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六十章:码头立威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64 2015-12-01 10:18:49

  城关城的码头上,一个青年男子赤果果地被高高地吊在了渡口的大树上,满身的伤痕,血迹斑斑!

地上还有八具尸体,尸体边上还绑着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看上去倒是没受什么伤害,但是看上去还是一副泼皮的样子,犹自对着老崔等人瞪着眼睛,但他每次下意识地看到自己身边的那些尸体时,还是会不经意的露出恐惧的眼神……

渡口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对着那些个尸体和树上的那个裸体男子指指点点的议论着,有的露出了惊惧的神色,有的却是一阵的欣喜,但更多的却是有些麻木……

“乡亲们,你们认识不认识这个人?我们无难军发现他们正在打劫一对父女!”老崔一边大声叫着,一边手指着自己身旁地上的一个小女孩和一个男子,然后继续大声叫道:“你们看看这些人是怎么对待这父女两的,我们发现的时候都只剩一口气了,尤其是这个小女孩……哎,都是些畜生啊!”

众人的目光都顺着老崔的手指看向了那对父女,这父女两,凄惨的摸样顿时激起了人们的怒火,原来这帮人是死有余辜啊!

“我认识这帮人,这帮人都是人贩子,整天在城里转悠拐卖小孩!”

“他们就是烧成了灰我也认识他们,杀的好啊,这些个天杀的狗东西做尽了坏事,我那失散的妹子就是被他们糟蹋了,我们家人少只能忍气吞声,我在这里谢谢诸位好汉为我们除害了!”

“杀的好,这帮人一直在这里欺男霸女的,我们都是敢怒不敢言,今天你们为民除害,真是大快人心啊!”

一时间,出来指认咒骂的人越来越多,真的有些群情激奋之态。

老崔真的没想到这帮人竟然这么坏,在这个城里这么无法无天,怪不得他们敢在自己面前这么招摇的召集人手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原来是习惯了,以为没人敢管他们了!

老崔拿起砍刀用力一挥,就把绑在树上的绳子砍断了,青年男子“嘭”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痛得他不停地大声咒骂!

老崔使了个颜色,老李和老严就快速上前一人一边架住了这个贼首,只要他稍有反抗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青年男子越是吃痛,周围的老百姓就越是来劲,甚至有些老百姓都向冲上来往他身上踢上几脚。

老崔见气氛差不多了,也没有对这个青年男子多说什么,挥起刀就砍掉了他得脑袋,鲜血立时溅了老崔一脸!

老崔抹了抹脸上的血,对着青年男子的尸体就是一口浓痰,鄙夷的“呸”了一声,然后杀气凛凛地对着百姓们大叫道:“你们记住了,我们是无难军,我们无难军是帮助老百姓的,以后你们要是遇到不平的事,或者其他任何事都可以找我们无难军!”

“好!无难军好样的!”

“无难军的都是好汉子!”

“哈哈哈,乡亲们,无难军还收人,想投军的也可以来找我们啊!”

百姓们一听更是当场就有不少人去询问了参军的事宜,今天老崔的这一刀,算是让无难军彻底在这个城关城立了威,站住了脚了!

事后,老李偷偷的问老崔:“我说,崔哥,你现在行啊,能文能武了啊!”

“哈哈哈,你个老李,就是不动脑子,以前我们祖大人这样的事干的多了,我不过是依样画葫芦,有样学样而已!”

“哈哈哈,崔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学的来的啊!我老李就不行!”

“对对对,崔哥,我小严也没这本事,还是咱们崔哥有能耐!”

老崔笑骂着踢了老严一脚,这老小子是又装嫩又卖乖,逗得老崔心里乐开了花。

无难军的众人也在这几个老哥们的嬉笑打闹中,开怀的大笑了起来,因为,从此以后这无难军的大旗在这个城里,算是真的竖起来了!

夜晚

无难军本来驻扎的老营地中,无难军的众人都入睡了。

傅梅却还在照顾着痛醒过来的何伦。

何伦痛的眼冒金星,浑身发抖,他只觉得下体无比的疼痛,稍稍动一下就回牵动全身的神经,痛的他死去活来,都有点不想活了……

“梅儿,我下面好痛啊,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啊,我下面怎么了啊?!”

傅梅没有回答何伦的话,只是默默地流着眼泪……

何伦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拼命咬着牙忍着痛,伸出唯一的独臂摸向了自己的下面,这一摸之下更是疼痛万分,整个人都有些痉挛起来了,可是何伦却还在不停的摸索着自己的下体,而脸色是越来越苍白,甚至有些扭曲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东西呢?我那玩意没有了!我以后再也不是男人了,我的子孙根被人割了,我不想活了,啊啊啊啊!我不想活了,梅儿,你杀了我吧,我真的不想活了!!!!”

傅梅看着何伦极度痛苦的样子,心也跟着一起疼痛了起来,自己的这个男人显然是已经彻底的废了,一个男人没有了子孙根,还能是男人吗?

何伦整个人都变得神经质起来了,他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现在所遭遇的一切,一天半前自己还是统帅上万人马的右卫将军何伦何大将军,可是这才一眨眼,自己不仅少了一条胳膊,还失去了所有的人马,甚至现在连自己的子孙根都没有了,他如何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傅梅实在没有办法再继续看何伦这样发疯下去了,用尽了全力给了何伦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何伦双目瞪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张大了嘴巴说不出一句话,各种各样的情绪就像是开了杂货铺一样,汇聚在了脸上……

傅梅盯着何伦的眼睛,一字一句,鉴定的说道:“我们一定要报仇!我一定会为你,为我自己报仇!”

何伦突然边笑边哭了起来,疼痛使他得脸显得异样的恐怖,他疯疯癫癫的对着傅梅用着阴阳怪气的语调说道:“报仇,哈哈哈,我们拿什么报仇,你知不知道,我已经不是男人了,我的胳膊也只剩下了一条,再也不能拿剑了!我还能报什么仇!?哈哈哈!!”

“不!我们可以,把我们从那帮人渣手里救出来的是无难军,就是夺走你人马和给予我们一切苦难的那个无难军!”

何伦突然伸出胳膊抓住了傅梅的肩膀,极力压低着自己的声音,神经质地问道:“你说什么?!无难军,祖狄的人马??!!祖狄在哪?祖大人!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杀我啊,我不想死啊!对!是你!都是你!傅梅!都是因为你!我才这么倒霉的!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我要杀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