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七十九章:大吃一惊(三)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04 2015-12-08 09:59:35

  潼关太守府,子时三刻(快凌晨一点了)刘粲居所,

在刘雅向刘粲等人汇报了赵岭的话语后,刘粲发现众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似乎有些异样,心中更是有些发虚,突然他看到了靳准!

“大胆靳准!你是吃了豹子胆吗?!竟然敢拉本王的坐骑!还把本王强行拉走!”刘粲一边手指着靳准的脸一边对着他破口大骂,这满腔的委屈和愤怒算是全数发泄在了靳准的身上了。

陈元达倒是想上前去劝一句,可是刘粲现在正在火头上,要是不让他先发泄出来,这刘粲的犟脾气要是犯了,真的跟现在的潼关守军起了冲突,自己的人马可是要吃大亏的……

王平只是在一边看戏,毕竟这个事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这靳准实在太自以为是,让他吃点苦头也好啊,何况靳准最近表现的有些怪异,这太子殿下对他的青睐似乎是与日俱增啊……自己是不是要先下手为强,以除后患呢……?

刘雅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倒是这个靳准不仅没有被刘粲骂哭,而且没有一丝的申辩,只是不断的抽着自己的嘴巴,然后不断的磕头,每抽自己十几个嘴巴就磕几个头,如此不断重复着……

刘粲见这个靳准把自己打的惨戚戚的,整个脸似乎都变形了,心下的怒火也下去了不少,可是自己之前在赵岭面前,尤其是这些下臣面前,到底是失了脸面,这个恨,他刘粲算是狠狠记下了,赵染啊赵染,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呵呵,对,还有那个赵岭!

刘粲开始慢慢平复起自己的情绪了,他看了一眼地上的靳准,眼神里却有了一丝淡淡的赞许……

当靳准看到刘粲投过来的那一丝淡淡的赞许的时候,内心简直是心花怒放啊,刘粲这是在嘉许自己啊,自己这些挨打和磕头算是值大发了!

靳准这次绝对是赌对了,他当时敢拉着刘粲跑就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太子殿下的人马已经被有准备的守军埋伏了,即使己方可以凭借比晋人强大数倍的战斗力血战到底,但是太子殿下可是早就暴露在了弓箭的攻击范围之内,这万一有个万一,主将身死,自己这些人都得跟着陪葬啊!更何况这个刘粲还是太子啊!

所以当时靳准一看情况不对,就拉着刘粲跑了,更让靳准没想到的是,自己拉着太子殿下的坐骑时,刘粲竟然没有一丝抗拒……

要知道,如果刘粲真心要跟赵岭打,要出一口恶气,自己那么去牵马,刘粲暴怒之下只需要用兵器给自己的头上来那么一下,自己就完了,可是刘粲不仅没有这样做,甚至靳准明显还觉得刘粲在嫌自己跑的慢……

所以现在靳准心里清楚,别看这个太子殿下刘粲对自己骂的那么凶狠,不过是想在自己的臣子面前找个台阶下,而自己要是不抽自己几个耳光,磕几个头,那刘粲也不好随便当着众臣的面宽恕自己,所以刘粲那个赞许的眼神,实在是让靳准心花怒放!

靳准清楚,从今往后,自己算是彻底攀上刘粲这棵参天大树了!

果然,只听刘粲在发了一通脾气后,一脸鄙夷的看着靳准,怒喝道:“滚下去,好好回陈师那里去,再有这样的事,小心取汝狗头!”

靳准听闻后,马上又是一阵磕头,带着那一脸的红肿和额头上的血迹,慢慢退到了陈元达的身后……

王平没想到靳准竟然就这样蒙混过关了?自己原本还想看他怎么死的好戏也没有了?

王平转头对着刘粲建议道:“太子殿下,这个靳准太过放肆,就这样放过他,实在太便宜他了,以后又该如何管束下人?”

刘粲见王平竟然来劝说自己对靳准下手,心中就一阵烦躁,自己危难的时候,只有靳准和陈元达在挺身而出,你这个王平又去了哪里?亏我一直待你不薄,关键时刻你人呢?

“你没看到他已经把自己打成这样了吗?”

“可是,太子殿下,靳准犯的可是死罪啊……”

正当此刻,一直沉默不语的陈元达站了出来,一挥袍袖,拱手道:“太子殿下,靳准确实有过!请交由老臣来处置!”

刘粲不解的看了一眼陈元达。

王平也向陈元达看去,心中嘀咕道:难道陈元达要救靳准这个贱人?

刘粲确实没有看懂陈元达,这个陈元达一向清高自傲,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替靳准解围?

“启禀太子殿下,靳准所犯之过乃是死罪,不可不罚,只是现在我们处境不佳,不可再轻举妄动,老臣看这个靳准还有几分机灵,又是在老臣手下做事,他有错,便是老臣也有责任,所以还希望太子殿下能让靳准戴罪立功!”

陈元达的话一出,包括刘粲在内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就连靳准自己也张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陈元达!

刘粲对着陈元达看了许久,见其确实有袒护靳准之意,心里倒是一喜,微微点了点头,缓缓说道:“那就依陈师之言,靳准!还不向陈师磕头,没有陈师,今日必治你之罪!”

靳准赶紧跪在了陈元达的面前,不断的磕头称谢。

陈元达却看都不想看靳准一眼,轻轻往边上站开了一步,一甩袍袖,冷哼了一声。

靳准却一点没有生气,这个陈元达的脾性本就乖张,今日肯为自己解围已经是破天荒了,自己感激都来不及了,倒是那个王平,平日里自己可真的没有少孝敬他啊,他竟然还要这样落井下石……

王平见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可是心中对靳准的嫉妒却更加深厚了,望向那个低着头的靳准,眼神是越来越恶毒……

可是当王平看向刘粲时,他突然发现刘粲竟然根本不搭理自己了,甚至不小心瞟到自己一眼都是满脸的厌恶……

王平的心头大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靳准已经那么重要了?自己可是全靠拍马屁爬上来的,现在刘粲表现出来的态度,自己似乎是一下子失宠了?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雅还是默不作声的站在一边,只不过,他每次偷偷看向靳准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奇怪感觉,他觉得,这个靳准怎么越来越看不透了呢?

正当此时,潼关内警钟敲响了!

刘粲立时显出了惊慌的样子,甚至身体都有些紧绷……

陈元达,刘雅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这个赵岭真的要对太子殿下动手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