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一十六章:杨难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575 2015-11-17 09:58:10

  明月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对着自己笑嘻嘻的样子,心里就一阵发慌,身体不自觉的想往后再退一点,可是已经在山洞的角落里了,还能往哪退呢?

野人看着明月这个样子笑的更欢了。

明月可是一点也笑不出来,受了那么多的罪不说,还差点被花豹吃了,现在又被一个野人取笑自己,自己有那么好笑吗?

不过也因为面前这个人的笑声,明月紧绷的心神也慢慢松弛了下来,明月感觉的出,他现在还没有想伤害自己的意思……

野人似乎很喜欢看明月惊慌失措的样子,竟然一屁股坐了起来,兴致勃勃的说道:“小妮子,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家乡在哪里啊?陪我说说话啊,你知道我一个人有多闷吗?五年了!整天跟一帮畜生在一起,我都快疯了!对了对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哦,如果我提前一天或者晚一天出山,我可就遇不到你了,那你的命运,嘿嘿,肯定很凄惨哦”。

明月仍旧卷缩着自己的身体,不敢正视面前的这个男人,但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明月不断的偷偷瞟了他几眼:满脸的大胡子,头发乱糟糟的,眼睛都被毛发遮掩住了,整个人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大个野人。

野人见明月还是不回答自己,似乎是有点急了,假装恶狠狠地说道:“再不说话,我就让花豹吃了你!”

明月一听这句话,浑身打了个激灵,眼睛不自觉的向花豹们看去,更是吓得浑身发抖,可又害怕这个野人真的发起狠来,真的会让他的花豹吃了自己,所以赶紧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我叫小草,就是一棵小草的小草,家乡在洛阳,我……我……我不记得自己几岁了……”

猎人似乎很满意这个小女孩的回答,自己都似乎来了兴趣,继续问道:“嗯,不错,小草是个不错的名字,你父母一看就是有学问的,人命虽然贱如草却又是最最坚韧无比的,不错不错,那我再问你,你是怎么被抓的?”

“我……我是从洛阳逃难出来的,我的爹娘都死在匈奴人的手里了……呜呜呜……呜呜呜……”

“洛阳?匈奴人攻下洛阳了?!!怎么可能??!!!”

明月看着面前男子不可置信的样子,心里也是感慨万千,是啊,堂堂的帝都就这么沦陷了,而且还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野人显然还没有从洛阳沦陷的事实中清醒过来,整个人都痴痴呆呆的。

好一会儿,野人才开口道:“看来我是应该快点回去了,不能在这个地方久留了”。

说道这里,野人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小女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们今晚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就去梁州”。

明月听到这个野人一心要去梁州,好奇心又起了,而且明月发现这个人确实没有任何要伤害自己的意思,也就大起胆子,试探的问道:“我们为什么要去梁州?”

“把你卖了啊,难道我还要一直把你带身边?我到了梁州就要去仇池,梁州那里是我们族人和汉人进行贸易的主要地方,你也不用感谢我,遇到我算你命好!”

明月听的哑口无言,要卖了自己还说遇到他是自己命好?!

明月有些不甘,自己是堂堂的龙裔,竟然要被贩卖?

明月鼓足了勇气开口道:“你为什么要卖我?你带着我也是累赘,何不放了我,让我自生自灭?”

“那可不行,按照我们族人的规矩,你是我从那个男人手里夺来的,也就是我的战利品,既然是战利品,就完全属于我,本来我也不想卖你,但是你看看你自己脏兮兮的,又臭不可闻,而我又有急事,所以只好把你卖了,我会让我的义子帮你找户大族,这样我也可以得些钱,你又可以有个归宿,多好!你要知道,有多少人死于饥荒,你能遇到我而不被吃掉,还能被卖个好人家,你知道你有多幸运吗?”

明月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真诚的男人,心里一时不知道是应该恨好呢还是笑好?这简直是强盗的逻辑!难道自己只是一件货品?可以随便买卖?更好笑的是他竟然口口声声说自己臭,难道他自己闻不出自己身上一股子豹骚味?那味道可比自己更熏人呢!

想到这里,明月的心里充满了委屈,可是又不敢说什么……明月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发酸,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

野人看着明月那幽怨的眼神,心里反倒高兴了起来,他没想到这个又脏又臭又恶心的小女孩,眼睛倒蛮大蛮好看的,尤其是这种委屈的样子,特别传神……

“喂,小妮子,你的眼睛倒真的好看,可是人怎么就那么脏那么臭?要不要我把你扔河里洗洗?哈哈哈”。

明月听到这个野人要给自己洗澡,吓的马上把头埋进了膝盖里,不敢再看野人了……

野人笑的更大声了,当然他也没有什么兴趣真的给这个小女孩洗澡,只不过五年来,他几乎都没有跟人说过话,突然间多了一个小女孩,心里就特别愿意和她说说话,逗逗她,就连吓唬吓唬她都是那么有意思,哈哈!

野人笑过之后,突然想起了明月说的那些话,洛阳竟然真的沦陷了!而自己因为赌气躲在深山里,也不过是五年的光阴,没想到,外面的世界却已经天翻地覆了……

想到这里,野人兴奋了起来,心道:好啊好啊,天下大乱了,匈奴人都翻了天了,我们氐人是不是也可以浑水摸鱼了啊,哈哈?!

明月卷缩着的身体有些发僵,却又不敢动,只好悄悄地伸直了脚,舒展一下筋骨,就在这时,野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明月又被吓得紧紧抱住了自己,卷缩在一边不敢再动了……

“喂,你叫小草是吧,好,小草,你知道我叫什么?“

明月哪里知道他叫什么,但又不敢不回答,只好拼命的摇头,眼睛依旧不敢看他……

野人挠了挠头,想想也是,这么个小女孩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是谁?不过今天他确实很开心,话也就多了起来,裂开嘴笑道:“我叫令狐难敌,你以后要记住我这个名字,我一定会让自己的名字响彻大地的!”

明月的脑海里根本不记得有谁叫令狐难敌的,看来不过是个在深山里待傻了的的野人而已,不过,类似的名字,在明月的头脑中倒有一个叫杨难敌的,但因为大部分的前世记忆都和另一个自己一起沉睡了,所以明月也仅仅是知道个名字,和杨难敌的出身这些浅薄信息,其他的历史信息完全没有,明月警觉地没有去多想杨难敌的其他历史信息,因为明月已经觉得自己的头有些微微发痛了,那种一思考历史人物信息的头痛欲裂,可要比断了四肢还要难受……

明月也不知是怎么了,竟然不假思索地顶嘴道:“令狐难敌,我没听说过,杨难敌的名字我却知道!”

猎人听到杨难敌三字时,整个人都陷入了震惊,自己的名字,这个小女孩怎么会知道?难道我们认识?不可能啊,我在这个深山老林里已经有整整五个年头了,自己的亲爹杨茂搜都快忘记我这个儿子了吧?她是怎么知道的?

明月也发现了面前野人的异样变化,心里一边怪自己多嘴,一边惊惧地发现野人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明月心道:难道自己遇到的真的是那个杨难敌了?那个仇池左贤王?

不错,这个野人就是杨难敌,杨茂搜(杨龙飞的养子)的儿子,仇池氐王杨龙飞的孙子,而杨茂搜的本姓就是令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