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六十一章:留下祸根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467 2015-12-31 12:50:57

  傅梅的脖子被何伦的独臂死死的掐住,整个人的脸都因为窒息而变得扭曲了起来,慢慢的眼睛都开始翻白……

傅梅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何伦的独臂,可是却怎么也推不开,因为窒息,傅梅的双脚不停的乱踢乱蹬,渐渐低,傅梅的反抗越来越无力,本来就身遭大劫的傅梅,哪里还有力气反抗一个发疯的成年男子……

突然!何伦的手松开了,断臂上的伤因为何伦自己用力过度而再次崩裂开来,鲜血流满了他的全身,何伦也因为剧烈的疼痛清醒了一点,当他发现傅梅已经快被自己掐死时,才下意识地松开了手,可是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向这个女人解释自己的行为了……

傅梅感觉到何伦的手臂一松,就侧过身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要死了……

傅梅一边咳嗽着一边慢慢地用尽力气想爬离一点何伦的位置,她害怕,她突然好害怕好害怕这个男人,她怕他杀了自己,她怕,她怕死,尤其是刚才那一刻,傅梅真的觉得自己快死了……

可是傅梅一点逃离他身边的力气都没有了……

正当傅梅绝望的时候,一阵阵的哭声传了过来……

何伦哭了……无助的哭了……

傅梅的心一紧,心中不断的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去看他一眼,绝对不可以再去看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傅梅还是转过了头看向了何伦……

傅梅看到何伦用单臂捂住了流血的残壁,整个人都是血,就连眼睛里流出来的泪看上去都像是血……

“梅儿,我好害怕……只要一听到祖狄和他的无难军我就害怕的要死,我不想死……”

傅梅听到这里,感同身受之余,自己的眼泪也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原来他不是真的要杀自己,而是因为自己提起了祖狄,勾起了他心中的恐惧,这才让他失去了理智……

傅梅的身体里又不知从哪里涌出了力气,慢慢地,靠近了何伦,然后用力把自己裙角的布撕扯了一块下来,再次把何伦残臂包扎了起来。

“我们真的可以报仇的,只要我们取得这支留在这里的无难军的信任,我们就有希望和祖狄等人汇合,他们绝不会想到我们会隐藏他们的军中,只要他们遇到了匈奴人,我们给匈奴人通风报信一下,我们就有报仇的希望了……”

何伦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女孩竟然会想到这种计策,利用匈奴人去屠杀自己的同胞?这需要多大的仇恨啊?可是,何伦也被傅梅的想法说动了……

“你不怕我们和他们汇合后被认出来?那样我们会死无藏身之地的!而且,万一他们不离开这里呢?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留在这个城里,但是既然被留了下来就不会轻易走啊,你懂不懂!?”

“如果我们不投靠这些留下来的无难军,我们现在就会死,没人会可怜我们的!那个贱人留给我的马匹我已经卖掉全部换了吃的,现在也全在无难军的人手里了,离开他们,我们连一刻都活不了!”

“哪个贱人?对了,我们是怎么逃出来的?梅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梅见何伦在发问,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让她说是明月公主救了自己吗?哪岂不是要她自己承认自己之前遭遇那批混蛋是自己倒霉?可是如果不是她私自救了自己,或许自己也不会那么惨,总之这一切都是明月的错!

何况,傅梅知道,何伦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来找明月的,如果她告诉了何伦真相,那么她傅梅又算什么?明月啊明月,一切的痛苦,一切的惨痛都是因为你这个贱人的存在!

傅梅摇了摇头,敷衍的说道:“他们只是锁住了你,并没有把我当回事,所以我乘一个守卫喝醉了酒,就偷出了钥匙还弄来了一匹马,这才让你得救的”。

何伦见傅梅说的支支吾吾遮遮掩掩,有心想多问几句,可是胳膊上马上就又传来了一阵剧痛让他没有办法再继续追问下去。

原来,是傅梅用力紧了紧何伦残臂上的包扎,阻止了何伦的追问。

“何郎,我们一定会找到机会报仇的,我也会保护好你的……”

城关城码头

“啊!你打死老子,老子也不会说的!啊啊啊啊!你个老不死的,我日你祖宗!”

老严的棍子用力的打在那个跟那么贼人一起抓来的小男孩身上,挥下去的手一次比一次用力……

突然一个有力的手一下托住了老严的棍子,甚至还一把夺去了老严手中的棍子。

“老李,你这是干什么,我打了这个兔崽子一个晚上了,这小兔崽子就是不松口,气死我了,你怎么还来捣乱?!”

“再打就被你打死了!”

“打死就打死了,关你屁事,又不是你儿子,你娘的儿子早死了,怎么你想再认个?”

老李的脸色一白,自己的儿子是和自己一起打匈奴的时候战死的,而眼前的这个少年的长相,和自己的儿子竟然那么相像!唯一的区别只是年纪小了点……

“老严,这个孩子我要了,你别管了,你要是把他给了我,我们还是好兄弟,不然……”

“不然怎么?咋地?你还想杀了我?好啊,老李,我知道这个小兔崽子是长的有那么一点像你儿子,可你要想清楚了,你儿子李沫可是个响当当的好儿郎,你再看看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混球!”

“老严!”

“老李,你是真的昏了头了!”

老李推开了还在骂骂咧咧的老严,一把提起了地上浑身是伤的小男孩,抱在怀里,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李,你他妈是疯了吧,我去跟崔哥说,我看他怎么治你!”

老李根本没有听老严说些什么,他只是一味的看着怀里的这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老李仔细地看着这个叫小狗的小男孩,慢慢的,他的眼睛都湿润了起来,手也缓缓伸了出来,不断地摸索着小狗的脸庞……

突然,老李一把抱住了小狗痛哭了起来,自己面前的这个小男孩实在跟自己死去的儿子太像了,太像了……

而小狗却被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老男人似乎并不反感……

无难军老营中

老崔还是默许了老李的要求,一旁的老严自然是吹胡子干瞪眼,而老李确是欣喜异常,言辞之中都透露着对老崔的感激。

“老李,这孩子就先叫狗儿吧,他年纪小,名字贱点好养活!哥哥知道你的痛,他长的是很像沫哥儿,你去安顿一下这孩子吧,还有,记得要好好管教”。

“是!崔哥!”

老李急不可耐的就带着李狗儿出了营帐,脚步非常的欢快……

“崔哥,这孩子不是个好东西啊,跟着那帮人,我看他什么都干过了!“

“我知道,但你也要理解老李的心情,我们一起出生入死那么多年了,多给他看着点就是了,老兄弟也就这么几个了,不照顾你们我还能照顾谁?!”

“可万一真要是个祸根呢?”

“沫哥儿是怎么死的你不知道?他是替他爹挡了匈奴人一锤子,被活活锤死的!这个心结老李过不去,换了你我或者任何人都过不去!你也不是没看到,在地窖那边我就想顺手解决了这小子,可是老李拦了下来了!即使真是祸根,我们都是吃白饭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