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六十九章:张茂献计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50 2015-12-03 09:47:14

  潼关太守府

赵染肆意地破坏着原来太守张丹屋内的一些摆设,他喜欢,喜欢听这些奢侈物毁坏的声音,尤其是瓷器被摔在地上的那种清脆声,更是让赵染笑的非常开心。

赵染的亲兵也站在一边大声笑了起来。

只有张茂一个人在不断的肉痛,要知道,赵染现在砸掉的那些瓷器可都是上品啊,而且件件都是自己为张丹搜罗的(作者言:赵染这个贱人,这都是国宝啊,放到现在给我拿去卖了我就发了啊!肉痛啊!)珍品啊,这个赵染真是野蛮,这些东西就连匈奴人都知道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

张茂又哪里知道赵染的心思,过去赵染就是因为不懂瓷器,所以被南阳王看做了鄙夫,一直不受重用,所以现在赵染立下了首破潼关的壮举,心中的怨恨就全撒到这些可怜的瓷器身上了!

张茂实在不忍心看这些珍品都毁于一旦,思考着是不是说些什么让赵染停止这种野蛮行径……

“赵将军,小的有两件事还没有向赵将军禀报……”。

赵染正砸的兴起,而这个不识相的张茂实在该死,竟然敢在这个时候打扰自己!?

赵染恶狠狠的看着张茂,心道:哼,要是你小子说的话都是些不关紧要的废话的话,老子一枪戳死你!

赵染冷笑道:“张将军,不妨为本将细细说来?”

张茂一听赵染的语气不善,额头上马上沁出了冷汗……

“回禀将军,在将军到来之前,潼关的东面有一个自称是梁州刺史张光儿子的张迈前来,说是梁州刺史张光就在代字营乡,他们正在代字营乡防守东面的汉国人马,还让我们也注意好防守……”。

赵染听到这里,立时一个激灵,心中惊道:东面还有匈奴?难道是始安王刘曜就要来了吗?好快的速度啊,果然不是河内王刘粲那种二世子可以比较的,他要是来了,我这潼关之功到底算谁的呢?

“你确定?”

“千真万确!还有太守张丹曾经向南阳王司马模求救,我想救兵也快到达潼关了,望将军早作定夺!”

赵染的脑袋瞬间冷静了下来,手中抱着正准备往地上摔下去的一个瓷器也慢慢放回了原位,赵染没有想到啊,原以为是老天爷可怜自己送了自己潼关这么大的一个礼物,没想到竟然那么快就深陷两面夹击之境……

赵染显得有些焦虑,要知道潼关之所以称之天险是因为它可以独挡来自于任何一面的单独攻击,但如果潼关变成了孤城的话,尤其是自己此行并没有带多少粮草出来,又平添了原本潼关的守军,那也是八千多张嘴巴啊,自己的本部人马再加上这八千多张嘴巴,这人吃马嚼起来,自己能支持多久?

赵染是越想越怕,甚至生出了放弃潼关的念头了……

张茂看着赵染明显有些惊慌的样子,心里就想发笑,可是下一刻他马上就笑不出来了……

只见赵染把长枪搁在了张茂的脖子上,大喝道:“匹夫安敢欺我?”

张茂“扑”的一声,就跪在了赵染的面前,那冰冷锋利的枪尖搁在自己的脖子上,嗖嗖冷气一阵阵的袭来,张茂已经吓得一动不敢动了,张茂看得出,赵染是真的想杀了自己,尤其是张茂发觉赵染似乎已经生出了弃关的念头,他这是要杀人灭口,省的自己管不住舌头,以后给他生出乱子来…。。

张茂立即大叫道:“将军饶命啊,赵将军饶命啊,小的……小的有一计,不不不,有两计可以把这两支人马各个击破!”

“哦?那你倒是要好好跟本将说说,如果说的好本将定然告请汉国皇上封赏于你,如果你有半句虚言,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赵染说道这里,架在张茂脖子上的长枪也跟着用了一下力。

张茂的脖子上立马被枪尖压出了红印……

“将军!将军,末将绝不敢妄言啊,这梁州刺史张光想来应该是瞒着南阳王,想出奇兵痛击我汉国人马,可是偏偏他们没有想到因为他们的这种瞒报,反而导致和关中各部人马没有联络,即使联络了也没人敢相信,这样一来他们就是一支孤军,对付这样的孤军只需要趁其不备,全力歼灭即可!”

“嗯,有点意思,你继续说下去!”

“而从长安前来的援军却并不知道潼关已经在赵将军的手上,只要我们在潼关内外依旧布满原太守张丹的旗帜,那么长安援军定然不会有所怀疑,然后我们只要把他们引入潼关的瓮城内,在他们毫无防备之下,施以突然袭击,必然可以来个瓮中捉鳖!”

“嗯,不错不错,你思虑的极为详细,极为周到!没想这个该死的张丹身边竟然还有你这么一员智将,如果本将不好好赏赐你,给你殊荣,实在是有些对不起你了啊!”

张茂勉强挤出了一点笑容,尴尬的笑道:“小将的命都是将军的,自然应该为将军分忧解难,焉敢求功?”

赵染很满意张茂的回答,右手轻轻抬起了架在张茂脖子上的长枪……

张茂顿时觉得脖子一松,可是自己的两条腿却已经变得十分发软,一时间有些没法动弹……

赵染看着地上的张茂,心里却只剩下了冷酷,高高抬起的长枪突然一个猛劈,正中张茂的面门!

张茂双目突出的看着赵染,临死也没想到这个赵染竟然还是杀了自己,张茂的脑中已经一片空白,鲜血不断的喷涌而出……

赵染鄙夷的踢了一脚已经死去的张茂,又对着他的尸身吐了一口痰,破口骂道:“见利忘义,见风使舵的小人,老子早就想杀你了,像你这种人要是让你活着,对本将绝对只有坏处没有任何好处,留不得你啊!”

这时赵染的一个亲兵上前了一步,小心的询问道:“将军,既然我们已经快被两路夹击了,不知道将军作何打算?!”

“哼,这个张茂虽然狡诈,但是他出的计谋却是妙计,我可不想放弃潼关这样的天险,即使这计策失效,我们也可以利用潼关天险等待刘粲和刘曜的援军”。

“那将军的意思是?”

“来人啊,把张茂的尸体给我拉出去,然后留下一部分人给我看好潼关的降兵,他们只要看到张茂的尸体就会乖乖听话了”。

“是!”

“还有,你给我在潼关降兵中找一个能言善道的,让他先去潼关东面的代字营乡给我向那个梁州刺史问个好,记住!这个人必须是在潼关有家小的!”

“将军的意思是?”

“等此人向梁州刺史张光通报好我们会全力做他们的后援之时也就是我带着八千铁骑横扫其军营的时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