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八十九章:十一抽杀律(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076 2015-12-10 10:00:09

  之前还是杀意浓厚的祖狄突然大笑了起来,而这笑声听得让人毛骨茸然!

慢慢地,祖狄停住了笑声,直愣愣的看着那个老兵痞,大声道:“殷乂何在?!”

“末将在!”

祖狄手指着何伦的人马,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把他们按十人一组分隔开来”。

“将军,你这是要?!”

“快去!”

“诺!”

不久后,所有从何伦处所得的降兵都被按照十人一组分隔开来并被卸去所有的武装,甚至脱去了所有的衣物!

降兵们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都不知道祖狄这是要干什么,但是一种隐隐的不安已经完全笼罩在了所有人的心头……

老兵痞也被分到一个十人组,他顺从着被人卸去了所有的武装和衣服,茫然的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祖狄和全副武装的无难军……

所有的人都看着祖狄,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做些什么……

一旁的韩潜有些惊惧,祖狄这是要大开杀戒吗?现在可正是用人之际啊,杀杀逃兵也就算了,难道他还要全部杀光不成?

韩潜四顾了一下周围,对着身边的一个亲卫耳语了几句,那个亲卫就偷偷的溜出了校场,向许氏的帐篷飞快跑去……

许久后,许氏的帐篷外面。

许氏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她虽然不清楚自己的丈夫要做什么,但是这个样子的安排一定是要大开杀戒了!

许氏在听完韩潜亲卫的叙述后,显得非常犹豫不决,但是现在又不是应该犹豫的时候……

许氏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帐篷,媛儿和那个丑丫头还都在里面,想来这个亲卫的话她们也都听见了……

许氏皱着眉头,焦急的说道:“你赶快去大伯那里,让大伯出面!”

“诺!”

亲卫马上转身向祖该的帐篷跑去,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慌乱,因为他从没见过祖狄有那么大的杀心,更没有见过许氏也会如此焦虑……

许氏再次钻进了自己的帐篷,当她看到两个小女孩都盯着自己看时,竟然变得茫然起来了……

徐媛见许氏呆立着不动,担心道:“娘亲,你是怎么了?祖爹爹为什么要让士卒们围成一个圈子,还让他们脱光了衣服?这是要干什么呀?不害羞吗?!”

许氏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徐媛的话,因为她也不是很清楚祖狄要干什么,可是许氏发现,那个丑丫头的脸色似乎异常的苍白……

小草的心里的确是无比震惊的,她的脑海中竟然冒出了一个词汇“十一抽杀律”!,这是西方罗马军团中对叛乱或者大规模临阵脱逃的部队施以集体惩罚的一种手段,他祖狄是怎么知道这种刑罚的?而这种刑罚的残忍就在于,这十个人里必须有一个人去死,而杀死这个人的人就是其他的九人!而人要想活下去就必须杀死这个曾经是自己最亲密的战友或者同伴,甚至是亲人……

许氏看着丑丫头异样的表情,脱口问道:“小草,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小草闻言后,立即避开了许氏的目光,害怕的不断地摇着头。

许氏看到小草这个样子,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心道:这样一个小女孩,她能懂些什么,自己是不是太过紧张了……

可是小草的心里却已经是翻江倒海了,她不相信“十一抽杀律”这种刑罚会发生在自己身边,这种可能应该只是自己胡乱的猜测而已,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会突然出现这样一个信息?另一个自己的记忆不是已经很难使用了吗?平时想个人物名字都会头痛欲裂,为什么今天会突然冒出这样一个信息?

小草的心有些慌乱,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握住了徐媛的胳膊。

徐媛的胳膊才被小草触碰到,就立即感受到了小草的慌张与恐惧,她不解的看着小草,同时自己的内心里也升起了一种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害怕……

许氏注意到了这一幕,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她转身走出了帐篷,吩咐了侍女们照顾好这两个孩子后,径直往祖该处走去。

祖该帐篷处

祖该已经听完了韩潜亲卫的禀告,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点了点头就把这个亲卫打发走了。

祖该依旧回到了自己的案几边,再次埋头处理起了公文,看起了各种文书。

半饷后,许氏来到了祖该的帐篷里,她看到祖该还是一副无事人的样子,心里更是焦急,索性直白的问道:“大伯,您见到韩潜的人了吗?”

“见到了”。

“大伯,士稚这是要做什么啊?”

“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无难军好!”

“可是……”

“没有可是,你也回去自己营帐吧,这里的事自然有我们处理着”。

“大伯!你没明白吗?这是要大开杀戒啊!”

“不会大开杀戒的,士稚不会那么傻的”。

“大伯!”

“够了!士稚是主帅,自然会有分寸!你回去吧”。

许氏见祖该并没有和自己继续讨论下去的意思,也只好自己出了帐篷,可是这心里却是更七上八下了,要知道这些降兵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怎么能这样轻易的全部屠杀呢?

许氏越想越是焦虑,顺手就牵走了祖该营帐边上的一匹坐骑,拼命往祖狄处赶去了!

祖该听到了动静,立即跑出了自己的营帐,当他看到许氏已经骑着自己的坐骑扬尘而去的时候,心里也是一阵叹息,自己这个弟媳妇就是太好强了……

阳平镇临时的校场上

所有的降兵们已经开始了抽签,每一组都会有一个无难军士卒来监督,用以确保每个人只能抽一个树枝,而抽到最短树枝的那个人就要被其他九人活活打死,否则十个人都必须死!

抽签就这样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抽到活签的人一脸的幸运和狂喜,而抽到死签的人却陷入了绝望,绝望地跪在地上向其他的人哀求着,可是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如果死你一个人可以让其他九个人活下去,谁会让你活?

人性就是这样,谁也不想去死,即使那个要亲手杀死的人是你自己的曾经的好友,兄弟,乃至是自己的亲人……

当许氏骑着马赶到临时的校场后,看见的是已经开始了的杀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