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八十七章:潼关的谋划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09 2015-12-10 09:58:47

  赵岭被刘曜的话彻底震惊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始安王竟然是如此深谋远虑且对自己充满了无比信心的人,如果是自己,不!即使是自己的主公赵染大将军,也没有这个本事和信心敢这么做,毕竟人心是最难把握的,更何况给予的对象是太子殿下,要知道人往高处走,如果赵染这么做,用不了多久,给出去的人都会变成刘粲的人,因为刘粲是太子,谁都知道只要讨好了太子,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游子远见赵岭被始安王的话惊的如此失态,心里更是暗自好笑,心道:如你这般的小人物,哪里懂得权谋二字,而这权谋二字又岂是一般的人敢玩的?

刘曜却很满意赵岭的失态,微笑道:“赵岭,你还有疑问吗?“

“大王的胸襟与气度,末将无法仰视,只是您不怕刘粲把您的人马分散到各处吗?”

“呵呵,如今正是用兵之际,而我给的又是精锐的两万铁骑,他分到他那点人马里去也是占着很大的比重,更何况,你想想看,如果让他们分散出去,一方面让我知道后,刘粲的面子上会过不去,另一方面如果和不熟悉的其他骑兵队伍组成攻击阵型,战斗力会大大减低,这点他刘粲也是很清楚的,所以不必多虑”。

“可是,如果他全部用大王您的人马去做消耗呢?”

“晋军还有谁可以阻挡我们匈奴骑兵的铁蹄呢?哈哈哈哈!刘粲不是还有三万步兵吗?他不会傻到用骑兵去攻打高不可攀的长安城墙的,如果刘粲真的向那样做,他身边的陈元达也不会同意的!哈哈哈!”

赵岭被刘曜的笑声笑的心都寒了……

赵岭没有再说任何话,识相的慢慢自己退了下去,可是赵岭的眼睛里全已经全是愤怒了,什么匈奴铁骑不可一世,刘曜的话,每一个字都深深刺痛了作为一名将领的赵岭,不战而降,主动叛变,永远是赵岭心中的痛,即使那个带头投降的并不是他……

游子远见赵岭已经下了城墙,这才向始安王刘曜恭敬的问道:“大王,以您的身份,何必要跟他解释这么多呢?”

“呵呵,潼关这上万的人马还在他的手里,我即使不待见此人,也要尊重这支人马,你住进来也有一日了,你看到没有!这些人只听赵岭的!”

“是,这点我也很奇怪,这些降兵怎么会那么听赵岭的,所以我打探了一下,原来是因为赵岭在潼关里对这些降兵大开杀戒的缘故……”

“哦?”

“嗯,赵岭让潼关哗变后的降兵屠杀在代字营乡俘虏的梁州兵和在潼关瓮城内俘虏的长安援军……”

刘曜听完后,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赞许的说道:“这个赵岭倒还真是一个人才啊……”。

游子远一听,知道这是刘曜又生起了爱才之心,这可不妙,自己必须出言阻止,不然要是以后这个赵岭小人得志了,自己还怎么在刘曜的麾下效命!?

游子远眼珠转的飞快,脱口而道:“大王,赵岭的确是一个可以担当重任的人才,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对我无礼吗?各为其主罢了,要是我一说他就转投于我,我反而看不上他了,懂得忠心很好!”

“大王所言极是,微臣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哦?”

“这个赵岭似乎有些心有别属”。

“心有所属?呵呵,子远你真会说笑,我虽然是匈奴人,可是从小还读过几本经典,这心有别属用在男人身上有些不合适啊!”

“大王见笑了,微臣是说这个赵岭似乎是对明月公主有些情有独钟……”

“你是说,如果那个明月公主真的发兵潼关的话,他会献关?”

“是,那次他学唱明月公主的战歌可是很响亮啊……”

“嗯,潼关如果失守,那么我们退回汉国的道路就会被堵死了,的确是不得不防……”。

“大王所虑极是,我们不得不防啊……”。

“你可有好计谋?”

“微臣认识了一个叫赵一的人,他是赵岭的亲信……”。

“既然是亲信,又如何为我们所用?”

“我听说此人好赌,而且贪财贪色……”

“呵呵,你倒是有些门道,你做的很好,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我大军明日就出发”。

“请大王放心”。

“对了,子远,你们说的那个明月公主真的只有六岁左右吗?”

“是”。

“那你说,她如果长大了,比起容儿又如何?”

“我想晋室诸王不会是他的依靠,门阀大族也不会投靠她的……”。

“是啊,从这点来看,这个明月公主的价值的确还不如一个门阀大族家的小姐呢,对了,子远,羊氏的族人和你们联系上了吗?”

“联系上了,有一部分羊氏族人许诺会前来平阳辅佐大王的……”。

“嗯,那就好,你也退下吧,孤王想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儿……”。

“是!”

“等等,子远,你再跟我聊聊这个明月公主的事吧!”

“是大王!”

许久后,游子远独自下了城墙,却并没有回自己的居室,也没有去处理任何琐事,而是径直向羊献容的住所跑去了。

潼关太守府,羊献容居所

羊献容隔着帘子看着眼前这个游子远,心里出奇的平静,她需要这样懂得通风报信的人。

而这个游子远更是自己在汉国想要立足下去的必须借力的外臣,所以他是被她特许可以进入自己居所的唯一外臣。

“子远,为何如此慌张?这里又不是平阳,卜泰(刘曜原配卜氏的兄弟)的手也伸不到这里”。

“回禀娘娘,卜泰不过是个靠其姐作威作福的小人而已”。

“哦?那可是有人在攻打潼关吗?”

“何人敢和匈奴人正面对抗,娘娘,这次的事是关于始安王殿下的”。

“永明的?”

“正是始安王殿下!”

“何事?”

“殿下已经几次提起了明月公主,刚才还在询问我一些关于明月公主的事……”。

“明月?这小丫头还活着吗?”

“不仅活着,听说还带着傅袛的人马前来驰援长安了”。

“呵呵,才多大一点的孩子……真是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

“可是大王问我的却是,如果明月公主长大了会如何?”

羊献容听到这里,脸上才似乎又了一点涟漪,她倒不是怕明月公主万一落到刘曜手里刘曜会做些什么,毕竟刘曜的上面还有汉皇刘聪,明月的身份越高贵,就越轮不到刘曜,所以羊献容想到这里又恢复了平静,她已经受够了后宫的争宠,所以对于这种事格外的紧张了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