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六十二章:风陵渡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45 2015-12-31 12:51:00

  公元311年八月三十一日

风陵渡(风陵渡在山西省芮城县西南端,距县城30公里,与河南、陕西省为邻。风陵渡正处于黄河东转的拐角,是山西、陕西、河南三省的交通要塞,跨华北、西北、华中三大地区之界。自古以来就是黄河上最大的渡口。)口,四,五万匹战马都在黄河边上饮水吃草,休息,一边还有一万多人都在忙碌地砍伐树木赶制木排准备渡过黄河。

还有一万多人虽然也在赶制木排,却是拖拖拉拉没有多少积极性……

一个一身黑甲的魁梧男子正和另一个也是一身黑甲的男子在渡口的不远处的一处高地上静静地站立着。

“刘将军,你我从蒲坂(今山西永济市)一路缓慢行军是何道理?!兵贵神速的道理难道将军不懂吗?”

“赵将军你太放肆了!本将做事难道还要跟你解释吗?!哼,自从你投诚以来,皇上先派我和你部汇合,然后又让太子刘粲(还未正式成为太子,因为有皇太弟刘乂在,但刘乂并无实权,而刘聪早就私下允许众将先称刘粲为太子了)紧跟我等之后行军,接着又调遣新破洛阳的始安王刘曜重新延洛阳一路进军关中,这其中的安排,赵将军要三思啊!”

“刘将军,可是我们的行动已经完全暴露给了敌人,再如此缓慢行军,恐怕时机就错过了啊!而且要是我们如此劳师动众却一无所获,如何向皇上交代啊!”

“哼,这是皇上的万无一失之策,毕竟长安可不是洛阳,必须集中优势力量给于痛击,何况刘曜拿下的洛阳,是一个粮草断绝很久的洛阳,我听说还没攻下洛阳前,洛阳城内就已经开始人吃人了,而长安可没有这种情况,所以必须稳扎稳打,等到各方会师之后再行决策,不必着急”。

“长安或许还不如洛阳……”

“哦?这话怎么说?”

赵染并没有马上回答刘雅的疑问,而是低着头看着滚滚的黄河,许久之后才开口道:“呵呵,刘将军,你说我是晋人我可不敢苟同,我可是堂堂汉国的平西将军,是我汉国当今皇上亲授的!”

刘雅的脸上一抽,心道这个该死的晋人竟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真是胆大包天,要不是需要他这个汉奸引路,老子现在就一刀劈了你这个鸟人!

“呵呵,赵将军自然是我们汉国的忠臣,要不然皇上也不会授予将军如此要职了,只是本将军还是有些不明白将军刚才所说的话……”

“呵呵,你只需要跟着我走就行了,既然我们是同僚,又一起结伴这么久了,有些话我也想问问刘将军”。

“赵将军有话但说无妨!“

“不知道刘将军是希望自己建功立业呢?还是等太子殿下到来一起攻打长安呢,还是等始安王先破了潼关呢?”

“哼,一过风陵渡就是潼关,一破潼关就是长安,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自然是说建功立业啊!”

赵染一边说着一边意味深长地看着刘雅……

刘雅被赵染看的有些不耐烦,他自然知道赵染的意思,如果他可以独自打下潼关,然后再一举攻下长安,那么他刘雅的地位就不输始安王刘曜了,可是这样天大的功劳是自己可以独自享有的吗?这个赵染到底想干什么?

“赵将军的意思是?”

“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分批行动,刘将军你在风陵渡等待太子刘粲到来,我先去潼关,如果我侥幸打下了潼关,功劳算你一半,如果我打不下,你和太子殿下正好前来救援,你看如何?”

刘雅一听大喜,这样一来无论赵染输赢,自己都立于不败之地,也不会得罪人,尤其是得罪刘粲,他刘雅可没有这个胆量,现在既然赵染愿意做这个出头鸟,何乐而不为呢?哈哈!

“哎,赵将军如此急公好义,让我刘雅说什么好?如此,就请将军速速渡河,只要太子殿下一到,我必然和太子殿下马上渡河前去支援将军!”

“好!只要木排一好,我就马上带着我的本部人马先行渡河,还请刘将军在见到太子殿下时为在下多美言几句,就说赵染深受我皇大恩,却没有什么觐见之礼孝敬太子殿下,所以这就去把潼关拿下,为太子殿下踏破长安铺路!”

“呵呵呵,赵将军想的可真是仔细,我一定会把赵将军的这一片心意告诉太子殿下的……”

赵染听着刘雅的话,只是轻轻地笑了一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头也不回的就向渡口走去。

黄河口岸,寒风更加的凛冽,那些还在赶制木排的兵士,不时的搓着手,或者缩缩脖子紧紧衣服,还有的还会因为寒冷而弄伤手,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休息,而这批人正是赵染的嫡系部将。

那些刘雅的人马都很懒散,做木排,渡河这种事看看就可以了,本来北方人就不善行舟,现在虽说要去攻打潼关,但是潼关天险他们却是听说的很多,那么积极去送死吗?抢劫轮不到,送死就要他们去?所以刘雅的人马都在消极怠工……

等赵染来到工地的时候,自己本部的人马已经差不多把需要的木排都准备好了,其中大部分的木排是给战马准备的。

因为每个骑兵都需要两匹甚至三匹战马,所以木排的需求很大,而自己的人马已经在这里赶制了三天的木排!

今天!此时此刻,自己本部人马所需的木排已经全部完工!

赵染第一个跳上了木排,佩剑一挥,自己的人马也都开始陆续登上了木排。

这时,一个参将摸样的将领跳到了赵染的木排上,低声对着赵染说道:“将军,刘雅将军并没有给我们准备粮草……”

赵染眉头一紧,怒道:“老子祖宗都不要了,还怕他个刘雅,去,你带人给我去刘雅的囤粮处直接拉粮,要是他们阻止,直接杀了!”

“将军三思啊,要是两部人马冲突起来,对我们极其不利啊!”

“你尽管去做,刘雅不会自己跟我冲突的,他就在等我自己犯错,他才好把功劳全部抢去”。

“将军!如此这般,我们还打个什么劲,打了下来也全是他刘雅的功劳了!万一要是打不下来却全是将军的错,我们这不是去送死吗?!”

“混账!你再敢说一句扰乱军心的事,老子现在就砍了你!”

“将军!”

“你只管执行我的命令,我心中自然有数!”

“诺!”

赵染看着自己的参将远去后,就再次挥剑命令自己的本部人马加快渡河。

赵染突然往不远处的那个高地看去,刘雅似乎还在……

“哼,刘雅啊刘雅,你太小看我赵染了,要不是南阳王司马模厚此薄彼,我焉能弃祖宗家训于不顾,跟你们这帮匈奴狗在一起?你等着看吧,我不仅要打下潼关还要第一个攻下长安,到那时候即使你想害我,也要看皇帝同意不同意了!哈哈哈!刘雅小儿,我们走着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