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二十六章:接管城关城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77 2015-11-19 09:31:42

  城关城只是一个小城镇,虽然有城墙,但并不高大坚固,之所以修建有城墙,也只是因为地处交通要道所以才修建的,而实际上这个城关城就是一个因为有一个渡口而建立起来的小村镇,然后这个小村镇可以给来往客商提供歇脚的需要。

何伦的大帐就设在了城关城的中心,何伦的人马也全部接管了整个城关城的城防,甚至城内各处都被安插了何伦的人马,何伦还安排了在城内巡逻的军士,更下达了不得扰民的布告,所以城内的一切都似乎变得井井有条,而且感觉很安全……

天色渐渐变得昏暗下来

何伦独自在自己的大帐里,身边是一个自己的亲兵。

何伦的眉头锁的很紧,背对着自己的亲兵,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将军,我部已经完全接管了此城的所有防务,也已经在城内各处安插了人手,只要稍有异动,我们马上会知道,城关城三处城门也都已经安排了人手监视,绝不会让任何一个可疑人物出城”。

“渡口呢?”

“也安排好了,而且已经命令他们按照将军的吩咐,凡是要乘船的都要登记,尤其是对小女孩,必须一一检查,凡是可疑的无论是谁,一律先抓捕起来……”。

“嗯,这里来往着不少大族人家和来自各地的流民,那些流民会在这里贩卖自己的儿女或者路上抓到的孩子,大人,你们也要特别关注一下,不要有遗漏”。

“诺!”

何伦看着自己的亲兵应诺后竟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皱着眉头不悦道:“你不去四处打探公主的下落,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亲兵看到何伦有些不悦,心里一阵害怕,可是其他众兄弟的嘱托又让他不得不问道:“将军,我们人马如此众多,而且我们已经兵不血刃的进了城,为何不杀光这些氏族,抢夺他们的财货?”

何伦的心里一暗,心道:自己聪明一世,怎么身边偏偏一个懂事的都没有?

何伦知道这个亲兵所问也是其他亲兵的疑问,他们虽然过去是官军,可是和匈奴人的几番败仗,早就没有了官军的节操,抢劫流民和落单的小家族才是他们的乐趣。

何伦看了一眼这个亲兵,没好气的说道:“你们懂什么?我之所以一开始先让归附的流寇去试探他们的战力,就是为了看看能不能直接吃掉他们,但是你也看到了,这些人的战斗力确实不低,尤其是那个祖狄的人马,各个英豪,如果我们硬来必定死伤惨重,要是惨胜之后又遇到匈奴,怎么办?”

“可是,将军,我们难道放着这块肥肉不吃吗?兄弟们可是看上了不少他们里面的女娘啊……”。

“蠢货!你以为怎么能这么容易就接管了城关城的所有防务?那是别人让出来的!他们都聚集在南门,随时可以弃城撤离,我们要硬上必定损失惨重,祖狄你知道吗?这个人的手下各个英雄,当年和司马颖一战,此人的无难军可都是打的前锋,英雄无敌,岂是你们这些人可以窥视的?”

何伦没等亲兵回答就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出去,赶快加派人手查探公主的下落,记住,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要是让城内的人知道我们的真实目的,我们连假公主都会无法使用!”

亲兵连忙拱手应诺,然后快速的退出了营帐。

何伦看着亲兵已经离开后,一拳重重的击打在案几上,何伦很愤怒,自己堂堂的右卫将军,什么时候已经沦落到要向小兵解释的地步了?!

何伦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估算了一下时间,还有一个时辰自己就要应约前往南门和祖狄等人叙谈了。

何伦看着空荡荡的营帐,双手慢慢紧握,何伦心里清楚,自己之所以没有选择强攻城关城,实在是因为担心如果自己大军攻城,会让那个劫持明月的人铤而走险带着公主逃跑,或者出现一些自己不愿意看到的意外,如今自己假装带着真公主进城,就是为了告诉公主,自己是真心来救援公主的,只要公主知道自己带着假公主进了城,那么以公主的智慧或许会想办法找到自己,而明月公主在自己身边的消息也可以让劫持者变得犹豫,他会怀疑自己手中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公主,即使他看破了自己玩的小把戏,也没关系,他想出城就绝对不可能带着小孩上路,如果他上当了,那么他就会尽快把公主当普通小孩出售,那么自己安排的那么多眼线就有机会发现公主殿下了!那时可就真的是天从人愿了!

何伦在祈祷,他真心希望自己的猜测没有任何错误,明月公主殿下现在就在此城,而且一定会让自己找到……

城关城南门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天气也是越来越冷了,祖狄等人和徐忡都围在篝火前,促膝长谈。

许氏和徐媛依旧腻在一起,母女两人亲密的样子,让徐忡和祖狄的心里都暖暖的。

过了好一会儿,祖狄让其他人都各自回自己的营帐里,只留下了抱着徐媛的许氏和徐忡四人。

“祖大哥,你说一会何伦是否会真的亲自前来,而且是孤身一人前来?”

“应该会,不然他之前表现出来的种种,就没有意义了……”

“祖大哥,你也对何伦有所怀疑?”

“不错,你我既然已经结成义亲,有些话我也不必瞒祖兄,此人的确是何伦,而我所知道的何伦可是司马越的忠实爪牙,当年刘暾之子刘白就是被何伦假装盗匪所杀,而今日的何伦表现的如此坦荡,反而让我感觉异常怪异”。

“嗯,照这么说的话,何伦的行为和过去实在是太大相庭径了……”

“仲兄,不管何伦何意,如今我们就在南门,他即使有歹意,我们也无需惧他,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何伦如此兴师动众,又不像是为了那几十条渡船……”

“祖兄所言甚是,徐忡也百思不得其解,何伦意欲何为?”

许氏见二人还在聊,就添了点柴火进篝火,又用棍子撩拨了一下火堆,好让火烧的更旺一些。

徐媛还在许氏的怀里,见许氏在添柴,也觉得好玩,就跟着许氏一起添起柴来。

许氏见到徐媛乖巧的样子,心中的爱怜更甚,宠溺地摸了摸徐媛的头,脸上充满了溺爱之情。

正在此时,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何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