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七十七章:大吃一惊(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47 2015-12-08 09:58:13

  游子远和羊献容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他们两个都马上向刘曜投去了惊疑不定的目光。

刘曜的心中也有些震惊,首先,他很奇怪梁州刺史张光和仇池氐王杨茂搜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不见了,其次他们又去了哪里?难道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踪迹尾随而来了吗?

刘曜想到这里,眼睛抽了一抽,杀心也大了起来,心道:现在既然找不到他们了,那么他们很有可能已经向自己的所在奔袭过来了,那么唯有当头痛击他们才是上策!

“傅虎,传我将令,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立刻向代字营乡进军,务必给于张光和杨茂搜当头痛击!”

“是!”

傅虎接了将令后,就立刻翻身上马,对着胯下的坐骑,抬手就是一鞭,马儿一时吃痛,长嘶了一声吼,就快速地载这傅虎离开了。

刘曜见傅虎走远后,又对着游子远说道:“子远,你也快去安排下,我们马上走!“

“是!大王!”

刘曜又走到羊献容的面前,轻轻理了理羊献容飘散的青丝,温言道:“容儿,你也上车吧,让夫君先去取了张光的狗头!”

“夫君必定旗开得胜!奴家恭候夫君的好消息!”

刘曜很满意羊献容的回答,尤其是羊献容在听到张光人马消失后的那份镇静,虽然一开始有些慌张,可是很快就能再次变得从容淡定,这是其他女子所不据有的难能可贵之处,也是因为羊献容的这点处变不惊的态度,更是让刘曜在心里高看了一眼羊献容。

可是刘曜不知道的是,经历过八王之乱和几废几立的羊献容,早就习惯了生活在无数的突发危机之中,甚至从某种方面说,在人生的阅历上早就超过了大多数的人,也包括刘曜……

公元311年九月初一深夜(这里的时间日期都是阴历),又因为是冬季,所以天黑的特别深,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了……

刘粲的大军已经全部排列在了潼关的外面,几万人的军队,人手一个火把,已经把潼关外面的天空照的通红通红的……

刘粲和陈元达看着高大的潼关城墙,都生出了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这样宏伟的城墙,只要粮食充足,将士用命,谁也别想轻易攻打下来啊……

刘粲身边的王平更是下意识的往自己的军阵中望去,越看越是心慌意乱,尤其是当他看到潼关上的守军各个精神抖擞的样子,王平自己都觉得有些脚软了……

刘雅也在看,他注意到潼关上的大旗还是一个张字,可见赵染那个匹夫应该没有打下潼关,可是为什么潼关的周围一点战斗过的痕迹的都没有呢?甚至自己观察了好久,也没有看到一丝的血迹……

刘雅有些想不通,他印象里的赵染怎么可能会不去攻打潼关?他那么急匆匆的先渡河不就是为了赶在太子殿下和始安王刘曜之前拿下潼关好献宝吗?可如今踪影全无,难不成还从天上飞过了潼关?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刘粲的心里其实还有点高兴,因为不仅始安王刘曜没有拿下潼关,而刘雅所说的那个赵染也是不见踪影,看来这份大功劳是完全属于自己了!哈哈哈,只是这潼关该怎么打呢?城墙那么厚,城墙上的守军看起来也是不太好惹啊……

正当众人在犹豫是否要发动攻击的时候,潼关的大门打开了……

从潼关的大门中跑出几队士卒,但却并没有任何要攻击的态势,这让刘粲的人马更是万分的疑惑。

接着等这几队人马分别站定后,潼关大门内又走出一队举着赵字大旗的人马。

刘粲,刘雅,陈元达等人一看到赵字大旗的时候,三个人的脸上都瞬间变得阴晴不定起来了……

王平也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队人马慢慢向己方的人马走来。

片刻后,在离刘粲的人马不到二十步的地方,为首的一名将领似的人物,单膝跪地,而他身后的所有士卒也全部跟着他们的将领一起单膝跪地,并且大声呼喊道:“请大王进关!”

刘粲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陈元达,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潼关守军,尤其是那一面刺眼的赵字大旗,心中已经明悟了:这潼关已经被赵染攻下了!

刘雅看着这些跪在地上的赵染人马,气是不打一处来,可是碍着刘粲和陈元达,刘雅不敢有一丝的轻举妄动,他不时的往刘粲的方向看去,恶毒的想着,只要刘粲有一丝想杀人抢攻的心思,自己现在就乘着他们没有防备,马上杀进城去,把这些人全部杀光,这拿下潼关的大功怎么可以让赵染那条晋狗一个人独吞?!

刘粲的心里其实也动了杀心,尤其是看到刘雅不停的看着自己,怂恿这自己的眼神后,刘粲的眼中也弥漫起了杀气!

突然,陈元达出手拉了一下刘粲,刘粲马上回过头对着陈元达怒目而视!

陈元达并没有介意刘粲的态度,反而轻声道:“大王,你看看城墙内,里面的人可是不少呢!”

刘粲立时被陈元达的话提醒了,急忙往城墙内望去,果然如同陈元达所说,城墙内的人也是排列整齐,刀枪在手,自己真的要打,还真的不一定能马上冲进去,而如果冲不进去,那脸可就丢的大了,甚至会没法向自己的父皇交代……

想到这里,刘粲犹豫了……

陈元达见刘粲渐渐退去的杀意,这才把心放了下来,他其实很理解刘粲的心情,拿下潼关的大功竟然不是自己,的确很让人生气,可是毕竟要以大局为重,要是自己人还互相残杀,岂不是连晋人都不如了?尤其是现在赵染派人亲自开关迎接自己的大军,不可做的太过啊……

想到这里,陈元达开口问道:“来将何人?快快通报姓名!”

跪在地上的那个将领听到有人询问,立即回答道:“禀报大人,末将叫赵一,是平西将军赵染将军麾下的牙门将军,而现在镇守潼关的是赵岭赵将军,赵染将军已经率所有骑兵直奔长安,现在留守潼关的赵岭将军正在关内恭候太子殿下与众位将军”。

陈元达一听,马上看了一眼刘粲,眼神中尽是责怪,心中也很庆幸自己拉住了刘粲的冲动,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刘粲听到赵染已经杀奔长安去了,留守的将领赵岭还在城头,如今在自己面前的将领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幸好自己没有动手,不然即使杀了他们,赵染也不在了,如果赵染知道自己杀了他们,说不定这个叛将还会再叛,那我皇汉的威严就真的扫地了……

刘雅也是一个字不差的全部听到,心中的惊骇已经无以复加了,这个赵染是要翻天吗?竟然自己孤军去攻长安!

当刘雅看到刘粲愤怒的目光时,一瞬间,腿就软了……

刘粲对着刘雅冷哼了一声,然后对着身边的传令官挥了挥手,大喝道:“全军进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