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九十六章:降还是不降(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031 2015-12-15 10:23:11

  贾匹的话一出,立马让氐人的首领窦先义(贾匹,窦先义,彭荡仲三人是结义兄弟)大怒了起来,他大声怒道:“彭荡仲这个混蛋,亏我们还是结义的兄弟,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

贾匹并没有因为窦先义的义愤填膺而有所符合,而是语气平淡的说道:“窦大哥勿怒,请先听小弟一言。”

贾匹拍了拍手,池子外就走进了一个拿着包裹的文士。

只见那个文士从包裹里拿出了一封书信。

贾匹对着文士点了点头,示意他读出来给大家都听听。

文士点了点头,朗声读到:“彦度吾兄,今日汉皇天使来到吾处,许以梁州刺史之职,吾想与兄当年在卢水结义之情(当年安定太守贾匹因为上级雍州刺史丁绰的诬陷,为南阳王司马模所不容,司马模派谢班讨伐贾匹,贾匹不敌谢班的人马,就向安定郡内的卢水河上游逃遁,而泸水河由北向南流经安定郡,上游是少数民族聚居地,有卢水胡、氐族等少数民族。彭荡仲就是安定卢水胡中的世袭酋豪,因此贾匹和彭荡仲等少数民族酋豪结为兄弟,利用他们的兵力反攻谢班,丁绰见贾匹引胡兵入境,感觉大事不妙,于是逃往武都,而谢班不敌贾匹和彭荡仲等人的胡兵,成为贾匹的刀下之鬼。),所以特遣使于兄处和窦兄处,望二位能顺天命应人事与我一同发兵,吾取梁州,而兄与窦兄一起合兵取长安或者上邽,如此则不枉我三人当年结义之情!吾此去奔袭梁州必然功成,乃是因为……”

“够了!就念到这里,你下去吧!”贾匹突然打断了文士的朗读,然后平静的看着窦先义,一语不发。

窦先义哪里知道彭荡仲竟然也给贾匹写了一封书信!要知道彭荡仲给他的书信里可并没有说要给贾匹一份啊,而他给自己的信中明明说的说待机取贾匹之首级啊……

窦先义想到这里急道:“二弟,莫听彭荡仲这个奸贼的胡言,他给我的书信里可是要我取你之性命啊!”

贾匹看着窦先义紧张的样子,心里倒是相信窦先义说的话的,因为自己毕竟是晋人,而彭荡仲和窦先义却是一水相依的邻居,他既然要投靠匈奴,自然就已经下了狠心了,而自己定然是第一个要灭的!

贾匹对着窦先义点了点头,用平和的语气说道:“大哥莫急,我自然不会相信彭荡仲的话的,你我兄弟是生死之交,岂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就兄弟残杀?”

窦先义见贾匹并没有怀疑自己,马上急切的说道:“正是,你我乃是生死之交,自然不会为彭荡仲的一句话而自相残杀,只是这口气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贾匹微笑道:“其实大哥不必介怀,我今日召集大家来此其实除了匈奴之事,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希望大家一起拿个主意。”

众人听到这里,都齐声回答道:“请大人明示!”

“各位都是一方的首领,平日里也自由惯了的,如今匈奴铁骑犯境,如果我们团结起来或许还有机会与他们对抗,可惜如今那些卢水胡(卢水之名源于殷商时代的西戎卢方,公元前272年亡于秦国后,彭卢戎的遗民开始受到华夏族的影响,成为半戎半夏的宗族,不少人改用汉姓,彭姓是其中之一。秦汉以来,彭卢戎的遗民广泛吸收其他部族的加入,比如匈奴、月氏、赀虏、杂胡、秦胡、羯族、氐羌乃至汉族等等,并最终以“卢水胡”这一民族共同体的形象登上了历史舞台)已经投降了匈奴人,我们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和匈奴人正面对抗了……”

窦先义第一个接口道:“大人,难道安定,陇上,只有卢水胡吗?我们羌人,氐人都是拿不起兵器的妇孺吗?大人这样说未免太过长匈奴的志气而灭自家的威风了”!

姚保住也符合道:“是啊,大人,我们世代定居与此,难道要我们把土地妻儿拱手相让吗?”

姚弋仲也插嘴道:“大人,即使我们一时打不过匈奴人,也可以慢慢跟他们耗啊,哪里有还没有打过就认输的道理?”

贾匹看着这一个个似乎义愤填膺的众人,心里却丝毫不以为意,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人叫的那么欢那么肯定,多半是已经打了退堂鼓了,尤其是在彭荡仲先一步投靠了匈奴后,难保这些人不生出其他心思,尤其是万一真的长安,梁州都被攻陷的话,这些人说不定就会翻脸绑了自己去投降匈奴人了!

贾匹微笑着点头,然后假意说道:“诸公都是忠义之人,这点贾某一直深知,但是敌强我弱之下,暂时的退让也未必不是保存实力的好方法,如果匈奴人真的攻破了长安,梁州,我觉得以长远计,我们应该归降!”

众人见贾匹说的如此坦然,倒也都没有了话语,一个个你看看我看看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窦先义和姚保住这两个最大的头领偷偷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却又马上都转过了头故意不去看对方……

贾匹仍旧保持着笑意,慢慢看向了姚弋仲。

姚弋仲也正好看向了贾匹。

贾匹发现姚弋仲的眼神里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贾匹对着姚弋仲点了点头,示意道:“弋仲,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大人,我决定了,我愿意跟随大人三年!”

“哦?你之前还不是很愿意?”

“是,大人,我发现您不是一个迂腐的人!”

贾匹立时被姚弋仲的话逗笑了,自己在别人眼里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

贾匹笑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发现这一点的?“

“大人,如果我是您,我一定会让我们各部都交出人质,然后集合所有的力量一起抵抗匈奴!“那你怎么知道老夫没有此意呢?”

“因为大人知道即使这样做了,也只能保一时人心,如果匈奴人真的那么强大可以踏破潼关攻下长安,那么您所做的一切等于是把您自己逼上了死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