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八十一章:大吃一惊(五)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12 2015-12-09 09:51:59

  游子远接见了那个从潼关的来人,不想这个人竟然当着他的面也不肯说一句话,执意一定要见军中主将才肯告知来意,否则无论如何也不会说任何事。

无论游子远如何威逼利诱,面前的这个潼关来人都显得无动于衷,甚至眼睛一闭,默不作声了。

傅虎看着这个潼关来人已经是气不打一处来了,正要上前去踢打,反倒被一样郁闷着的游子远一把拉住了。

傅虎不解的看着游子远,心道:怎么?你还真要带他去见大王?“

游子远对着傅虎点了点头,他的确准备这样做了。

傅虎惊讶的看着游子远,这也太大胆了吧!

“来人啊,给我把这个人绑了,然后全身搜一遍,不许有一丝的遗漏,包括他的头发里,如果检查下来没问题的话,就给我绑了!”

潼关来人还是闭着眼睛默不作声,他清楚,这不过是他们担心自己是刺客而已,之前进军阵的时候就搜过一遍了,现在不过是搜的更仔细些,看来自己面前的这个大人是同意带自己去见始安王了!

潼关来人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依旧毫无表情,任由着士卒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各处。

事毕,潼关来人已经被五花大绑了起来,甚至连眼睛都被蒙上了。

游子远见并没有从他的身上检查出什么可疑的事物,才稍微放了一点心。

“你们把他给我带上,我要带他去见始安王!”

“是!”

始安王刘曜处

刘曜正骑着马,仔细地观察着潼关的情势,自己之前向游子远下达全军停止前进的命令后,就一直在观察,这潼关的城墙不仅高厚,而且整座关卡都占据这险要,要想立即攻下此关几乎就是一个笑话,自己的骑兵或许在平原上可以摧枯拉朽,但是面对这高大宽厚的城墙,几乎是没什么用的,即使是让弓骑仰射城墙,也没有多少战力可言,要想攻下潼关,看来不制造些大型攻城器械是拿不下来了,可是这需要在附件砍伐树木来建造,不仅耽误时间,还不一定能建造出来,更何况这一时间也没有好的建造材料,这该死的南阳王司马模竟然把那么好的树木都拿去造他的坟墓去了!真真是该死!

正在刘曜思考如何攻关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响声……

刘曜不悦的往声音的来源方向看去,却见是游子远和傅虎押着一个人,正往自己这边走来。

等游子远和傅虎相继向刘曜行礼后,刘曜才问道:“子远,你带过来的这个人是谁?”

“大王,此人自称是潼关里的人,说是有要事要禀告大王,小臣担心他会有意外的举动,也担心他是晋人的探子,所以才绑了他又蒙了他的眼睛,省的他看到些不该看到的……”

刘曜点了点头,他很满意游子远的处置。

刘曜又对着这个被五花大绑的汉子看了过去,然后对着那个汉子开口道:“你是什么人?”

“哈哈哈,人都说刘曜是顶天立地的大豪杰大英雄,没想到也不过是个像汉国假太子刘粲一般的胆小鬼而已!”

刘曜和游子远两人同时动容,异口同声道:“你说什么,刘粲来了?他在何方?”

“哈哈,一个刘粲竟然让堂堂汉国的大功臣刘曜吓成这样了?!算了,我白来了,你们放我回去吧,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傅虎倒没有游子远和刘曜那么激动,他只有一个主公,那就是刘曜,所以在他看来,这个潼关的来人实在过于放肆,傅虎一晃动身体就要去打他几下,好好教训一番。

游子远见傅虎性子犯了,赶紧再次拉住了傅虎,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毕竟刘曜还没开口呢。

刘曜也有些不喜这个汉子的放肆,但是刘粲的事又的确让他动了心,所以刘曜按捺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口道:“把他的捆绑解了,蒙眼的东西也取了,本王要亲自问他话!”

刘曜的话一出,就有一些贴身侍卫来到了那个汉子面前,解开了他的捆绑和蒙眼的布。

汉子活动了一下被捆绑后有些发麻的身体,然后马上看向了那个自称刘曜的英武汉子。

只见面前的人并没有下马,而且一身的甲胄,在黑夜中的火把光芒中显得异常魁伟英武,这种不怒而威的气势,又岂是那个什么汉国太子刘粲可以比拟的?

汉子只是粗粗看了一眼就心知此人必然就是始安王刘曜殿下没错了,所以马上跪在了地上,恭敬的说道:“小人死罪,冒犯了始安王殿下!”

“不要废话,快说!”

“是,殿下!小人是平西将军赵染麾下的赵岭,潼关已经让我们大人拿下了!”

刘曜一听到潼关已经被拿下,心中顿时大吃一惊!潼关?!潼关已经被拿下了?!

游子远和傅虎也是大吃一惊,这潼关竟然就这么轻易被拿下了,自己众人苦思不得攻城之法的潼关就这样轻易的被拿下了?!

“混账,既然已经被拿下了,为什么还挂晋人的旗帜?!”

“大王有所不知,我家将军吩咐,这样不仅可以蒙蔽敌军,更可以出其不意的埋伏敌军从洛阳方向前来的援军!”

刘曜一听洛阳方面还有援军,心里就有些不痛快,要知道洛阳就是自己一把火烧了的,哪里还会有什么洛阳方向来的敌军?!

刘曜不悦的冷哼了一声:“哼,洛阳方面哪里还有敌军!?”

“大王有所不知,自从大王火烧洛阳后,晋军只要闻见大王的旗帜就风风丧胆了,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据我们赵将军所知,确实还有一路援军打着勤王的旗号从洛阳附近驰援而来了……”。

“哦?这晋人中还有这样的义师?”

游子远听到这个赵岭说到这里也觉得有些好笑,他最清楚那些晋室的王公大臣了,各个贪生怕死,腐朽奢靡,除了关心自己每天吃些什么玩些什么,哪里会把百姓和天下放在心上?他们的心早就烂到根了!

赵岭见刘曜等人都露出了耻笑的摸样,也不气恼,耐心的把赵染临走时告诉他的消息说了出来:“此人就是晋室的嫡系公主,明月公主!”

“明月公主?”

“正是!”

刘曜不解的看向了游子远。

游子远赶紧回答道:“晋室确实有一个明月公主,她是晋惠帝唯一的遗脉,而且论起辈分,她可以说是现在晋室诸王中真正的嫡系长公主,而且是惠帝与怀帝这两朝唯一的长公主……”

刘曜的眼睛突然一亮,心道:两朝嫡系长公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