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六十四章:匈奴动静(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38 2015-12-31 12:51:04

  刘粲的脸上也显露出了明显的焦虑,他确实没想到这个刘曜竟然这么积极这么勇猛,不仅取得了拿下洛阳这样的不世功绩,而且还想染指长安,好狠好贪心的刘曜啊!自己的这个族叔果然令人生畏啊……

靳准也清晰的听到了陈元达的话,心里也是一阵嘀咕,这个始安王刘曜真是奇怪,难道真的那么厉害,或者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汉皇刘聪既然命太子殿下出兵长安,就是为了让太子殿下多建立一些军功,要知道在匈奴各部的心里,都是只看重军功的,他刘曜想干什么呢?

陈元达见刘粲久久不语,心中焦急难当,大声道:“士光!功业要尽入始安王刘曜之手了!不可再如此耗费时光了啊!”

刘粲看了眼陈元达,心中实在是对他没有半分的喜爱,但这个人不仅是自己的老师,还是自己祖父刘渊的从龙之臣,就连自己的父亲都对他礼敬有佳,不敢有一丝怠慢,现如今,他是汉国堂堂的御史大夫,跟着自己一路行军过来,可以说各种军需物资都是靠他在打点,自己还真的没有办法不重视他说的话……

刘粲又对着靳准的方向瞄了一眼,心道:看来你这顿打是白挨了!

靳准见刘粲突然看向了自己又没有任何表示,心中已然知道自己这顿打看来是白打了,哼哼,陈元达啊陈元达,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靳准眼珠一转,马上跪在了陈元达的面前,不断的磕着头,并且还大声叫道:“谢陈大人手下留情!陈大人君子不记小人之过,靳准知错了!”

陈元达已经年近五十,像靳准这样的小人却是第一次见到,竟然如此恬不知耻!刚被自己打的抱头鼠窜现在竟然还敢在自己面前卖乖?!

陈元达怒从胆边生,对着靳准就是狠狠的一脚,大喝道:“滚!”

靳准不敢犹豫,马上捂住被踹疼的胸口退到了角落,低着头咬着牙,没有看任何人,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看上去倒真的像知道错了……

王平见陈元达如此嚣张也是敢怒不敢言,只好对着靳准的方向投去了一个安慰的眼神。

而在靳准看来,王平的这个安慰的眼神,无疑就是对自己最大的羞辱!甚至比陈元达殴打自己还要让靳准恨之入骨!

不过,靳准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尤其是靳准脸上的那一脸平静,平静的都让人有种错觉,似乎那个被陈元达殴打的人其实不是他……

陈元达缓了口气,继续说道:“太子殿下,皇上此次让太子殿下带领的五万铁骑可都是皇上当年自己御驾亲征过洛阳的嫡系,这次全部交给了太子殿下,其中的用意不言而喻啊!太子殿下万不可辜负陛下的一片苦心啊,如果真的让始安王先拔得头筹,这皇上的脸面要往哪里搁啊?”

刘粲万万没想到陈元达会说出这么一番通情达理的话,显然这老小子是真心为自己在思考,以前看他一直板着个脸,不苟言笑,原来这个陈长宏(陈元达字长宏)对人情世故竟如此通透!

王平也愣了一愣,皇帝的这次安排他自然知道是有意栽培他自己的儿子,可是嫡系全出这一层他倒真的没往深处想过,如今被陈元达这么一点,王平对刘粲的期望就更大了!

靳准也在思考着陈元达的话,看来自己不仅要更卖力的拍好刘粲的马屁还要想办法助刘粲打赢这次大仗,如果赢了自己自然会更加受宠,但如果刘粲战败了或者军功都让始安王抢走了,那么自己或许真的有可能会被陈元达等人当做背黑锅的给杀了……

靳准想到这里,咬了咬牙,心道:自己的命运无论如何都不能被人这么算死了,自己一定要想办法避免最可怕的后果……

靳准突然站起了身,从角落里疾步走到了陈元达的身边,一脸惶恐的拜伏在地,大声道:“陈师所言极是,是小臣差点误了太子殿下的大事,小臣愚昧,请太子殿下速速点兵前往风陵渡与刘雅将军汇合,小臣罪该万死,小臣罪该万死啊!还请太子殿下和陈师看在小臣也是一片忠心的份上让小臣戴罪立功!以谢太子殿下的知遇之恩啊!”

王平这下彻底傻了,他没明白靳准这是玩的哪一出?

陈元达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靳准,难道殿下身边的这个小丑还是个忠臣?

刘粲心里倒是蛮感动的,这个靳准果然是个妙人啊,不仅替自己挨了教训还未自己找了台阶下,不错不错,是个可以留下来的人,不然自己还真的有打算有需要的时候让他去做替死鬼,现在倒真的有些不舍得了……

刘粲对着跪伏在地上的靳准点了点头,轻轻说道:“既然你知道你的罪过了,而且之前也向陈师道了歉,这件事本太子就不追究了,不过死罪可免,活罪不可饶,你现在就跟着陈师一起去负责打点各项军需,若再有差池,陈师可以先斩后奏!”

陈元达的脸上显然有些愠色,这个太子殿下是要安插人手给自己添堵吗?还偏偏是这么一个不要脸的货色!

靳准却是对着刘粲千恩万谢,看来自己的这一搏不仅赢得了刘粲的好感,还有幸能和陈元达共事,之前的种种不快立刻被靳准抛在了脑后,要知道,陈元达可是顶顶有名的两朝元老,当年刘渊成为左贤王时对他招募,他楞是不搭理,所以直到刘渊称帝,刘渊还是对其念念不忘,非要征召他为黄门郎,然后陈元达就一路飞黄腾达,从黄门郎、廷尉、左司隶校尉直到现在的御史大夫,其可以享用的礼仪等同于三司之位,这样的人不仅才能了得,而且还有自己的政治抱负,所以陈元达其实是靳准内心之中非常仰慕之人!

陈元达鄙视的看了一眼正在向他行礼的靳准,甩了甩袍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靳准没有理会陈元达的不屑,因为靳准知道虽然刘粲说陈元达可以不通报就杀了自己,但是这话如果反过来理解的话,却正是刘粲在警告陈元达,如果你真的忠义就绝不能不经过他的批准做任何违背他意愿的事……

靳准一边看着陈元达,一边又向刘粲谢了不杀之恩,可是当靳准低下头时,眼睛里却全是对刘粲的不屑,靳准的心里在笑,要是他是汉国的太子的话,他一定会无比尊重陈元达这样的人,绝不会自以为聪明的在这样的大贤面前卖弄小聪明,哼哼,要是这个刘粲以后真的能继位,可真是汉国不幸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