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一十章:何伦的怒火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40 2015-11-11 10:19:54

  函谷关,城主府大厅

何伦坐在被打扫干净的城主大厅里,身边是昏昏欲睡的随军军妓,心里却没有一点淫乐一番的心思……

这一夜,何伦是彻夜未眠……

何伦现在的心思都在焦急的等待手下们的消息。明月公主到底是生是死,他必须尽快知道,如果还活着那么一定要找到,如果死了,自己就要快点离开这个事非之地,天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一批匈奴兵怎么办?自己的手下欺负欺负流寇和溃军是没问题,但是一遇到匈奴兵,哪怕只是一个影子就闻风丧胆了……

突然,厅外传来声音。

“大将军!大将军!我们找到明月公主了!我们找到明月公主了!”

“在哪?速速带上来,让我看看!”

当傅梅和傅兰被带上来的时候,何伦立时从上首疾奔了下来,仔仔细细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小丫头。

何伦伸出手去擦拭傅梅和傅兰脸上的脏东西,他一定要看看仔细,明月公主可是关系着自己的大好前程啊!

何伦的手下小心翼翼的递上了一把琵琶,指着傅梅说道:“大将军,这把奇怪的琵琶就是这个小女孩的,我们抓住她的时候,她还抓着琵琶不肯松手,所以小的们断定这个女孩一定是将军所说的明月公主了,只不过个子虽然和大将军说的差不多,但是这长的也没有大将军说的那么夸张啊……”。

傅梅听到别人竟然说自己是明月公主,吓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是他们杀了自己家族的族兵,还绑了自己前来,一路上更是粗言秽语不断,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一定是想对公主不利,可自己真的不是什么公主殿下啊!

傅梅拼命的摇着头,眼睛里的眼泪不停的流着……

何伦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不断摇头的小女孩,心里的无名火也起了,很明显这个小女孩的姿色怎么可能跟明月公主相提并论?清秀或许有几分,但是色相还有气质实在差太多了。

傅梅见何伦不再盯着自己看了,而是转头去看傅兰了,心里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怕,眼泪一个劲的流着,想叫又叫不出来,嘴巴里塞着的东西让人只想吐……

傅兰也害怕的看着何伦凑过来的脸,眼睛惊惧的紧紧闭上了,浑身都在颤抖……

何伦心里摇了摇头,眼睛里满是失望……

何伦直起身,用极其缓慢的语速连说了几声:“好,不错,嗯,很好……”

何伦的手下以为自己的找来的两个女孩,尤其是那个拿着琵琶的小女孩就是明月公主,自己的将军也认可了所以才说了那么多声好,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这下好了,万两黄金啊!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终于找到了明月公主。”

何伦听着自己的手下的歌功颂德,脸上的肉抽了一下……

何伦走近自己的手下,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小心的弹了一下他衣服上的灰尘。

何伦的手下开心的近乎疯狂了,他在心里大喊:看到没有,我要发达了,将军大人竟然对自己如此礼遇,我要发达了啊!!!

突然,何伦伸出两只手,对着这个人的脖子就是一扭,动作干净利落……

何伦的手下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已经断了气,倒在了地上……

何伦拍了拍手,立时,有其他手下进来拖走了地上的死尸。

傅梅和傅兰看到这一幕,吓的动都不敢动了……

何伦对着自己的其他手下大叫道:“搜!给我出去继续搜,一定要抓到明月公主!你们看看,你们抓到的这两个人,明显是被人用来当诱饵的,放出来就是为了吸引你们的注意力!好给真正带着公主的人逃跑的机会!都他妈上了那个混蛋的当了!你们给我往远处搜,往长安方向搜!”

何伦的手下也是战战兢兢的连忙应诺,然后马上退出了大厅,赶快去组织人手再次搜捕明月公主了。

等到自己的手下都退出去后,何伦的火气才慢慢平静下来。

何伦也在想,到底是谁?能在混乱之中有这种急智,让自己的手下都上了当……

何伦在大厅里来回的走动着,回忆着明月公主的过去,突然,何伦停下了脚步,欣喜的想到:明月公主一定还活着,能在这样危机的关头,还能想到这种金蝉脱壳的妙计,也只有公主了!

何伦的目光向傅梅和傅兰扫了过去。

傅梅和傅兰两个人都是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何伦却是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又拍了拍手,让手下把她们两个带去了军妓营好好梳洗一番,等候自己的召见。

何伦走出了大厅,望着天空上的那轮月芽,双拳紧握在了一起,眼睛也慢慢眯了起来……

小树林

带头大哥已经折断了明月的双手和双腿,准备乘着夜色赶快离开此地,他很确定暂时不会有什么追兵了,因为他们已经抓住了两个诱饵,等他们送回去后,再发现是假的,这一来一回之间,自己早已逃出很远了。

想到这里,带头大哥不再犹豫,快速地背上明月就向川口乡(川口乡位于河南省灵宝市东部)的方向奔去。

带头大哥清楚只有向下走,到达川口乡才能避开何伦的追兵,也可以避开匈奴的军队,长安那种险恶之地,自己才不会去呢,让何伦去长安找匈奴或者南阳王司马模要人吧,哈哈哈。

长安城

函谷关陷落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了。

城内到处是惊恐不安的人群,要知道,京都洛阳失陷才是多久前的事?赵染的叛变让匈奴铁骑长驱直下,长安也已经岌岌可危了吗?百姓们开始聚集在南阳王府的大门前……

南阳王府内,议事大厅

南阳王司马模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一丝笑容了……

照南阳王司马模自己的推算,即使有赵染的帮助,想要敲开函谷关也不是易事,可没想到,自己视为天险的函谷关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淳于定也是眉头深锁,偷偷看了一眼上首的司马模,心里也有些惶恐,淳于定心道:匈奴人竟然如此凶猛……?

南阳王司马模被自己府外的百姓,搞的有些心烦意乱,再加上匈奴的逼近,更是让司马模变得有些暴躁不安。

南阳王司马模看着下首的淳于定,脸上勉强挤出了一点笑容,只是这个笑容比哭还难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