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八十四章:谦让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42 2015-12-09 09:54:05

  游子远就是看不惯赵岭这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好像这个什么赵染是当世第一武将一般,这语气甚至都没有把始安王这样火烧洛阳,俘虏怀帝的大英雄放在眼里,哼哼,我游子远倒要看看,赵染到底能不能不依靠外力独自取得长安,要是取不到,我看他到时候怎么死!

赵岭虽然说的很肯定,但其实他对赵染能否取得长安也有些疑问,毕竟长安也曾经是几个朝代的都城,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取得呢?就说这潼关吧,要不是守将张丹扣克军饷太过严重,也不会引起守军的哗变,也就更不可能让赵染在机缘巧合下夺得此城,如今赵染孤军深入,已经犯了兵家大忌,可现在赵染能选择的也只有这么一条路了,他已经得罪了刘雅,甚至得罪了太子刘粲,现在还跟始安王讨价还价,这路都让赵染走绝了,要是不能取得独破长安的功绩,赵岭都无法想象这接下来要面对过后该是多么恐怖……

其实,在赵岭的心里,他是不同意赵染投靠匈奴的,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赵岭从小深受赵氏厚恩,主公选择的就是自己的选择,这是做家臣最基本的道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知道了明月公主的事迹后,他的心似乎有了一丝不一样的向往……

就在赵岭有些走神的时候,刘曜开口了:“赵岭,等天亮了我的人马再进城了,你去跟太子殿下说,就说太子殿下在,刘曜不敢不通禀就进关,尤其是此刻已是深夜,不便入关,否则会有失臣子之礼”。

赵岭听完后,明显楞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个始安王竟然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他这样安排是要避太子刘粲的锋芒吗?难道刘曜这个人丝毫没有取刘聪而代之的野心吗?

赵岭有些发呆,因为刘曜几经在和游子远商议安营扎寨的事宜了,至于自己,这会儿似乎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了……

赵岭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因为刘曜这么一安排,基本是把自己的潼关守军陷于了非常尴尬的境地了,自己和赵染商议的鹬蚌相争之策算是失效了……

游子远一边和刘曜商谈着安营扎寨的各种细节一边偷偷瞄了一眼赵岭,心里是万分的得意,因为在游子远看来,自己的大王没有选择和赵岭连夜进关就已经等于是狠狠给了他赵岭和赵染一个大大的耳光,哼,想利用始安王殿下,你们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游子远对着傅虎使了一个眼色后,傅虎就拉着还在踯躅不前的赵岭要将其拉走。

直到此时,赵岭才反应过来,对着始安王的方向大声叫道:“大王,我还有话说,请您听我说完啊!”

刘曜一个翻身下了战马,对着游子远使了一个不耐烦的眼神。

游子远马上心领神会,对着傅虎道:“还不快把赵将军请回潼关,对了,傅虎你也跟着赵将军一起去一次潼关,见一下太子殿下,把我们大王的话亲自带到太子殿下处”。

“是”!

赵岭见刘曜已经完全没有了兴趣和自己交谈,心也跟着冷了下去……

等傅虎和赵岭走后,刘曜哈哈大笑了起来。

游子远也有些忍俊不禁,也跟着笑了。

好一会儿,刘曜才停住了笑声。

刘曜轻轻对着游子远说道:“你让傅虎去通传我不入关的消息,是否是要让赵岭的热脸没地方贴?

“呵呵,大王也觉得赵岭这个人需要敲打敲打吗?”

“嗯,这个人太自以为是了”。

“不错,一个降将还那么嚣张,不过,话说回来,大王对赵染是否有兴趣?”

“哼,就让他尝尝两面不讨好的滋味吧,如果他真的懂事,一定会在什么地方等我们到了再去攻打长安的,那时候再考虑是否要留下他吧”!

“是!大王,那个赵岭呢?”

“此人既然不愿意为我所用,要之何用?!”

游子远一听刘曜已经对赵岭起了杀心,心里一喜,马上奉承道:“大王英明!”

潼关的太守府外。

赵岭和傅虎都在府外等候着太子刘粲的召见。

不一会儿,太守府的门打开了,跑出了几个内侍,说是单独请傅虎将军前往太子居所。

傅虎看了一眼赵岭,鄙夷的笑了一声,就大咧咧的随着内侍进了府内。

太守府的门慢慢的合上了,门外,只剩下赵岭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赵岭有些茫然,他怎么觉得这次是被刘曜和刘粲同时抛弃了,这接下去的路该怎么走啊…。。。

刘粲居所

刘粲,陈元达,刘雅,靳准四人都在仔细的观察着傅虎。

刘粲其实不喜欢纯粹的武夫,因为他觉得自己也是饱读诗书的文人,和这样粗鄙的武人就应该保持一定距离,连着带刘粲把傅虎的主子刘曜都有些看轻了,刘曜此人竟然连派个使者来都是武夫,实在有失礼仪有失风度!

陈元达倒没有刘粲的这种想法,他是深知乱世重武将的道理,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武将实在生的魁伟不凡,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大将之才,心中倒颇有几分喜爱。

刘雅的眼睛有些飘忽,他怎么也没想到始安王刘曜竟然派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武将前来通报,这是不是有些不尊重太子殿下?

靳准也有些吃不准始安王刘曜的想法,他派这个武夫来是要做什么呢?

傅虎见众人只是顾着看自己的长相,心中颇有些不喜,索性大咧咧的拱手道:“末将是始安王刘曜麾下将领,今次前来是代表始安王殿下向太子殿下汇报的”。

刘粲没有心情搭理这个傅虎,就对着陈元达点了点,意思是你来处理吧。

陈元达会意道:“始安王刘曜现在何处?何时进关?”

“就在潼关外面驻扎,不过我们大王没想过要进关,嗯,他说什么来着,哦,对了,始安王说是太子在,又是深夜,不便入关,否则有失臣礼”。

刘粲听了这话,觉得心里舒服点了,头也微微点了一点,看来,自己这个族叔倒是懂得谦让,是个守规矩的,不错不错!

陈元达也很满意刘曜的话,所以就说道:“始安王思虑如此周到,不愧是忠心之臣,等过了今夜再让始安王入关吧,你可现在就回去告知始安王殿下”。

“是!”

等傅虎走后,刘粲的哈气已经打的连天响了,毕竟这一天又是赶路又是剑拔弩张的,好不容易这个始安王识相,懂得谦让,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想到这里,刘粲打着哈气疲惫的说道:“众卿都退下吧,孤要就寝了,陈师,你安排下明日始安王进关的时间,有什么事都明天再说吧!”

众人齐声回道:“谢殿下体恤,臣等感激不尽!”

等众人都退下后,靳准才最后一个离开,他走在走廊中看着夜晚的星空,突然有了一种明悟,他在想,他自己是不是也是这夜空中的一颗星星呢?是不是那颗最大最明亮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