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九十七章:降还是不降(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77 2015-12-15 10:24:55

  贾匹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这个刚才还在装傻充愣的年轻人竟然能看出自己的心迹?这实在是让贾匹心中惊讶无比,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蛮夷!

池中众人也被姚弋仲的话吓住了,这个姚弋仲竟然敢当着贾匹,当着所有的人面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正当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贾匹却开怀大笑了起来!

“好一个姚弋仲啊,你还真是敢猜测,你就不怕我代你叔父教训你?!“

“小婿任凭岳父大人处置!“

众人又被姚弋仲的话噎住了,这小子刚才不是还同意的吗?

贾匹在听到姚弋仲的话后,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然后慢慢环顾了一下众人,缓缓说道:“诸公今夜就请在池中好好休息,明日一早诸公就请各回各部,做好准备,静等长安那边的消息”。

众人齐道:“是,大人!”

“姚弋仲,你随我来!”

“是,大人!”

就这样,姚弋仲在众人羡慕和不解的目光的中,跟着贾匹来到一个专门为贾匹设置的房间里单独说起了话。

“弋仲,你可是真的愿意做我的女婿吗?”

“是的,岳父大人!”

贾匹慎重的对着姚弋仲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仲儿,既然你我已经定下了翁婿之缘,那么我就打开门说亮话了!”

“岳父大人请讲!”

贾匹虽然被姚弋仲叫着岳父,可是其实心里还是对姚弋仲一点都不放心,但他确实从未在识人上有过偏差,所以今日一见到姚弋仲,心里就心生喜爱,有意收他做女婿,可是却从未想过他能看穿自己的心思,所以贾匹犹豫了很久才慢慢问道:“仲儿,我想潼关或者长安很难保住,别人不知道我却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这潼关守将张丹和南阳王司马模麾下的淳于定相互勾结许久了,张丹此人不仅横征暴敛,私下里又胆大妄为的吃这空饷,所以这潼关必定已经是徒有其表了,而长安的南阳王司马模呢?他连年不断的扩大和修建自己的陵墓,早就是民怨鼎沸了,这样的人怎么让人死心塌地为他卖命?要是我是匈奴人,我定然派一员猛将,不带多余的辎重,一路长驱直入,直逼长安,到那时长安城必定难保!”

姚弋仲被贾匹的话彻底震惊了,他曾试想过匈奴人攻破潼关,长安的可能,但潼关是天下有名的雄关,又是有大将镇守的重镇,怎么可能轻易被攻破?而长安又是西京之地,更不可能轻易被攻下,所以在他看来,匈奴人顶多就是到关中来打打秋风,然后马上就要回平阳过冬的,可现在听贾匹这么一说,事情竟然完全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个样子,这实在是太过耸人听闻了!

姚弋仲定了定神,忽然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位岳父大人,他是如此的位高权重而且又是各部落都敬畏的贾匹贾大人为何突然要和自己说这些,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单独带到这里来交谈呢?难道贾匹真的把我当做自己的女婿了?真的是这样吗?

姚弋仲想到这里,突然一阵的紧张和不安,因为这样的事实在太过难以理解了……

贾匹把姚弋仲的神态看的一清二楚,自然已经猜到了姚弋仲为何如此紧张的缘故,所以宽慰道:“仲儿,你不必过于紧张,今日之话,我希望不会再传入第三人的耳朵……”

“小婿敢以性命担保,今日所谈绝不外露!无论任何人!”

贾匹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不要你们各部落交出人质了吧!”

“岳父的意思是,已经知道此战,长安必败了,所以如果我们还要螳臂当车的话,未免过于不明智了?”

“嗯,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反应够快!”

“那也不及岳父大人能先知先明,弋仲也只是从岳父大人的字里行间推测出来的”。

“能从我的暗示中推测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有些人即使我讲的再明白他也不懂,弋仲啊,你是个人才,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你在我府上三年吗?”

“还请岳父大人示下!”

“说来话长,你应该知道我虽然年近半百,可惜膝下无子,唯有一女也是老来得子,名唤香云,如今方才二八年华(16岁),我想将我一身学识都倾囊相授于你,你可愿意!”

姚弋仲这回是彻底震惊了,如果说之前这样攀附贾匹是为了自己的前程着想,可如今贾匹的厚赠,绝对是自己无法承受的,且不说将独女下嫁自己,单单这学识就根本不是自己一个外族人可以涉猎的东西,他如何能不震惊?如何能不感激涕零!?

“岳父……岳父大人,这……这如何使得?”姚弋仲一边激动的语无伦次一边已经跪在了地上向贾匹磕起了头。

贾匹轻轻扶起了姚弋仲,淡淡的说道:“弋仲啊,这是你我之间的缘分却更是天意!”

姚弋仲一脸疑惑的看着贾匹,他突然觉得他根本听不懂贾匹在说些什么,因为这何天意有什么关系?”

“此事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但终有一天我会合盘告诉于你!”

姚弋仲听后更是觉得云里雾里,但他知道,无论如何,自己和贾匹的这份翁婿之缘是注定了!

贾匹等姚弋仲定了定神后,继续说道:“现在你既然知道了我的判断,这南阳王司马模是必定守不住长安的,你有何打算?”

“岳父大人,匈奴人真的有这么强吗?”

贾匹发现姚弋仲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小小的傲气与不服,心中更是对姚弋仲高看了几眼。

贾匹想了想,然后缓缓说道:“匈奴人现在是五个手指合拢在一起,所以他变成了拳头,想打哪就可以打哪?而我们晋人,或者你们羌人,氐人,甚至更多各部胡人,你们拧成了一股绳吗?”

姚弋仲被贾匹的话噎住了,这关中的各部落的确如贾匹所说,都是各自为政,甚至现在还在互相攻伐,而且在更西北,还有外迁过来的鲜卑人也在虎视眈眈的看着,真的要是跟匈奴人全面打起仗来,确实没有太多的胜算……

贾匹见姚弋仲陷入了沉思之中后,才继续说道:“所以,如果我们没有绝对的把握和实力去对抗匈奴的话,不如暂时顺从他们,就像大风来的时候,所有的草木都会俯下身体,静静的等待大风吹过去……”。

“岳父大人,可是这世人的风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