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一十九章:匕首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067 2015-11-17 10:00:29

  明月已经被水里的倒影吓住了,这真的是自己吗?这张脸不仅污秽不堪,而且散发着难闻的恶臭,想来是之前在藤筐里呕吐的时候,秽物有一部分留在了脸上……

明月想伸手去洗脸,可是手才摸到溪水,又警觉的缩了回去……

杨难敌看到明月这种奇怪的举动,脑门的上的黑线一下子显现了出来,杨难敌心里大惊:难道把脸洗干净后更恶心,更难看,更不堪入目?所以她才会害怕去洗脸,害怕让自己看到她那张脸后就丢掉她?

杨难敌皱了皱眉,心道:看来自己真的遇到宝了啊!

杨难敌想到这里,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不是太有趣了吗?自己叫杨难敌,意思是说天下无敌,现在救了个小女孩,就这容貌也可能是丑的是天下无敌啊,哈哈哈,有趣有趣!

明月听到杨难敌爽朗的笑声,心里更是慌乱,自己明明恶臭难闻却又不敢清洗,明月心里清楚自己的容貌所能带来的影响力,现在这样丑陋肮脏的样子却能很好的保护自己,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很伤心很难过,想着想着,明月的鼻子一酸,嚎啕大哭了起来。

只有六岁左右的小孩子,终于忍不住,大声哭泣了起来。

杨难敌因为明月的哭声也收敛了自己的笑声,脸色慢慢的变得严肃了起来,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只是让这个小女孩尽情地哭着……

溪边的火堆还在继续炙烤着鲜鱼,五只花豹也都各自在溪边玩水,吵闹,根本没有在意明月的哭声。

还有一只花豹却由始至终一直卧在杨难敌的身边,只不过它的两只前爪竟然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撕心裂肺了好久之后,明月的哭声慢慢减弱,明月看了眼无动于衷的杨难敌和还在玩耍的花豹们,眼泪慢慢止住了,这一刻的明月,感觉无比的轻松,是的,无比的轻松,太多太多的包袱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仅仅六岁不到的她,给自己施加了太多的责任,可是这些责任又岂是她这个年纪的小孩可以承受的?即使拥有着前世的一些历史知识,也仅仅只是一些片断而已,后世的种种先进思维,科技,技巧,明月完全不知道,也不会,有的只是一个公主的身份,而偏偏自己还是一个被下了药的**,这样的不尴不尬,这样苟且偷生的活在世上的滋味,又有谁能懂?

明月突然有点怀念那个已经沉睡了的自己,虽然从出生开始他才是身体的真正主导,可是因为他不愿意正视自己的身体,才诞生了女性思维的自己,而一切的苦难和快乐却是两个灵魂一起在经历和体会,可是为什么当自己真正主宰了这具身体后,会这么想念那个自己?明明自己应该彻底排斥他的……

因为孤独吗?还是因为自己也想去沉睡……

杨难敌的鱼已经烤好了,花豹们都得到了自己一份,尤其是那只卧在杨难敌身边的那只花豹,分到的烤鱼最多,而其他五只花豹却没有任何的抵触情绪。

杨难敌溺爱地抚摸着身边的那只花豹的头,说不尽的温柔……

明月也闻到了扑鼻的烤鱼香味,饥肠辘辘的自己,再也忍不住欲望的望向了杨难敌。

杨难敌看到明月这个样子,又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哭累了吧,羌桃都白吃了,喏,拿去,给你烤的”。

明月伸手接过杨难敌递过来的烤鱼,狼吞虎咽了起来,什么气质,什么修养,举止都没有了,活泼泼就是一个饿鬼。

此刻,青山绿水,蓝蓝的天,一个野人和一个野丫头还有六只花豹,画面确实有点美……

函谷关

傅梅和傅兰在提心吊胆几天后,终于被右卫将军何伦召唤到了城主大厅。

傅梅和傅兰紧张的互看了一眼,她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个所谓的右卫将军又会如何对待她们两个。

惶恐不安的她们,身体轻微的发着抖,根本不敢抬头看一眼上首的何伦。

何伦看着下面的两个小丫头,也是一声不吭。

一时间,大厅上的气氛特别的压抑……

何伦从怀里掏出一把在函谷关外小树林里捡来的匕首,慢慢的把玩着。

何伦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把不锋利的匕首上会镶嵌着一块根本不值钱的玉块,而且是镶嵌在匕首的剑身上,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说有多不方便就有多不方便,不要说杀人了,自杀都困难。

何伦把手中的匕首抛到了傅梅和傅兰的脚下。

一瞬间,傅梅和傅兰就双双往后退了几步,她们害怕的整个人都神经紧绷着,突然一把匕首掉在二人面前,立时吓的二人脸色惨白……

“你们不用怕,这把匕首你们认识不认识?这是我在小树林里找到的,就是你们和公主殿下一起躲藏的小树林”。

明月这把匕首只有明月自己知道,从未在傅宣安排的四个小丫头面前展露过,傅梅和傅兰二人自然不会认识,但是当她们听说是在小树林捡到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心里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这个一定是明月公主的!

何伦注意着两人的表情变化,心里一喜,大声道:“快说!是还是不是?!”

傅梅被何伦的声音吓得马上摇了摇头,又马上着急的点了点头,傅兰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拼命摇了摇头。

何伦看着两个小丫头的表情,眼睛慢慢眯成了一条缝……

何伦慢慢走下了台阶,来到两个小丫头身边,慢慢俯身捡起了地上的匕首,然后用匕首的刀背慢慢地在傅梅的脖子上来回滑动……

何伦见傅梅睁大了通红的眼睛,身体变得僵硬而且还在不停地颤抖着,心中稍觉有些乏味,就又跑到了傅兰的身边,轻轻俯下身体……

傅兰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好像灌冲到了头顶一般,整个人都呆立着一动不动,说不清的滋味涌上心头,不甘,屈辱,还有那麻麻的,酥酥的感觉……

何伦笑了,他就喜欢这样玩弄女人,尤其是面前的这两个小女孩,都是明月公主的贴身丫鬟,所以更带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