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三十二章:贩卖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08 2015-11-20 10:06:09

  城关城街市

街市上,人头攒动,尤其是买卖人口的这一边特别的繁忙,不少大族都在买卖人口,有的是来补充人手的,有的是把多余的人口出售的,有父亲卖女儿的,母亲卖儿子的,也有同乡卖同乡的,更多的是一些人贩子在出售抓来的壮丁或者成年女子……

何伦安排的眼线也穿插在其中,对于所有的买卖都进行了监视,尤其是对出售小孩的买卖,更是放了十二分的心,但所有的监视人员唯独对一个角落里的野人所贩卖的小孩毫无兴趣,甚至看一眼都会马上捂住鼻子,因为这两个人身上的那股骚臭味实在是太强烈了,强烈到狗路过都会哀嚎着逃走……

在何伦的人手看来,如果这个小孩子是明月公主,那么他们情愿把自己的双眼都挖瞎,在他们看来,公主殿下即使受些折磨,穿着也不会太差,即使穿的破破烂烂,也应该是干净的,哪里会是这般恶臭恶心?

所以,他们都离那个野人和臭孩子远远的,把宝贵的时间用在更可疑的人物或者买卖本身上去了……

角落里

杨难敌意兴阑珊的坐在地上,好的位置早就被其他各种贩子占据了,自己才到这里也不想跟别人马上发生冲突,所以只好呆在这么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整整一个上午,不管他如何大声叫卖,都没人看一眼那个藤筐里的孩子,甚至不少人刚靠近藤筐,就被阵阵恶臭熏走了……

杨难敌看着这个叫小草的小女孩子,心想:你怎么就那么难卖呢?

杨难敌心里开始着急了,不断的把贩卖的标价降低,并且更大声的叫卖着,可还是无人问津……

杨难敌有些后悔答应这个小女孩要把她卖个好人家的豪言壮语了,可是做人要讲信誉啊,不然杨难敌真心不愿意再继续浪费时间做这个买卖了……

藤筐里的明月,或者如今这般光景的小草,眼神还是空洞无神,藤筐前有块破木板,上面标着价:十块粟饼。

正当杨难敌愁眉苦脸的等待有人过来讨价还价的时候,还真有那么一个老者和五六个年轻人往这边慢慢走来。

“这孩子怎么卖?”

“老大人,您没看这上面写了字啊,十块粟饼啊!”

“哦!原来你还会写字啊!不错不错,老夫年纪大了,有些看不清你的笔画了,不想你这野人还有这个本事啊,呵呵呵!”

杨难敌顿时阴下了脸,不过幸好他满脸的毛发胡须,把整个脸都遮住了,所以也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了……

老者根本没有在意杨难敌的不悦,而是继续观察着藤筐里的小孩,因为明月的肮脏,已经分不出是男孩女孩了。

“这是男孩还是女孩?”

“当然是女孩?!如假包换!”

老者点了点头,又开始品头论足起来了。

老者仔细的看着明月身上的每一处细节,当他看到小孩衣服上某一处完好无损的布料的质地时,眼前顿时一亮,再仔细看这个孩子的脸庞事,虽然肮胀不堪,但是那双眼睛……

老者旁边的年轻人紧紧地捂住了鼻子,上前了一步询问道:“老管家,那么多小孩子在出售,怎么您老人家就看上这个了?“

“你个小猴子懂得什么?你没看卖她的人是个野人吗?那野人如何懂得照顾人?这样的小孩又怎么可能不肮脏难闻?回去洗洗就好了”。

杨难敌被老者开口一个野人,闭口一个野人说的无名火起,可是这人偏偏是自己等待了那么久才上门询问且难得有意愿想买的人,只好拼命按捺住火气,继续让这个老者看下去,心里却在偷偷想着:哼哼,臭老头,别让大爷我在城外遇到你落单……

老者奇异的看了一眼突然笑嘻嘻的杨难敌,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开口问道:“这孩子你怎么卖?”

“一百张饼!”

老者踢了一脚那块标牌,揶揄道:“不是十张吗?”

杨难敌马上收起了标牌,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老者被杨难敌的无赖逗着了,呵呵笑道:“小伙子,做人要诚实啊!”

“哼,我本来就是写的一百张饼的,只是不会写那个百字,只好用十来代替一下!”

老者没有搭理杨难敌,而是对着刚才的年轻人说道:“徐钢,你给他20张饼,人我们带走!”

“老管家,您在考虑下,20张饼啊,我们能买十多个女人了!”

老者瞪了一眼叫徐刚的年轻人。

徐刚无奈,只好继续捂住鼻子,让身旁的人从包裹里掏出20张饼交给了杨难敌。

杨难敌没想到竟然能多捞到十张饼,实在是喜出望外。

杨难敌也没有再讨价还价,开开心心的接过饼后,就丢下明月,自己走了。

走着走着,杨难敌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藤筐里的小女孩,裂开嘴叫道:“小草,我走了,保重哦!”

老者听到杨难敌呼喊藤筐里的小女孩叫小草后,眉头微微一挑……

因为时间尚早,老者带着五六个随从和新买的小草一起在街市上游走,继续挑选合适的人口和一些需要添补的日常货物。

何伦的手下也注意到了老者所购买的这个恶臭小孩,只觉得这个老头一定是傻了,竟然会要这样的货色,一脸的鄙夷。

街市上的人,除了正在贩卖物品和人口的商贩外,其他人只要靠近老者的队伍都会捂住鼻子。

老者身边的人也离那个叫小草的人远远的,除了被惩罚背筐的徐刚……

老者最终买齐了需要的货品后,又连续购买了十几个壮丁和五六个妇女后,一行人就开始向城关城的南门走去。

杨难敌拿着二十张粟饼,在城里换了不少好东西,他很精明,才来城里的时候就发现人们互相交易的物品都是以物换物,而粮食就是最好的货币,尤其是能长期保存的粮食,而杨难敌卖掉明月所得到的二十张饼绝对是一笔可观的大数目!

杨难敌用其中的一张饼换了一身不错的衣服,并且修剪了一下自己的毛发,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顿时让杨难敌心情好了起来!

杨难敌接着又把所有的零零碎碎抢夺而来的东西都换了吃的和用的,其中也包括那块带头大哥的铜牌……

杨难敌又用其中几张饼,舒舒服服去街市上一些用破茅草搭建起来的妓院放松了一下后,又随手扔给了妓院老板几张饼,准备在这个破烂的妓院里住一个晚上,好好享受一下。

中午

老者一行人已经回到了徐氏在南门的营地。

徐仲也在自己的营地里巡查,正好看到自己的老管家回来了,就马上前去迎接。

“荣叔,您回来了”。徐仲用小辈对长辈的礼仪向徐容施礼。

徐荣看到徐仲对自己的礼遇,脸上的笑容一点也无法掩饰,高兴地说道:“忡儿,你看看,我今天有意外的收获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