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四十二章:徐忡的心结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05 2015-11-24 10:10:07

  小草确实有些莫名的恐惧,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三个男子:一个是自己记忆中难得有不少记载的祖狄祖士稚,一个是他的弟弟祖约(明月搜寻过祖约信息,但是一无所获,但实际上历史上祖约也是有名的,看来明月的记忆是越来越差了,只能承载一些极其有名的历史人物了……),还有一个是徐媛的父亲,理论上来说这三人都应该对自己是无害的,但是历经多次磨难的小草还是不愿意去尝试相信他们,或者说,小草并没有做好再次恢复自己另一个身份的准备,因为对于小草来说,现在的她,或许因为没有身份反而可以活的更自在些,也不用再去承担什么责任了……

徐媛看到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躲在自己身后小草,也不知道从哪突然生出了一股子勇气,伸开双手挡在了小草的面前,气愤地叫道:“祖爹爹,祖叔叔,还有爹爹!你们干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盯着小草姐姐看?今天媛儿闯下了大祸,差点害的大家都身陷险地,如果不是小草姐姐为我挨了那么多的巴掌,为我们大家解了围,救了媛儿和大家,现在媛儿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呜呜呜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呀?为什么要这样吓唬我的小草姐姐,呜呜呜呜,你们都是坏人,呜呜呜呜……”

祖狄等人看到徐媛竟然嚎啕大哭了起来,一下子弄得他们几个大人都觉得尴尬万分,毕竟今天自己几个人可以安然脱离险境还真的多亏了这个丑女孩……

祖狄,祖约还有徐忡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都不觉有些微微发烫,被一个小女孩当面指责自己几人忘恩负义,这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徐忡首先说道:“媛儿,不是爹爹和祖叔叔还有你祖爹爹要逼迫小草,而是我们有些话想要问她”。

“哼,有什么好问的,我不要理你们了,你们欺负我的小草姐姐,小草姐姐!我们走!”

徐媛说着说着就拉着小草的手往自家的营地走去了,祖狄和徐忡赶忙让带来的亲兵跟了上去。

祖狄和徐忡互相看了眼对方,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徐媛啊,实在让人拿她没办法。

两人尴尬的笑了下后,一旁的祖约突然问道:“兄长,何伦出身寒微,所以我估计他还不知道他所找来的这个假货已经在礼仪上露了马脚,兄长,我们是否要……”

祖狄看到祖约在自己脖子上比了一个手刀的动作后,沉默了一会后,对着祖约轻轻地点了点头。

祖约马上明白了祖狄的心思,马上拱手向祖狄告辞,而对一边的徐忡却并没做过多的理睬,只是简单的看了徐忡一眼也算是告辞了……

等祖约走远后,祖狄和徐忡二人也慢慢向城关城南门走去。

“祖大哥,似乎令弟很在乎别人的出身?”

“嗯,忡兄弟不必介意士少的无礼,士少喜好结交名门大族,如果对方没有一定的身家或者其祖上不够威望,士少都是不愿意多理睬的,这样的禀性将来一定会害了他,哎……”。

徐忡沉默了许久后,脱口而出道:“那祖大哥为何不嫌弃徐忡,徐忡也是只一个寒门的小族……”

“忡兄弟,你说的什么话,我之所以愿意向你坦言我弟弟的不足,就是没有把你当外人,名门望族又如何?名士,大族聚集的洛阳城还不是一样沦陷了?他们又在哪里抵抗匈奴了?”

徐忡听到这里,只觉得心里暖暖的,自己一个小族的族长在祖狄的面前其实是很自卑的,即使族中尚有不少人,可是和真正的大族比起来,人口实在是少的可怜,所以徐忡一直觉得自己是在高攀祖狄,如果听到祖狄这一番肺腑,心里的结终于解开了。

祖狄看了看低着头慢慢走路的徐忡,故意放慢了脚步,直到和徐忡肩并肩后,才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徐忡的肩膀。

徐忡看着祖狄那一脸真诚的笑意,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忡兄弟,现在是酉时 ( 17时至19时),今夜寅时( 03时至05时)我会带领敢死之士潜入何伦的中军大帐,等我的好消息吧!”

“祖大哥,我也去!”

祖狄又拍了拍徐忡的肩膀,微笑道:“你是文士,只听过运筹帷幄千里之外的,没听说过文士要行匹夫之勇的,你放心吧,我这些兄弟都是以一敌百的勇士”。

“好,徐忡会在南门静候大哥的好消息!”

这时,一阵寒风吹来,瞬间吹动了两人的袍袖,在这满天星空下,两个人的友谊也似乎更融洽了!

祖狄大笑道:“好风,好兆头!今晚必成!”

“不错!好风!必成!”

子时(23时至凌晨1时),何伦大帐内

何伦厌恶地拍了拍手,让人赶快把傅兰的尸体拉了出去,何伦再也没有再看一眼傅兰,他只觉得本来好好的兴致都被这个该死的丫头弄坏了,自己这无边的欲火还没办法得到宣泄,这种憋精的难受都快让何伦发疯了。

突然!何伦想到了傅梅,不错,就是那个小丫头,这几天自己看着傅梅那一身白衣胜雪的样子,其实早就有些按捺不住了,要不是要欺骗祖狄等人,自己何必要如此小心翼翼的伺候这个贱人?

何伦狞笑了起来,披上了衣服,走出了自己营帐,慢慢走向了傅梅就寝的帐篷。

傅梅的帐篷里

傅梅没有睡着,今日的种种,让傅梅如何能安心睡去,傅兰也又被何伦拉走了,何伦要对傅兰做些什么,傅梅也很清楚,自己真是又气又害怕又嫉妒,这种种复杂的情绪,弄得傅梅根本无法睡着。

这时,突然自己帐篷的门帘被掀开了。

傅梅一咕噜从铺在地上的毛毯上坐了起来,惊恐着看着帐篷门口的人影。

“公主殿下,我是何伦,我有一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

傅梅一听是何伦来到了自己帐篷了,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但是听何伦说有什么不幸的消息,心中却是一惊!傅梅心道:难道他找了真正的明月公主,准备不要我了?!

“和你一起的傅兰死了,我手下有个畜生乘我不在,在我的帐篷里……哎,我已经处死了那个畜生,傅兰一定会安息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