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章:贾匹的真心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29 2015-12-15 10:27:07

  贾匹见裴苞突然发起了火,心中也是一阵的无奈,但他清楚,这其实不完全是皇帝盲从腐儒的结果,胡人内迁是从东汉乃至更早的时期就开始了,而汉王朝从武帝开始就不断从胡人中去征召兵力和劳动力,也就更加快了胡人的内迁,到了三国的时候,曹操更是大力内迁胡人,以应付战争和发展的需要,而这样的政策到了晋朝就更加变本加厉,哎,总之一言难尽!

贾匹想到这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安慰似的拍了拍裴苞的肩膀,宽慰道:“去睡吧”。

可是,此时的裴苞却愈发的激动了起来,他睁大着眼睛,第一次用质问的语气说道:“大人!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话!?

贾匹被裴苞问的呆愣了一下,要知道这个裴苞平时在面前是务必恭谨谦卑的,今天却变得如此无礼!

而贾匹也发现,自己也真的被裴苞异样给震动了,所以,贾匹慎重的回道:“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吧,这里没有其他人了,你我之间可以但说无妨!”

“大人,如果真的有可能可以抵抗匈奴,您愿意不愿意揭竿而起,做这关中乃至河西一地抵抗匈奴的第一人?!”

贾匹在裴苞的质问下,目光也变得慎重了起来,其实在贾匹自己的心里,何尝不想可以报效国家?但大丈夫岂可因义愤而致死家人?又如何能只顾自己而罔顾百姓的生死?

所以贾匹自己心里很清楚,虽然自己现在做的决定是正确的,但其实是有违自己从小希望保家卫国的心愿的!

而贾匹在突然被裴苞的话语和气节的刺激下,竟然也一反平常一贯的冷静,指天发誓道:“但凡有可以驱除蛮夷之机,吾必当首当其冲!”

裴苞听到贾匹的话后,情绪才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他慢慢向贾匹跪了下来,低声道:“裴苞愿意一生侍奉主公左右!”

贾匹惊讶的望着裴苞,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人可是从投靠自己到现在,虽然做事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但从未称自己一声主公,一直是以属下自称,没想到,就因为自己一句誓言,他竟然对自己跪拜认主了!

贾匹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或许是被裴苞的行为震惊了,也或许是因为被自己的誓言震动到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报国为民之心,但无论如何,贾匹现在觉得自己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样绝望了,起码他看到了还有裴苞这样不愿意被胡人征服和奴役的晋人!

贾匹知道自己虽然和姚弋仲或者裴苞说了许多暂时蛰伏匈奴人的话,但是究其根源还是因为贾匹自己有些绝望了,因为在他看来,这周围几乎都是胡人,而当地的晋人看到胡人的时候也开始了卑躬屈膝,早就没有了多少的骨气,这让贾匹的心里失望透了,所以他才会有那么多怯战与蛰伏的想法,如今,他在看到裴苞那双坚定与充满热血的眼睛时,似乎自己的心里也充满了力量!

泾川温泉外三里处

姚弋仲和自己的叔父姚保住已经在策马赶回南安赤亭的道路上了。

姚弋仲加快了马匹奔跑的速度,直到和自己的叔父并排为止。

“叔父,我觉得岳父大人已经知道我在南安的所有事情了!”

“哦?难道他知道你其实已经是部落的首领了吗?”

“应该是的,不然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要与我联姻!”

“嗯,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看不出这事对你有什么不好?”

“他不仅要把女儿嫁于我,还要把他一生所学都倾囊相授!”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可比给我们一千里的牧场或者农田还要金贵啊!”

“是啊,知识是可以延续给我们的后代子孙的!”

“那你说贾匹为何要如此看重你?”

“我也不知,但我唯一知道的是,他对我完全没有一丝的隐瞒!”

“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算了,仲儿,我们先赶回部落去,既然贾大人有意要联合我们部族,我们也要拿出些实力来,让他看看结交我们是多么值得的事!”

“叔父是说做些我岳父想做却不好自己动手的事?”

“不错”

“好主意!那我们就去把卢水胡的地盘都抢过来,趁他们去梁州,我们去抄了他们老家!”

“哈哈,忡儿!好孩子,叔父就等你这句话了!”

“哈哈,那个彭荡仲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想让窦先义和我岳父大人内讧之计反而暴露出了他自己地盘空虚的事实,只要我们吞并了卢水胡的地盘,即使他拿下了梁州,也只是一棵无根无萍的野草,而我们的势力却会变得更加的强大!匈奴人也会更慎重的对待我们,我的岳父大人也会更倚重我吧!”

“哈哈,仲儿,要是我的哥哥还活着,一定会无比高兴的!”

“叔父,您也是我的好父亲!”

姚保住听到这里,顿时心里一暖,对着姚弋仲肯定的点了点头后,再次加快了马速!

姚弋仲也跟着加快的马速,和自己的叔父还有族人们快速的往南安方向赶去。

公元311年九月初五清晨

赵染的大军已经一路追杀到了少华山下(少华山位于陕西省少华乡刘家河村南,在县城东南约五公里处。东连小夫峪,西郊白石峪,主峰海拔1664.4米。少华山不仅是中国道教名山,而且是西岳华山的姊妹山,自古并称“二华”。历代文人墨客写过许多吟颂少华山的诗词和文章,隋末绿林好汉王伯当在此聚义,名著《水浒传》中九纹龙史进的不少故事就发生在少华山)。

赵染看着自己身后的这些将士,一个个还是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这从渡黄河到打下潼关然后一路马不停蹄的赶路已经让自己的将士们战斗力下降了太多太多,而且赵染发现自己所带的战马,有许多已经出现了死亡和大量腹泻的情况,看来要是再不把马背上的马鞍卸下来的话,这些马的肠胃就都要坏了(马是很娇弱的动物,所以马肚子不能长时间勒着,不然肠胃就要坏,而马匹大多是死于肠胃病……。)……

所以赵染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命令将士们在这里再休息一个晚上,不然根本无法赶路!

而自己一路追杀的淳于定,更是不见踪影了!而自己为了抓他,一路上还折了不少人马,可这个该死的淳于定竟然连一点将领的尊严都不要,竟然让手下的军士都分散逃跑,一时搞的自己去抓捕它的人马都有些顾头不顾尾的手忙脚乱,楞是让他就这么逃跑了!后来自己才知道淳于定也不知道使了什么办法,还真让他抢到了一匹马成功逃跑了!

所以赵染现在只要一想到淳于定,就会觉得有些牙痒痒的。

赵染环顾了一下四周后,向自己身边的传令兵下令道:“今日好好休息一日,明日天亮就给我全速赶去下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