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五十四章:夫妻情深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00 2015-11-27 11:02:27

  被许氏撂在了帐外的祖狄和徐忡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后,都是一脸的无奈与尴尬……

徐忡是觉得有些对不住祖狄,因为自己竟然还被赶出了帐篷,而祖狄是觉得自己的老婆竟然在徐忡的面前也一点不给自己面子,有些下不来台……

正在此时,帐内的许氏又突然走出了帐篷!

许氏看了一眼祖狄和徐忡后,轻声道:“五弟,你先回去吧,我跟你大哥还有些话要说”。

徐忡简直是如闻大赦一般,知趣的马上告辞离开了。

祖狄却是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娘子,不知道自己的娘子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又是当着徐忡的面说这样体己的话,这老夫老妻的,是不是有些太直接了……

许氏见祖狄的脸上竟然有些期待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阵好笑,心道:自己的男人竟然还有这一面?

“夫君,我们明天就要拔营去潼关了吗?”

“是,已经让殷乂通知韩潜他们去安排了”。

“夫君,我们不如在这一路上放缓脚步”。

“娘子是担心这支新军是临时整编起来的?”

“不错,这里去往潼关还有一定距离,而且即使到了潼关也要先通报,我们大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加紧练兵,我向别人打听过了,这里离潼关不远处有个叫豫灵镇(豫灵镇,位于河南省西部,是豫、秦、晋三省交界金三角地带的边陲重镇,西岭与陕西省洛南县接壤,北濒黄河与山西省芮城县隔河相望,东临灵宝市故县镇,西与陕西省潼关县相连)的地方,正好可以歇脚”。

祖狄仔细听着自己娘子的述说,默然不语。

“夫君,我们还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好好整顿下军纪,尤其是何伦的这些降兵,虽然现在还算听话,但是这些人毕竟都是兵痞了……”。

“嗯,娘子所言甚是,是为夫的太过急躁了”。

“夫君为国为民,心忧如焚,我又怎会不知?我所说的,我想夫君也早已想到了,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已”。

祖狄望向许氏的目光慢慢变得温柔了起来,人生在世,得一知己足矣,何况这个知己还是自己最亲近的夫人。

许氏望着自己丈夫的眼睛,也是含情脉脉。

“天凉了,我已经让徐氏和祖氏的族人们在赶制过冬的衣物,我想,在到达长安之前可能没有办法全部赶制出来,而且数量也不够,不过还真的要感谢这个何伦,给我们留下了那么多的好东西,但是要装备这支新军的所有人还差太多了……”。

“是啊,我也在为这事发愁,这人马少的时候怨人少,可人马多了又有些供不起了”。

“夫君,我已经让人通知那些留下的人,竟然多和来此的商人们交换布料,也留了一些人在此赶制衣服,只能尽量多做一些御寒的衣服了”。

“可惜何伦不知道跑去哪了”。

“呵呵,夫君,这何伦可是再也变不出这么多的物资和粮草了哦”。

“哈哈,娘子,说笑了,我只是觉得何伦跑的实在太过蹊跷”。

“这次媛儿确实做的过分了,不过她还是一个孩子,你们也不该那样逼迫她和那个小丫头,我听媛儿所说,她也只是好奇这个假公主,才会被骗的”。

“娘子,我也很喜欢媛儿,怎么会真的怪她,只不过这孩子这次也太过任性了”。

“嗯,不是真的怪她就好,我会慢慢教她的,夫君,你知道吗?我看媛儿的时候,就想起我小产时的那个孩子,要是没有小产,我们的女儿也有这般大了……”

祖狄听许氏这么一说,心中也是一痛,赶快搂住了许氏温声安慰道:“娘子,不要再去想这件事了,是那个孩子没有福气……”

许氏在祖狄的怀里,轻轻地把头靠在祖狄的肩膀上,久久不语……

“夫君,要是天下太平了,我还想为你生个孩子!”

祖狄轻轻吻了一下许氏的额头,轻声道:“还要个女儿!”

“嗯,夫君,殷乂来找过我了,我已经知道了你合并了徐氏族兵的事了,所以这几天你就和五弟多待几天吧”。

祖狄这才知道自己的娘子为什么要自己去和徐忡一起住,原来其中还含有深意。

“娘子,嫁给我,让你受累了……”

“夫君……你还记得道涣儿和道重两个孩子小时候的事吗?”

祖狄一听自己的娘子说起两个孩子小时候的事,思绪也飘到了过去在家乡时和这两个小家伙在一起的许多趣事,不由得,祖狄的脸上也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夫君,我听媛儿说的话,似乎你们对媛儿身边的这个丑丫头十分关注,这又是为何?”

祖狄听到许氏也对此产生了兴趣,突然心中一动,开口说道:“娘子,我们怀疑这个丑丫头就是明月公主!”

“什么!她就是明月公主?怎么可能?等等,你们有什么根据吗?”

祖狄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正是因为没有什么根据,所以才让媛儿带她走了,我和五弟都以为她脸上那一大块的青色胎记是她用蓝泥自己涂上去的,但是我用手怎么也擦拭不了,反而弄得这孩子哭了起来,媛儿也随之跳出来庇护她,哎,真是有些没名堂……”

许氏听到这里反而笑了起来。

“娘子,为何发笑?”

“夫君何必着急于一时,蓝泥这个东西若是直接弄在身上,那么十天半月都不会消退,要是用来为布料上色,几道工序下来那颜色更是经年不衰,我想如果这个丑丫头若真是你们所说的明月公主,那么她一定是情急下随手自己上的色,我想十天半月后就能见分晓了,我也会注意观察她和媛儿的,若她是真的,逃不过我的眼睛”。

祖狄见自己的娘子这么说了,心里也似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老实说,他还是怀疑这个小草,只是没有证据,现在听自己的娘子也准备仔细观察这个小丫头,反倒轻松了起来,毕竟女人的心总归要比男人细多了。

祖狄笑着又和许氏聊了会,就向许氏道了别,独自向徐忡的帐篷走去。

许氏看着祖狄渐渐远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依依不舍的回到了帐篷里。

许氏轻轻挑了挑油灯,自己独自坐在旁边,继续缝制起给媛儿的衣服,许氏忽然想起了什么,站起身走到了那个叫小草的丑丫头身边,借着灯火,细细比量了一下她的身高,喃喃自语道:“哎,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也不知道还够不够衣料给她也做一件冬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