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一十五章:野人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71 2015-11-13 10:30:35

  花豹小心谨慎的慢慢靠近藤筐,它把头往藤筐前凑了一凑,嗅了嗅,一双铜铃般大小的豹眼发出绿色的光芒,慢慢往往藤筐里面看去。

明月惊恐的目光一下子就对上了花豹探询的目光,这一刻,明月的心脏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那个带头大哥的下场,明月是亲耳听到的,尤其是这些豹子此时就在外面大口撕咬着他的肉吃呢!

花豹一爪子就把藤筐掀翻了,明月就这样四脚朝天的展现在所有花豹的面前……

所有的花豹都把目光投向了摔出藤筐的明月,黑夜里,花豹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是一盏盏的夺命灯,看的人连灵魂都在颤抖……。

明月根本无法动弹,眼睛也不敢看面前的景象,明月扭过头,紧紧地闭上了双眼,浑身都在不自觉的剧烈颤抖……

这样的表现无疑更激起了花豹们的食欲,甚至有几只花豹放弃了嘴边已经被挖空内脏的尸体,转而向明月的方向慢慢走去。

这时,又是一阵鞭声,让花豹们向明月进攻的步伐减缓了一下,可是人肉的香甜已经让花豹们失去了理智了……

千钧一发之刻,一个人影突然挡在了明月的身前,连续快速地向花豹们甩了几鞭子,其中一鞭更是狠狠地甩在了听到不许攻击的命令后仍然想发动进攻的花豹身上。

那只不听话的花豹一下子就连吃了三,四鞭,痛的在地上滚了好多下后,才慢慢爬起向后退去……

其他的花豹们在看到鞭子的威力后,才不甘心地慢慢退下,但还是有几只花豹的嘴里发出了低低的嘶吼声……

挥舞九节鞭的是一个魁梧的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满脸的大胡子,手里紧紧地握着九节鞭,腰里还叉着一把大刀,一身都是兽皮做的衣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野人一般。

野人在花豹退却后,才转身抱起了地上的明月,稍稍一检查就发现明月的四肢全部被卸了关节,野人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心道:好毒辣的手段……

明月因为之前的惊吓本来就浑身发抖,疼痛难当,现在又被一个陌生人抱在了怀里,四肢还都被他捏来捏去的检查,更是疼痛难忍,眼睛一翻,又晕了过去……

燕子山山脚的一处洞穴中

明月被丢在了山洞的一个角落里,一动不动。

明月的衣服上发出阵阵的恶臭,臭味全是来自于之前呕吐时所留下的秽物,嘴里的麻布团被取了下来,四肢的关节竟然也全部被接上了,只是因为关节被卸的时间有些长,关节处还是非常的红肿,行动还是很不方便。

明月渐渐苏醒了过来,醒过来后,第一时间就是检查自己的衣物,当发现自己的衣服还在时,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明月单手拍了拍胸口,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自己的手脚竟然能动了?!!!

明月内心的狂喜之情还没有来得及表现出来就发现自己的身边卧着几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花豹……

野人看着苏醒过来的小女孩那一惊一乍的表情,尤其是脸上神情的变化,心里稍稍觉得有些有趣,不过目光还是被自己手中一块铜牌吸引了过去。

这块铜牌是从那个带头大哥尸体上搜出来的,上刻画着一条逼真的青色小蛇,神态也是栩栩如生。

野人把玩了一会这块铜牌后,就放入了自己腰间的小布囊里。

明月也看见了那块铜牌,可毕竟因为自己身虚体弱,眼睛看东西有些恍惚,又离野人有些远,而且洞内光线也不好,所以只能依稀看见铜牌上有个弯弯曲曲的青色东西,有点象蛇却又不敢肯定,因为用力过于集中,明月突然觉得自己的头有些发晕,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想吐但有吐不出来的恶心……

野人没有注意到明月的变化,只是妥善的把铜牌放好,然后又给火堆添了一点柴火,这才和衣睡下。

好一会,明月才觉得自己的头晕稍微好了点,想试着自己动一下,可是才稍微一动,就发现有几只花豹死死的盯着自己,立时吓的明月一动也不敢动了……

明月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有这个野人在,自己早就成了这些花豹的口粮了,所以明月此时此刻确实对面前这个睡着了的男子有一种莫名的依赖感。

野人似乎还未睡熟,在听见豹子的异响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那些花豹们竟然马上乖乖的趴在地上,但是一双豹眼还是不甘心地看着明月……

明月看到花豹在野人的威慑下保持了克制,心里才安定了一点,明月注意到有几只花豹就在火堆边卧着,一点也不怕火,卧在火边取暖的花豹眼神都有些迷离,应该是很享受这种温暖的感觉,明月真的不知道这个野人训养这些花豹用了多长的时间才能做到这样……

“你不要乱动,这些花豹可都是吃人肉的”

明月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着了,紧张地卷缩在角落里,眼睛紧紧地盯着面前的野人,手也不自觉的往大腿附近摸去,一摸这下,以前绑匕首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明月这才想起自己的匕首已经被那个带头大哥打飞了……

野人自顾自地说道:“你这个小娃儿浑身都那么脏,身上,脸上都臭的要死,本来想把你丢了,不过看你是个女娃,到了市集应该可以卖几个钱,所以我就大发慈悲留下了你,等明天我就背着你去梁州(梁州,古代行政区划名,曾是古九州之一;三国时始设梁州,治所在陕西汉中,唐德宗改其为兴元府),那里有我的义子,我到时候把你交给他,会好生吩咐他给你找个好人家卖了的”。

明月听着他的话,心里就是一阵的恍惚,他要把自己卖了?卖去梁州?自己现在又到底在哪里?怎么会一二连三的遇到这些恶人呢?不过万幸的是,他的确没有检查过自己身体的其他部位,只是从衣服上判断了自己是个小女娃,确实万幸。

野人见小女孩并没有得到回答自己,倒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又说了起来:“我在这燕子山整整待了五年才驯养了这六只花豹,已经整整五年没怎么跟活人说话了,我说,小妮子,你不会是个哑巴吧,看你脏兮兮的,又被人折断了手脚丢在藤筐里,估计也是拿你去卖的”。

明月真的不知道这个带头大哥把自己一路带出来的用意是什么,但绝不会要把自己卖了,看情形他是早有预谋,只不过现在人已经死了,再也不知道他的目的了。

明月想到这里整个人有些发呆……

突然,带头大哥翻了个身,一个手撑着头,笑嘻嘻的看着明月,眼睛一眨也不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