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二十章:城关城渡口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19 2015-11-17 10:01:12

  何伦走回了自己的案几边,从上面拿起一把曲项琵琶,然后又慢慢走到了傅梅的身边,轻轻地递给了她。

傅梅看到了何伦递过来的琵琶,下意识的就抢了过去 ……

何伦眼皮挑了一挑,心里有些疑惑……

何伦看着拿着琵琶的傅梅,轻声开口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公主殿下是被谁掳走的?”

傅梅紧紧抱着琵琶,低着头不敢看何伦一眼,但又不敢不回答,只好颤颤抖抖的回答道:“我……我叫傅梅,她叫傅兰,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和傅兰被两个亲兵带走后,就不知道公主的去向了”。

何伦听到这里又转过头望向了傅兰。

傅兰看到何伦在注视自己,脸一下子就羞红了,赶紧低下了头,紧张且害怕的拼命点着头。

何伦慢慢把匕首放进了自己的衣袖内,然后在大厅里慢慢来回走动着……

每一个脚步声都让傅梅和傅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们很清楚,她们两个人的命运已经都掌握在眼前这个男人的手上了,自己是不是还要为公主殿下保守秘密呢?

傅梅和傅兰互相对视了一眼,竟然都读出了对方的意思,是的,仔细想想,自己两人所服侍的公主又有什么秘密可言呢?她们两个人其实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何伦突然停下了脚步,也没有再看傅梅和傅兰一眼,而是像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不只我一个人想得到公主啊,那公主又是被谁带走的呢?看来是有人早就混入了傅氏的人马之中了……”

傅梅和傅兰都清楚的听到了何伦的自言自语,自己的傅氏人马里竟然有奸细?那么公主殿下现在也是凶多吉少了啊!怎么会这样呢??怎么这些事会发生在她们身上?

傅梅和傅兰的眼睛都充满了泪水,她们后悔了,后悔跟着公主一起出来了,真的应该和傅竹,傅菊一起待在河阴的……

何伦拍了拍手,大厅外立即跑上来几个亲兵。

何伦看了一眼进来大厅的几个亲兵,命令道:“我们明日离开函谷关,去城关城那边看看,那里有往来的渡船,说不定公主殿下在那里,那个带着公主逃跑的人不可能从我们身后逃跑,小树林虽然在函谷关西,但既然是也想抓住明月的人就不太可能是司马模的人,因为公主就是要去救援长安的,何必多此一举,往北的话是黄河更不可能,那么只有往南,也只有城关城那边有渡口,从弘农涧河可以去朱阳镇然后再转道梁州,或者去往卢氏县再由马石河北上到洛阳!”

一个亲兵有些疑惑的说道:“将军,此人若真的要去洛阳的话,为什么不走陆路,可以近不少啊!”

“蠢货,陆路都是匈奴兵,即使带走明月的人也是匈奴人的奸细,但匈奴部族繁多,万一遇到了不是自己所属的阵营,一个人带着一个小女孩,不是找死吗?所以他绝不会走陆路!你们赶快准备起来,明日一早我们就赶去城关城!我料明月必定在那里!”

亲兵们唯唯诺诺的退了下去。

何伦越想自己的推断越合理,心情也跟着舒畅了起来,看向面前两个小女孩的目光也起了变化……

何伦走到傅梅和傅兰身边,玩味的看着两个小女孩,伸出手要去模傅梅的头发,可不知为何何伦的心里突然一动,伸出去的手转向了傅兰……

傅梅被人拉出了大厅,整个大厅就剩下了傅兰和何伦……

何伦一把抱起浑身颤抖的傅兰,慢慢地向内府走去……

几日后

城关城渡口

小小的一个渡口,只有几十条不大不小的渡船,而码头上却挤满了从各地逃难而来的人群。

其中有两拨人群最为惹人注目。

两群人皆有族人三千人左右,各自占据着渡口的一处,因为争抢渡船,已经有些剑拔弩张之势了。

东边的一群人里,走出一个青衫男子,对着对面的人群,双手作揖,朗声道:“在下徐忡,是东莞人(古代的东莞是指今山东沂水东北),不知道哪位是首领?”

西边的人群里浩浩荡荡的走出来了十一个人,而且是十男一女。

徐忡看着对方杀气腾腾的样子,脸上的笑意反而更浓了,一副风淡云轻的儒雅做派,丝毫没有任何畏惧和退缩。

十一人里站出来了一个赤发大汉,一脸的凶相,对着徐忡吼道:“格老子滴!什么徐忡李忡的,这个渡口就这么几十条破船,还那么小,运我们的人都不够,去去去,识相的话,就一边呆着去!”

赤发大汉一边说,一边就要上去推人,手也举的高高的,作势就要打徐忡。

徐忡还是微笑着看着赤发大汉,一动不动。

正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赤发大汉和徐忡身上的时候,不知道从哪蹦出一个梳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小脸气鼓鼓的,一双小手叉着腰,小脚还不断的踹着赤发大汉,小嘴里还一直在嘀咕:“叫你欺负我爹爹,叫你欺负我爹爹!”

赤发大汉刚想对着小女孩一脚踢去,徐忡已经快速的蹲下了身体,一把抱住了小女孩。

赤发大汉一时蛮性上来,一把抓住了徐忡的衣服,作势就要往上提起,一心要把徐忡父女扔出去。

就在此时,西边的十人同时大呼道:“殷乂(yi三声)住手!”

几乎是刹那间,十人里的一人,快速闪出一个身影,一把握住赤发大汉的手,一个简单的擒拿就让殷乂举起的手慢慢放了下来。

殷乂涨红着脸,却完全拿眼前这个没有办法,手上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只能气恼的大叫道:“格老子滴,韩潜!你这是做什么?这些人抢我们的渡船,我教训一下他们,你来阻止什么!!!”

“殷乂,你怎么每次都那么鲁莽,大哥大嫂都在,你就做主了?别人要渡船,我们可以先商量啊!”

殷乂一听韩潜说起大哥大嫂,心里才一惊,自己怎么又鲁莽了,大哥都没说话,自己怎么就……

这时徐忡已经抱着小女孩起了身,等到徐忡轻轻放下小女孩后,才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根本没有理会韩潜和殷乂二人,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西边的九人,似乎在搜寻着谁才是这些人里的头领。

殷乂看到徐忡这种态度,心里就来火,这火一上来又想上前揍这个徐忡了,韩潜见势不妙,立马拉住了殷乂。

这时,西边的九人中,走出一个黄脸大汉,慢慢走到徐忡面前,拱手抱拳道:“让先生受惊了,在下是,范阳人(今河北涞水),祖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