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八十八章:行军迟缓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36 2015-12-10 09:59:29

  羊献容微微蹙着娥眉,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恭恭敬敬站在帘外的游子远,开口道:“子远,你做的很好,如果始安王殿下那边还有什么情况,无论大小,你都要及时禀告于我”。

“是,娘娘”。

“大王可说何时出兵了吗?”

“明日一早就尾随太子的人马作为后援”。

“作为后援吗?“

“是,此次出征,如果先拿下潼关的是我们而不是赵染或者刘粲的话,我们大王还有一争的可能,如今既然三军会师,赵染又已经先一步去奔袭长安了,这个时候我王能做的就是好好辅佐一下太子殿下,不然汉皇那里就不好交代了……”

“嗯,这次汉皇刘聪本来就是想让我家大王辅佐太子殿下取得战功,我们本就不好强出头,更何况我听宫里的人说汉皇最近体虚的很厉害,怕是已经在做些未雨绸缪了……”。

游子远一听汉皇体虚一事,就知道羊献容指的是汉皇在房事上毫无节制的事,游子远也是过来人,自然知道纵欲过度的可怕后果,尤其还是一个皇帝,身边的女人自然更是数不胜数,这历史上死于这种事的帝王可不在少数……

想到这里,游子远突然有些惊觉,这羊妃难道另有目的?

“子远,我们虽然出征在外,但是平阳城内的动静千万不要有所懈怠,尤其是皇太弟刘乂的事……”。

游子远听到这里已经是一身冷汗了,这个羊妃的野心可真不小啊,但是身处乱世,这种事却是必须关注的,所以马上答应道:“是”。

“嗯,既然大王已经做出了辅佐刘粲的态度,而汉皇又授予了刘粲行使太子符节的权利,可见那个皇太弟刘乂是活不久的了,只是要杀刘乂似乎还是时机未到……”

“娘娘的意思是,把刘乂谋反的罪状在无意间透露给太子殿下身边的人吗?”

羊献容微笑着点了点头,心道:这个游子远不愧是个人精,跟这样的聪明人讲话就是省力……

羊献容忽然觉得身体有些疲乏,不想再继续谈话了,所以对着身边的侍女看了一眼。

侍女知道这是羊妃在下逐客令了,所以马上向游子远说道:“大人,娘娘有些疲乏了,还请大人先回吧”。

游子远也有些诧异,这好好的谈着事,这羊妃怎么就疲乏了呢?而且看样子不像是假的,这是怎么回事?

游子远虽然心中有些疑惑,可是也不敢直言相问,只好带着这些疑问慢慢退出了房间……

等游子远走后,羊献容已经躺在了塌上,浑身都有些无力,显得很难受……

侍女紧张的询问道:“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去叫太医?”

羊献容揉了揉自己的头,蹙着眉,低声说道:“不用了,我休息会就好了,这几日也不知道怎么了,老是这样……”

突然,侍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惊呼道:“娘娘,您似乎已经两月未来天葵了……”。

羊献容听到这里心中也是一惊,已经两月没来了吗?难道真的有了?可如今正是行军途中,这孩子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娘娘,我这就去传太医前来为娘娘诊脉”。

“等等!”

“娘娘?!”

“你记住,不要走露风声,不肯定前不要告诉大王”。

“是!”

同一日同一时刻,阳平镇(位于河南省灵宝市西部)

祖狄亲手杀死了一个刚刚被抓回来的士卒,而这样因为逃跑而被杀死的人,几经是第一百二十三人了!

祖狄面无表情的看着其他刚刚被抓回来的几十个逃兵,大喝道:“违我军纪者,斩!”

就在祖狄的一声喝令下,那些在逃兵身边的无难军军人就毫不犹豫的挥刀砍落了逃兵们的脑袋!

这让在一旁观看的其他原何伦的士卒都显得有些不寒而栗……

而原本的无难军军人则一个个鄙夷的看着这些新进加入的何伦降兵,就连原本徐氏的人马对于这些何伦的降兵也没有多少好感,尤其是这几天,逃跑的士卒越来越多,因此发生的冲突中还死了不少徐氏的人……

这时,祖狄从一个逃兵的尸体上,硬生生的割下了一颗人头!

这一幕让本就紧张的何伦降兵们更是噤若寒蝉……

祖狄提起那颗人头,对着所有的士卒吼道:“我们从城关城出发几天了?才行进了多少里的路?竟然只走到了阳平镇!你们不是逃跑就是拖延行军路程,是何缘故!你们里面有没有人敢出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就在祖狄连吼三声后,何伦的一众降兵中还真的走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看样子大约有近四十岁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老兵痞。

老兵痞走到了前面大着胆子对着祖狄恭敬的回道:“祖将军,您是好汉,我们都敬重你,但我们不想去送死啊!”

“混账!当日在城关城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跑,这一行军你们倒跑起来了!”

“祖将军,我知道我这么说你定然不会饶我,可是你看看我身后的兄弟们,真的没几个愿意跟您去长安送死啊,之所以城关城的时候不跑,那也是因为那个时候没有机会跑,我们原本想着只要一开始行军,那么多人,想跑还不是有的是机会!”

祖狄听着这个老兵痞的话,脸色是越来越阴沉,就连握在手里的剑似乎都有要被捏碎的可能……

老兵痞看见祖狄这样可怕的表情,也有些心虚,可是已经走出来说话了,有些话还是要说说的。

想到这里,老兵痞鼓起勇气说道:“祖将军,您是大英雄,大豪杰,可我们这些人都是爹生娘养的血肉之躯,那匈奴人的铁骑一冲杀过来,就我们这些以步兵为主的人马,凭什么去抵抗?我也是当过二十多年兵的人了,这匈奴铁骑的厉害我是见过多回了,就连洛阳城那么高的城墙也被攻陷了,我们这些人又能做些什么?祖将军,我们这里好多人其实也不愿意跟着何伦为非作歹的,可是在这个乱世,又哪里有太平的地方?您就把我们放了吧,我们不少人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只不过都失散了,可是我们想活下去,只要活着说不定哪天还能遇上亲人,您说是不是?祖大人,祖将军!这去长安的事就算了,只要您愿意带我们远离长安,我们都愿意跟随您啊!”

老兵痞的话让那些何伦的降兵们都心有感触,即使是无难军的原班人马和徐氏的人马都有些心动,毕竟去长安真的是九死一生,而谁又愿意去送死呢?

祖狄看见因为老兵痞的话,自己的整个军队都似乎有些动摇军心了,心中的杀意更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