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九十一章:慈不掌兵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36 2015-12-11 10:41:20

  其实祖狄对徐忡竟然知道《禹刑》也很惊异,这部书在始皇帝焚书坑儒后,就只剩下了少部分的抄本,自己祖家有幸得到一本已是天大的幸运了,而自己许多的治军方法也是得益于这部古法,所以祖狄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出自小门小户的徐忡竟然也知道此法,实在是让祖狄大为惊奇。

徐忡自然看出了祖狄眼中的惊异,解释道:“家父曾经穷其一生研究过历朝历代的刑典,从《汤刑》(以汤命名的商朝奴隶制刑法的总称。《左传,昭公六年》:“商有乱政,而作汤刑。)到西周的质剂(西周时出现的买卖契约)和傅别(西周时出现的借贷契约)都有所涉猎,是故,忡对《禹刑》中的此法也有些耳闻”。

徐忡的话让祖狄和祖该二人都是惊讶非常,没想到徐忡此人竟然精通刑典!

祖狄轻轻点了点头,温言道:“此法有很多妙处,尤其是治军上,有许多是值得借鉴的,有夏一代几乎都是和草原上各个游牧部落在征战,所以他们的刑罚上有许多是针对游牧部落而定制的,确实有很多可以借鉴的地方”。

祖该也符合道:“士稚所言极是,今日虽然用此不得以手段,但是为了以后在遇到匈奴时不会临阵溃败是很有好处的”。

徐忡也点头道:“此法杀戮虽多,但是极有震慑作用,而且又是对降兵用,不会对原本的无难军成员有所损伤,既可立威又可攻心,实在是妙法,只不过……”。

祖狄和祖该都有些不明白徐忡的意思,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只不过什么?”

“我们虽然可以慢慢的让这些降兵彻底融入到我无难军中,但是只有军法却没有能对匈奴铁骑进行重创的办法话,我担心会适得其反,尤其是我说句大不敬的话,要是我们和匈奴铁骑在平原上遭遇上了,我们无难军一旦溃败,此法的后遗症就会出现了……”

祖该被徐忡的话一点,也陷入了沉思,因为现在的确是没有什么对付匈奴骑兵的好办法,要是真的在平原上和匈奴的骑兵遭遇的话,胜败是显而易见的,那个时候要是这些降兵看到自己的将军被匈奴铁骑打的大败,那时候,即使祖狄的手上还有粮食,这些人也不会回来了……

祖该想到这里,也有些担忧起来了,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祖狄。

祖狄当然清楚徐忡的暗指,自己用这个办法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而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彻底融合这批上万人的降兵,关键还是要看和匈奴人的第一战,打胜了,无难军更上一层楼,打输了,那么或许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甚至在逃跑的时候还会遭受到这些降兵的攻击,所以这个出自《禹刑》里的办法,自己在使用前也是挣扎过好久的!

祖狄的脑海里顿时回想起了自己观看这部书时的情节,那文字的最后一句话自己也清晰的记着:兹用此法,慎之又慎,非万不得已不可用!

祖狄想到这里,不自觉的苦笑了一下……

祖狄对着徐忡和祖该说道:“匈奴虽然以骑兵最强,可是关中之地并非处处平原,只要我们能先一步察知敌情,然后和南阳王司马模互相配合,依城而战,我们还是有很大胜算的”。

祖该和徐忡都听出祖狄的话中的无奈,毕竟这匈奴铁骑真的是太过强悍,尤其是他们的弓骑更是让人心惊胆战……

祖狄累了一天,确实有些累了,在送走了大哥祖该和徐忡后,独自回到了许氏处。

他发现许氏已经睡着了,就自己脱去了身上的甲胄,慢慢走到许氏的身边,准备就这么和衣睡下时,却听到许氏开口了。

“夫君……”

“娘子?嗯?怎么还不睡?”

“我今日去校场了……”

“你都看到了?”

“嗯”。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残忍,让他们自相残杀?”

“我是有些难过,但是夫君所为都是为了大家为了无难军”。

“娘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

“有一点……”

“……。”

“夫君,要是我也在其中,而恰恰是我抽到了死签,你会怎么样?”

“娘子,这不像是你该说的话?”

“可是我想知道……”

“军法不可违!”

祖狄在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心却是在抽痛,那些人当着自己的面杀死自己曾经一起同生共死的战友的时候,那一幕幕疯狂的场景,自己的心其实又何时平静过?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自己!自己当时从头看到尾,毫无怜惜毫无内疚,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娘子的一句话,竟然让自己的心开始犹豫,开始抽痛……

祖狄看着许氏的眼睛,再次说道:“如果你我都在里面,我会和你同生共死!”

许氏听到这一句,一下子抱住了祖狄魁伟的身躯,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公元311年九月初四,午后

刘曜的大军慢慢的开出了潼关,一路浩浩荡荡的向长安方向进发了。

潼关城墙上,赵岭目送着始安王刘曜远去的身影,他觉得他实在看不懂这个始安王刘曜,因为他不仅愿意分兵给别人,甚至还向那个刘粲为自己要来了看守潼关的重任,甚至不在潼关内留下一兵一卒,他这样做难道是因为信任自己吗?要知道潼关可是他们后退的唯一路径,要是万一他们攻打长安失败了,自己又闭门不纳的话,他们就是死路一条,而这个始安王刘曜竟然能这么信任自己,真不知道该说这个始安王刘曜愚蠢呢还是自己太值得信任了?

总之,虽然始安王刘曜的人马已经远去了,但是赵岭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他甚至有种感觉,如果永远能不和这个人交战,或许也是一件幸事!

而赵岭身后的赵一却是眼珠乱转的看着还在目送始安王刘曜的赵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岭突然转过了身,走到赵一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肯定的说道:“赵一,各部都安排好守城的事宜了吗?”

“将军,已经安排好了!”

“嗯,你做事很不错,等赵染将军回来了,我一定向将军为你请赏!”

“谢将军大恩!末将一定为将军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赵岭满意的点了点,再次望向了远方。

而赵一看着赵岭的身影,眼神却变得更加复杂了起来……

等到赵一离去后,赵岭才想起,自己应该赶快向赵染将军报信,把潼关这里所有发生的事都汇报上去,然后等待赵染的判断和决定,现在的局势如此云诡波谲,希望自己的派出去的人能及时赶到自己的将军那里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