吃人一般的可怕!

淳于定害怕的急道:“大王,是臣无能,但臣也没想到这潼关竟然会如此轻易就被匈奴人夺去了,剧臣所知,这潼关守将张丹也并非一个无能之辈啊!大王!请大王明察啊!”

南阳王司马模用自己的袍袖檫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边的血迹,然后冷笑道:“你没有想到?这张丹能坐上潼关的守将也是你推荐的吧?你以前也亲自去过几次,都去干嘛了?都去捞钱了吧!这潼关的三万人马再加上你的两万人马,就这么没了?整整五万人马啊!”

“大王饶命啊!臣愿意整军再战!”

南阳王司马模被淳于定的话彻底气笑了,他说什么?整军再战?还有兵马吗?就自己长安城的这点人,连墙头都站不满!

“淳于定啊淳于定,你倒是真会逃跑啊,被骑兵追杀还能先逃回来,好大的本事啊?!”

淳于定看到南阳王司马模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狠毒,这是要杀自己了啊……

淳于定惊惧之余,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他马上大叫道:“大王,我有一计,可以暂缓匈奴人的进攻,只要匈奴人的进攻缓上一缓,我们就可以马上向世子求援,我想这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一个人子会真的见死不救自己的父亲吧!”

南阳王司马模一听淳于定竟然还有计策可以使用,心里倒是生出了一点希望,就连原本心中的杀意也暂时退了一点下去……

“好,你到是给本王说说,有什么好主意?要是没用,我现在就杀了你!为我死去的几万将士偿命!”

“大王!主公!我淳于定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如今匈奴人声势如此庞大,而且此番他们竟然会用计来谋算我军,看来一定是有谋士投靠了他们,所以我们才败的如此惨烈,但起码我和我们的将士并没有退缩啊!”

“屁话少说!快说你的办法!”

“诺!为今之计,依臣看来,唯有一人可以暂时抵挡匈奴人的铁骑?”

“你是说北宫纯?没用了,这个人我们如此侮辱他,他都没有任何反抗,英雄之气都散了!还有什么用?在洛阳的时候就把胆给吓破了!”

“主公,北宫纯能不能打,或者还有没有上阵的能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匈奴人知道他能打!”

南阳王司马模听到这里,顿时觉得眼前一亮,不错,只要匈奴人对北宫纯还有戒惧,那么就可以为自己争取宝贵的时间!

淳于定见南阳王司马模已经被自己的话说动了,马上继续说道:“主公,我们可以把八千弓箭手和两千骑兵都给他,让他马上去下邽镇守,我想以他的威名,最起码能给我们争取到十天的时间!”

“嗯,不错,只要有十天的时间,或许还真的可以等到援兵到来!”

“臣愿意立即动身前往上邽,亲自向世子殿下呈报长安的危急,我想世子殿下如果知道潼关失守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毕竟唇寒齿亡啊!”

“要给他这么多兵马?”

“那就只给他两千骑兵和三千弓箭手吧”

“嗯,本身就是去送死的,要不是要跟匈奴硬拼,这两千骑兵我真的不舍得!”

“是啊……主公,请让我今天就出发去上邽吧!”

南阳王司马模听到这里,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淳于定……

淳于定被南阳王司马模看的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似乎自己想逃去上邽,投靠世子殿下的心思已经被司马模看穿了一般……

淳于定紧张的说道:“主……公,主公……主公难道已经不信任淳于了?淳于定此去若不能求得救兵,甘愿一死!”

“呵呵,说的很不错嘛!我且问你,你这次逃回来的时候,你和你的那些溃军是一路从城里招摇过市的吗?”

淳于定听到南阳王司马模这么一说,心里的恐惧顿时达到了顶点,自己那个时候光顾着逃命,根本来不及考虑到自己的行为会对整个长安城产生多恶劣的影响……

“大胆淳于定!全军覆没不说,竟然还敢扰乱军心民心,来人啊,给我把他押入大牢!”

随着南阳王司马模的话音刚落,淳于定就被冲上议事厅的兵士一左一右架了下去。

南阳王司马模转过身,他已经不想再听到淳于定任何求饶声,也不想再看到这个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