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七十五章:到达风陵渡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07 2015-12-04 09:41:23

  风陵渡

汉国河内王刘粲已经赶到了风陵渡口,迎接他的正是汉国的安西将军刘雅。

刘粲看着风陵渡口稀稀拉拉的木排,脸上已经全是怒色了!

陈元达也是愤怒的看着刘雅,大喝道:“刘雅,你是怎么回事,你到达风陵渡已经多少天了?!竟然只造了这么点木排,你让我们怎么渡河?你到底知不知道延误战机的后果!你真是罪该万死!”

刘雅见到是陈元达的怒斥,吓的跪在地上一动不敢动,额头上,手心里已经全是冷汗了……

刘粲几乎连看都不想看一眼刘雅了,旁边的王平见状,马上对周围的士兵使了一个眼色。

众兵士见王平的示意后,马上走出来就要把刘雅拖走,就地处决。

刘雅吓得大声呼喊道:“太子殿下饶命啊,陈大人饶命啊,我是有苦衷的啊,我冤枉啊!”

刘粲听到这里,似乎是被气笑了,本来就被陈元达逼着一路奔来,现在到了风陵渡竟然连一条像样的渡船都没有,建造的木排还没有多少成型的,想到这里,刘粲真是越看刘雅就越恶心,恶心到都不想再看他一眼。

陈元达见刘雅这般求饶,又有心为刘粲收买人心,就发问道:“刘雅啊刘雅,你也是汉国的功臣,怎么事到如今竟然如此贪生怕死,好!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冤枉,又有什么苦衷!?”

刘雅见陈元达发问,知道这老头是太子殿下的老师,要是他被说动,自己就有救,所以急切的说道:“大人,我本是和那个晋狗一起到达风陵渡的,可是他乘我不注意,竟然私自打死打伤我部不少人马,并且把已经建好的木排渡船全部抢了去,独自一人渡过河去了!”

陈元达一听晋狗二字,就知道刘雅说的是汉皇亲封的平西将军赵染。

陈元达环顾了周围一圈,的确没有见到赵染的身影。

陈元达眉头微微一皱,显然刘雅的话他信了一半。

刘粲也注意到了风陵渡周围只有刘雅一军的人马,而那个赵染的确不知所踪……

这时,一个人一路小跑了过来,并且在到达刘粲等人周围后,就放缓了脚步,慢慢走到陈元达的身边,站立住后,却一言不发。

刘粲见来到陈元达身边的不是别人而正是被自己打发到陈元达麾下做事的靳准,不由眉头微微挑了一挑。

陈元达看见靳准出现在自己身边,却又一声不吭,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快说,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靳准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了一眼刘粲,然后才缓缓对陈元达说道:“大人,太子殿下在,小人不敢乱言”。

陈元达冷哼了一声,这个叫靳准是在骂自己话多吗?

刘粲和王平倒是互相看了一眼,两人彼此对视着笑了一笑,似乎都很满意靳准这番表现,的确在刘粲和王平看来,这个陈元达实在太自以为是了。

陈元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正待发作的时候,靳准倒开始汇报了:“大人,下官查验了刘雅将军的屯粮之地,核对了刘雅将军的主薄所存的所有账簿,的确有大量的粮草物资不见了,而且从我详细的调查来看,赵染强抢渡船木排,打伤打死刘雅所部人马,甚至抢走的粮草物资,基本都属实”。

靳准把“属实”两个字说的特别大声,尤其是说的时候,眼睛还带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安西将军刘雅。

刘雅正在仔细地旁听着靳准的汇报,当他听到靳准所做的汇报里竟然调查过自己的主簿,并且调查了账簿和赵染抢夺渡船木排和粮草物资的事时,做贼心虚的他还是捏了一把汗……

直到刘雅听到靳准说道“属实”二字时,才彻底放下了心,他偷偷抬起头往这个似乎只是一个小人物的人看了过去,正好靳准也向他望去 ……

刘雅看到靳准那富含深意的眼神里所带的意思,先是一呆,然后整个人都明白了,这个叫靳准的小人物不简单啊,自己的那点花样估计他都看出来了……

不过刘雅也发现,靳准并没有想说出的意思,尤其是他看自己的摸样,似乎是有意为自己隐瞒,可是自己跟他似乎无亲无故啊,他为什么要替自己隐瞒呢……?

刘雅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其他人的表情,这个时候他要表现的更委屈更凄惨才对……

靳准也没有再去看刘雅,而是把自己手上的一份文书交给了陈元达。

陈元达接过靳准递过来的文书,仔细地看了很久后,心里微微一动!

陈元达看到靳准的字不仅写的漂亮,而且文书上对赵染事件的因由和刘雅军中的各种物资和军力安排都有详细的描述,甚至还做了自己的批注和理解。

一时间,陈元达突然有些惊异地看了看靳准。

靳准也在看陈元达,心里的得意已经全部显现在脸上了!

不想,陈元达说道:“嗯,你退下吧,去把刘雅军中的各种物资都统一归放到我军一处”。

靳准见陈元达竟然一句表扬的话都没有,心里稍稍有些失意,又看了看刘粲和王平,可这二人似乎都没有关注过自己……

靳准只好无奈的拱手道:“是”!

陈元达挥了挥手,就再也不想对着靳准了,而是跑去和刘粲商议了起来。

靳准一边离去,一边偷偷回过头往刘粲和陈元达的方向看去,靳准发现,似乎这里的一切都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而自己的付出在他们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看来,也不过是应该的……

靳准暗暗握紧了拳头,加快了脚步向军需处走去……

刘粲和陈元达商议了许久后,陈元达才对着刘雅开口道:“刘雅,念你多年来为我汉国出生入死的份上,而且这次的事也是事发突然,太子殿下明察秋毫,这次就记你一过,希望你能在之后攻打长安的战事上将功补过,现在快点让你的人马加速砍伐树木建造木排,务必在今天夜晚之前全部建好,我会安排更多的人马跟你的人马一起建造的!”

“是是是,刘雅全听太子殿下和陈大人的吩咐!”

刘粲看着跪在地上的刘雅,心里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下位者对上位者就应该如此谦卑!而且在刘粲看来,自己这次没有处置刘雅,这个刘雅心里一定会感激自己的大恩大德,并且从此往后,他的身上也将会深深烙上自己的印记,就像陈师说的,这个刘雅毕竟也是宗亲,他在宗亲间还是有点影响力的,为了自己以后能够顺利登基,他的确需要一些忠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