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九十八章:降还是不降(三)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18 2015-12-15 10:25:36

  贾匹一听到姚弋仲说什么风评的顾虑后,马上鄙夷的冷哼了一声道:“什么狗屁风评,都是些只能束缚庸人的破烂,从古至今只有弱者顺从强者,你什么时候看到舆论风评之类的东西能抵挡住纵横千里的铁骑?秦始皇都快被当时的风评骂死了,结果呢,他一统六合!汉高祖风评多好,还不是被匈奴人围在白登?所以这些东西都是那些腐儒用来愚弄百姓的手段,好方便他们自己的统治而已!”

姚弋仲一边回味着贾匹的每字每句,一边眼睛不停地忽闪着,他从没想到像贾匹这样的名士,竟然如此豁达,说出来的话都是自己心中曾经想过,但总有些模糊的概念,今天被贾匹这么一点拨,真的有些拨云见日的感觉!

所以,这时的姚弋仲再看向贾匹的时候,目光里已经全是崇敬与佩服了!

而相比起自己的这位未来岳父,姚弋仲觉得,反倒是自己这个胡人有些太循规蹈矩了……

贾匹缓了缓情绪,又看了看一旁认真听讲的姚弋仲,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才继续说道:“如果世道好的话,那么可以要求世人遵循礼仪规范,维持秩序,可是如今乱世再讲这些东西,就是迂腐!你看三国的时候,这名义上的天下还是大汉的吧,可是曹操,孙权谁愿意把天下还给刘备?刘备得个荆州还要用借的?这算什么道理?”

姚弋仲眼睛一亮,马上脱口道:“不错!强者为王也!”

“不错,如果大汉天下还是如汉武帝在位时的那样强大,你问问曹操,孙权,他们敢不敢割据?”

“以他们的家室背景,应该也只是些碌碌无为之人!”

“不错,门阀大族从东汉开国时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哪里有他们晋升的渠道?寒门之人活在这个人间,本就已经痛苦万分,偏偏还要遭受这些人为的无尽煎熬!而且这种永远看不到希望的人世,就是一切祸乱的根源了!”

姚弋仲已经彻底被贾匹的话震撼住了,他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贾匹,眼神中已经全是崇拜与狂热了!

贾匹看着姚弋仲这个样子,心下不由笑道:“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公开让各部首领一起决定是否投降匈奴了吧,现在的匈奴人和过去只会饮毛茹血的野蛮人不同了,他们也懂诗书礼仪,如果他们真的有一份为民结束苦难的心,倒也不妨投靠一下,可惜……”

“岳父在可惜什么?”

“可惜的是,从我的情报来看,还没有一个匈奴贵族有这种悲天悯人之心,也没有打破这种桎梏的英雄豪杰出现,但如今却偏偏是他们最强大,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他们衰微的时候,给于他们致命的一击!”

“嗯!我明白岳父大人的无奈与心意了……”

“哎,你也看到,各部早就有了投靠匈奴人之心,我若是阻止他们,甚至杀了我的结拜兄弟窦先义也不过是暂时压制一下而已,可是只要时间一长,他们就会看出我之所以杀人立威,其实是因为我怕了,而只要他们发现这一点,那就是他们反戈的时候,到时候只要杀了我向匈奴人邀功就可以了!”

姚弋仲明显没有想到贾匹竟然把问题看得这么深入,一时间倒不知道该怎么接嘴了,因为他其实也算那些各部落中的一员……

贾匹看到姚弋仲有些尴尬的样子,善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弋仲,今日我把心中所想都对你合盘托出,就没把你当外人看了,你现在是我的女婿,也就是我的半个儿子!”

“岳父厚爱,弋仲无以为报!只是不知道岳父大人准备何时投降匈奴人,是否要各部交出人质由岳父大人交上去呢?”

贾匹的眼中精光一闪,他没想到这个姚弋仲竟然能那么快对自己的想法做出进一步的行动,心中真的有些惊讶!

贾匹对着姚弋仲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我有点疲乏了,以后诸部之事就都交由你去接触,我会跟你叔父姚保住说一声,让他尽快把你们部落中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你来管,我相信只要我开了口,他姚保住就不敢说个不字!还有,你以后处理族中和各部的事务都要在我府上了,所以你应该先回去收拾一下自己想带的东西,嗯,还有你告诉各部落,让他们尽快都交出人质!”

姚弋仲听到贾匹把和诸部沟通这样的大权都交给了自己,心中已经对自己这个岳父再也没有了一丝的怀疑,他这样掏心掏肺的对自己,尤其是自己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外族人,他姚弋仲除了无比的感动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贾匹打了一个哈气,这从安定一路赶到泾川,确实太疲乏了,所以最后简单吩咐了一下姚弋仲几件事后,就让姚弋仲先回去了。

姚弋仲走后不久,裴苞又进来了……

裴苞恭敬的向贾匹拱手道:“姚弋仲已经当着我的面向各部首领说了,让他们限期十日之内必须交出自己各部的人质到安定来”。

“嗯,他有没有对他们说为何交人质?”

“没有,他只说为从今往后各部之事都由他来负责联系和沟通,然后就让各部都把人质交道安定太守府上,贾大人也会尽快和匈奴人接触洽谈!”

“哦?他是这么说的?!那各部的首领什么态度?”

“惊疑不定吧,但基本都同意了,他们还问了姚弋仲一个问题……”

“他们问什么?”

“他们问姚弋仲,贾大人您到底是想和还是想战!”

“呵呵,你觉得我想战还是想和?”

“属下不敢胡乱猜测!”

“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若是兵力够,士气旺盛则战,若是一盘散沙则降”

“哈哈,你倒是了解我!”

“大人忠义,当年司马模,司马保父子要谋害我,大人敢违抗他们收留我,我就知道大人心中的抱负绝对不简单!”

“裴苞啊,匈奴人如此凶悍,我们如果没有六成把握,我是不会战的,我宁可培养一个可以最终打败匈奴人的强者!”

“大人说的可是那个姚弋仲!?”

“不错,此子正是我此生最大的赌注!”

“大人难道是因为那句谶语才下此决定的?”

“嗯,裴苞,你还记得以前有个叫赤松子的道人给我看的相吗?”

“嗯,那时正是属下投靠大人第二年的事,那个时候有个叫赤松子的非要赖在大人您的府上,此人不仅骗吃骗喝还要这个要那个,提了许多过分的要求,而大人您不仅满足了他所有过分的要求还以名士之礼供养了他半年之久,没想到这个人牛鼻子竟然还不辞而别,自己跑了!”

“哈哈,你还记得这趣事啊!”

“大人是我的恩人,大人的事,裴苞一直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只是……”

“只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