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四十九章:徐媛的谎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11 2015-11-25 10:50:16

  中军大帐

徐媛和小草才走近大帐,就感受到帐内的气氛似乎十分的恐怖,而面前的祖狄更是阴沉着脸,看上去就像是要吃人一般……

徐媛不敢再去看祖狄,而是慌张地看向了自己的爹爹。

徐忡的面色也很严肃,当他看到自己的女儿求救似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心里又是一软……

祖该看着面前的两个小女孩,倒并不怎么在意徐媛的惊慌,反而徐媛身边的那个披着长发的小女孩让他一下子就起了好奇之心,不仅是因为那个小女孩用头发遮住了脸,让人看不清长相,更重要的是,她似乎丝毫不受帐内气氛的影响……

“禀告大人,徐媛和她身边的这个小丫头都已带到,请大人处置”。殷乂说完这些就退到了一边,目光却盯着徐忡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殷乂似乎就是看不顺眼徐忡,处处都针对着徐忡,尤其是现在,殷乂看向徐忡的目光里也是充满了敌意……

徐忡也感觉到了殷乂挑衅的目光,只是他现在实在没有心情理会这个人。

“媛儿,你快跟你祖爹爹说清楚,何伦和那个假公主是不是你让人放走的?!”

徐媛看着众人都一脸的凶恶样子,小嘴一扁,委屈的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哽咽的说道:“呜呜呜……是我放的,人家本来就喜欢那个公主嘛,可你们又说她是假公主,我就去问她了,结果她说她是真公主,是我们搞错了,所以要我放了她,我就从看守那里弄来了钥匙……”

殷乂突然插嘴道:“没错,看守囚车的也是你们徐氏的族人,所以这小女孩才能骗到钥匙,我听那个看守囚车的徐氏族人说……”

祖狄一脸不悦的看着说话吞吞吐吐的殷乂,大吼道:“有屁快放!”

殷乂见祖狄那么不耐烦,赶紧说道:“大人,那些徐氏族兵说是他们小姐一定要自己去看守何伦和假公主,还威胁他们说如果不给她钥匙,就让她爹爹赶他们出徐氏”。

说完这些,殷乂又笑意盈盈的看向了徐忡……

徐忡的脸也变得有些苍白,自己的女儿这回是真的犯下大错了……

想到这里,徐忡赶忙对着祖狄跪了下来,急切的说道:“祖大哥……祖大人,小女只有三岁,她什么都不懂啊……”

殷乂不屑的看了一眼徐忡,冷哼道:“哼,一句不懂就可以不负责任了?万一何伦联络那些心还向着他的人,我们才控制的这支人马就要出大乱子了!”

徐忡被殷乂的话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继续跪在地上等待祖狄的发落了……

祖该似乎有些不喜殷乂的咄咄逼人,出言阻止道:“殷乂,不得胡说,我祖家的无难军会不能驭下吗?”

殷乂听到祖该发话了,才有些讪讪地闭了嘴。

祖狄看着徐媛那么委屈的样子,心里本来的怒火也似乎消退了不少,可是私放何伦这样的事,又该怎么处理呢?媛儿确实只有三岁多些,但是不惩罚又如何服众?

徐忡见祖狄的脸色有些缓和了,马上对着徐媛说道:“媛儿,你快说,爹爹知道你一定是被坏人蒙蔽了,这些该死的人渣,竟然连三岁小孩都欺骗,媛儿你不要怕,爹爹和你祖爹爹都会替你做主的!”

祖该听着徐忡的话不觉有些莞尔,心道:这个徐忡倒是有意思,知道打亲情牌了啊……

小草听到徐忡的话,那藏在头发里的脸,不由自主的一抽,心也跟着一阵内疚……

徐媛对着徐忡点了点头,继续哽咽道:“祖爹爹,媛儿错了,媛儿没想到那个假公主被我放出来后,竟然夺走了我手里的钥匙,还私自放走了何伦,呜呜呜……媛儿错了,媛儿因为一心想救这个假公主,还威胁了守营门的人让他们见到小女孩带着马匹出营就放行!”

徐忡跪在地上,快速地把徐媛的话在心里过了一遍,竟然没有什么破绽,每句话都能连贯起来?想到这里,徐忡突然把目光都看向了自己女儿身边的那个丑丫头。

祖狄听了徐媛的话,也觉得丝毫没有什么破绽,自己从徐忡那里也早就知道了媛儿很仰慕明月公主,而小孩心性做出这些事来也并非不可以理解,尤其是听他所说,这放走何伦也不是她的本意,只是被那个假公主抢走了钥匙而已,两部囚车都是临时赶制,所以开锁的钥匙也是同一把,这才让何伦有了可乘之机……

祖狄严肃地看着徐媛说道:“媛儿,何伦那时已经醒了?”

“没有啊”。

“大胆徐媛,竟然敢说谎!快快从速招来,何伦一个大男人,岂是你一个三岁女孩和一个十多岁的女孩能拉上马的?”

徐媛没想到还是让祖狄找到了破绽,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徐媛被祖狄这么一吓,又不知道该怎么圆下去,只好哭的更伤心了……

小草眼见徐媛的谎言马上就要穿帮了,而自己愿意告诉她的那些她也已经全用上了,偏偏这一节自己忘记告诉她了,小草的脑袋上也满是冷汗了……

小草突然跪倒在徐媛的身旁,磕着头,大声道:“请将军不要怪罪我家小姐,是我和那个假公主一起把那个何伦拉上马的,当时那个何伦虽然没有完全苏醒,但是我们拉他的时候,是先解开另一辆囚车上的马匹,让马匹就靠在囚车门边,而囚车的高度和马背的高度没差多少,所以何伦几乎就是被平拉上马的……”。

徐媛看着身边帮自己解围的小草,心里更加的伤心了,看向小草的大眼睛里全是泪水,心道:你怎么那么傻,说好我一个人承担了的,你怎么还要出来说这些?

小草不敢去看徐媛双眸中的泪水,心里全是自责,自己为徐媛解释,难道不也是把责任变相的全推在了她的身上吗?她不仅知道,还要为我承担这么大的委屈,自己真的好坏……

小草的心一酸,又向祖狄磕了一个头。

小草的头碰着地面,再也没有起身。

祖狄看着这个小女孩条理清晰的解释了自己的质疑后,就头碰地,一动不动地跪在了地上,心里反而对徐媛没有多少追究的心思了……

祖狄奇怪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慢慢说道:“你……抬起头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