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五十五章:拔营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38 2015-11-27 11:03:08

  徐忡的营帐

祖狄和徐忡都随意的盘坐在一起,老管家徐荣已经让人摆好了一些水酒和下酒菜,就在祖狄和徐忡的身旁细心的伺候着。

等婢女们都退下后,徐荣也并未离开,所以此时的营帐里就剩下了祖狄,徐荣和徐忡三人。

祖狄见徐忡对徐荣有些异常的尊敬,心中已经明白这二人表面是主仆的关系,实际上感情必定非同一般,不然,徐忡明知道自己来和他同住是要说些事的,也没有打发走徐荣,可见,这个老管家在徐氏的地位绝对非同一般。

祖狄站起身,恭敬的对着徐荣说道:“老人家,请和我等一起就坐吧,我们三人可以一起促膝长谈一番。”

“使不得,使不得,将军是大人物,徐荣只是个行将朽木的管家,如何能与将军大人同席?”

徐忡看着祖狄对自己老管家的敬重,心里也很高兴,也站起身对着徐荣说道:“荣叔,您就和我们一起同席吧,三哥不是外人!”

徐荣见祖狄和徐忡两人一番盛情,也不好意思,只好一边点头一边微笑着坐在席上的一边。

三人开始一边吃着酒菜,一边聊起了天南地北,气氛也慢慢变得融洽起来。

酒过三巡后,徐忡的话渐渐多了起来,像是放开了胸怀一般,开始对祖狄抱怨一些自己的不满和疑惑,然后在祖狄坦诚的解释下,这小小的隔阂也慢慢消散了。

老管家徐荣也不时的问了一些关于徐氏族人如何安排的事宜。

祖狄并没有反感徐荣的插嘴,这其中不仅仅是因为徐忡对徐荣异常的尊重让祖狄也必须重视起这个老人外,更重要的是,祖狄发现徐荣的每一个问题都能切中要点,尤其是徐荣和徐忡之间不断的眼神交流,也让祖狄清楚,有些徐忡自己不好直接开口的话,都是通过徐荣来问的。

所以祖狄对于徐荣的问题都做了详尽的解释,包括祖,徐两族的普通族人,家眷的安排和统一的规制(一族有一族的规矩,两族要合并一起行动,就需要统一的规制)等等繁琐的事情,这期间,祖狄的耐心和处理事情的随机应变也让徐忡和徐荣佩服不已。

最后,徐忡反而没有再说什么话,都是祖狄和徐荣在商量各种事宜了。

徐忡看见自己的老管家并没有反对两族的合并,甚至还提出了不少很好的建议,这让祖狄都有大开眼界的感觉。

听完徐荣的话也让祖狄的心中做下了一个决定,祖狄站起身,郑重的向徐荣说道:“老人家,从今往后,祖氏的家眷和徐氏的家眷管理就全拜托老人家了,这一路行军,两族之间定然会有些许摩擦,希望老人家多担待些,如果有祖氏的族人不听从您的管束,请您以我们新拟定的规制处罚他们,祖狄绝不过问!”

徐荣见祖狄已经表态到如此了,也是胸怀大开,亲自斟了一杯递给祖狄,高兴地说道:“如此一来,祖,徐两家就再也不分彼此了!”

徐忡也不住的点着头,这次行军和其他时候不同,不仅要带着军队前往潼关和长安,更要带着家眷一起行动,所以如果小看了家眷之间可能发生的矛盾,那么这些家眷的情绪就会影响到军中的士气,那时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所以徐忡很满意这次触膝长谈的效果,这样一来,不仅后顾之忧没有了,而自己的徐氏如果真的能和祖氏这样的大族一起结伴到底,实在是梦寐以求啊!

祖狄见今夜的谈话,一下子就把后顾之忧解决了,而且他看徐忡和徐荣也是真心想依附自己,心里也有不少感动,毕竟祖狄很清楚,自己祖氏虽然也是大族,但是如今大乱,祖氏早已不能和过去鼎盛之时来比较,而徐氏仍愿意依附自己,而且明知自己要去的是潼关是长安,仍然没有丝毫的退缩和逃避,这份情,这份义,让祖狄的心里充满了激动!

许久后,徐荣见酒菜已尽,天色也已经太晚,就让人撤走了酒席,并向祖狄和徐忡告辞后,就出了营帐。

而祖狄和徐忡也忙累了一天了,没多久,两人就在一起抵足而眠了。

翌日清晨

祖狄和徐忡都早早的起床了,因为今日就要出兵潼关,要忙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一个时辰后,无难军大营点将台

祖狄一身戎装的站在点将台上,大声呼喝道:“儿郎们,今天你们将作为无难军的一员出兵救援长安,你们肩负的是匡扶家国的重任!”

祖狄故意停顿了一下,他发现,符合他的只有自己无难军的几个将领和祖,徐两族人中的一部分人,其他兵士并没有什么动静,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还有不少虽然眼睛看着自己,但那神情却是不愿意的……

祖狄深呼了一口气,并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直接拔出了宝剑让各个将领带着人马出发了。

等所有的人马都转过身陆陆续续的离开点将台,走出军营,向城关城的城门口出发时,许氏慢慢走上了点将台,来到了祖狄的身边,一言不发,只是这样静静地站着祖狄的身边。

祖狄知道是许氏站在了自己的身边,心中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样没有士气的人马前往潼关真的像去送死……”。

“夫君,这些人里大部分是我们才从何伦手中新收的人马,他们打家劫舍欺负百姓还可以,要让他们为破败的国家卖命自然是不可期望的,但我想只要我能打几场胜仗,再用军法约束他们,假以时日,这支人马必定会焕然一新的”。

祖狄听完许氏的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但眼神中却似乎多了许多的狠辣……

“夫君,这支人马都是手里沾过人血的老兵,值得我们下大力气去整治”。

祖狄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娘子,深深地看着她。

突然!祖狄拉起许氏的手,快速地带着许氏走下了点将台,来到了自己的坐骑边上,自己先一跃上了马身,然后再次伸出手对着许氏说道:“娘子,来!”

许氏看着祖狄那双真诚的眼睛,也抱以了真心的微笑,许氏伸出手,握住了祖狄递过来的手。

祖狄用力一拉,许氏马上借着力,跃上了马身,就坐在祖狄的身前。

祖狄一手拉着马缰,一手挥着马鞭,大吼道:“走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