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七十二章:大败淳于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80 2015-12-04 09:38:58

  淳于定看着近在眼前的潼关,心里也轻松了起来,看起来这潼关似乎一点都没有战斗过的痕迹,可见自己赶到的正是时候,而匈奴也还没有出现!

淳于定想到这里,竟然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旁边的亲兵不解的问道:“将军,前面就是潼关了,将军可是为张太守将要献上的礼物而笑啊?”

“你个小猴子,哈哈,平时属你最机灵,不过,这次你可是猜错了,本将军是觉得潼关天险无人可破,南阳王有些过于杞人忧天了!你看看这高大的城墙,张太守的人马也整齐的守在城墙上,你看那“张”字的旗帜,可是我亲笔所书啊!哈哈”

“将军大人果然文武全才啊,这几笔字实在太雄峻了!”

“哈哈哈,等我们进了城,定然让张丹好好赏你一个女人!哈哈!”

“谢将军大人,谢将军大人!”

就这样,淳于定慢慢来到了潼关关前。

淳于定在关前慢慢等待着,等了好久也不见太守张丹出来接自己,不由的对着潼关守卫大怒道:“快!让你们的太守滚出来,我堂堂南阳王麾下大将,你们太守张丹是吃了豹子胆了吗?竟然敢不出来迎接我?!”

正在淳于定大发脾气之时,赵染安排的一个人快速来到了淳于定身边,稍显慌乱的说道:“在下是张太守的亲卫张茂,我们太守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了,一连上了几个小娘子,所以今天就没起来……”

“荒谬!他堂堂的潼关太守竟然如此毫无节制!”嗯,你刚说你叫什么来着的?”

“小人张茂!”

“哦,张茂啊,怎么黑了那么多,长的也有些变化啊……”

“大将军是贵人多忘事,怎么可能还记得小人的长相?而且我们太守最近一直勤于操练兵马,所以我们也跟着变黑了…。。”。

“哼,什么狗屁的勤于操练,都操练到女人的肚皮上去了吧,走,我们进关,等我看到他,我非抽他的筋扒他的皮!”

“是是是,大将军到时候一定手下留情啊,我还指望我们太守能给我升官发财呢!”

淳于定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他实在是被这个叫张茂的给逗笑了!

当淳于定的人马陆陆续续的进入到关内的瓮城(瓮城是为了加强城堡或关隘的防守,而在城门外(亦有在城门内侧的特例)修建的半圆形或方形的护门小城,属于中国古代城市城墙的一部分。瓮城两侧与城墙连在一起建立,设有箭楼、门闸、雉堞等防御设施。瓮城城门通常与所保护的城门不在同一直线上,以防攻城槌等武器的进攻。)时,淳于定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淳于定发现,刚才接待自己的那个张茂不见了,而且这四周的气氛似乎也有些不对,正在淳于定有些起疑之时,张茂的声音响了起来:“淳于匹夫,你看看你爷爷我是谁?小的们给我射箭!”。

淳于定惊慌失措的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那个一路拍自己马屁的张茂竟然出现在了城头上,而且正指挥着大量的弓箭手对准着自己!

淳于定这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上当受骗了,潼关一定是早就陷落了,张丹估计也早就身首异处了,可是为什么潼关竟然会没有一点战斗过的痕迹呢?!

还没有等淳于定想明白,漫天遍地的箭矢已经无情的落下,淳于定身边的人马不断的倒下!

突然的变故让已经进关的淳于人马慌不择路的一起往出口处逃去,可是还有太多没有进关的人堵在了门口,一时根本没有办法移动一步!

正在此时,又是一声大喝声从潼关内传来!

“淳于老儿,你赵爷爷在此,纳命来吧!”

淳于定肝胆俱裂的看到那个大喝着要拿自己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被自己排挤许久的蒲坂守将赵染!尤其是他身后那面满是血迹的“赵”字大旗,更是看的人心惊胆战!

“赵染,你个叛徒,你现在要是马上投降,我……我可以上述南阳王,免你死罪!”

“哈哈哈,淳于定你是不是活昏头了,你没看到现在的情况吗?是你赶快投降吧!我看在我们是故交的份上,说不定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淳于定此时已经是六神无主了,拼命的向城门口逃去,手中的佩剑更是不分敌我的挥砍着!

而赵染的两千骑兵也全力进攻了起来。

城墙上的箭矢还在不断的向关内关外射下,埋伏在潼关外的两处伏兵也一起向关口杀去。

一时间,潼关内外只听到了淳于人马的哭喊声和哀嚎声,关门口更是不断地发生着踩踏和自相残杀……

淳于定好不容易从关口爬了出去,他才刚刚爬起来就发现了不断在蚕食自己人马的匈奴骑兵,淳于定也不知道从何处涌上一股勇气,对着自己的人马大吼道:“儿郎们,给我用死人把关门堵上,让关内的人出不来,其他人都给我向左边冲杀啊!”

淳于定危急时的策略奏效了,赵染的人马一时间根本没有办法突破被死人堆起来的关口,只好干瞪着眼,拼命让人清理障碍,而淳于定的人马也不愧是关中精英,即便是在这样劣势的情况下,这些关中汉子还是在拼命保护着淳于定,并且不断的阻止匈奴人清理关口的死人堆。

淳于定看到赵染暂时无法突破死人堆,立即是带着所剩的人全力攻杀左处的骑兵。

潼关关口本就狭窄,根本不适合大规模发动骑兵,所以淳于定的关中步军倒是占据着不少的优势,要不是城头上的箭矢压制着,战况很有可能出现逆转的局势……

淳于定眼见大势已去,所以更加拼命的往左处拼杀,愣是让淳于定杀出一条血路!

赵染好不容易突破了关门口的死人堆,但是马匹还是没有办法通行,等他发现淳于定已经带着残兵败将杀出一条血路时,顿时气得暴跳如雷!

慢慢地,赵染反倒冷静了下来,他阻止了骑兵们主动请缨希望追杀淳于定的意愿,而是返回了关内做出了一个更加大胆的举动!

赵染站在城头对着关内所有的人马大吼道:“你们打的很好,淳于定的两万人马逃出去的不过几千,我给你们记大功!现在淳于定跑了,我不怪你们,我倒是真的希望淳于定滚回去给那个该死的南阳王报信,让长安彻底失去抵抗的决心!”

“将军威武!将军威武!”

赵染摆了摆手,等众人的情绪平稳下来后,赵染继续大叫道:“现在我命令所有的骑兵都带上七天的干粮随我一起杀向长安,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给长安最大的恐惧!儿郎们,你们敢不敢!”

“敢!”

“将军威武!”

“长安!长安!”

“活捉司马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