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零三章:推心置腹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412 2015-11-10 10:23:41

  王弥军,徐邈大帐内

徐邈在帐内来回的走动,一旁的高粱也是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高粱本来就心烦,看着徐邈还不断在自己眼前走来走去,更是烦躁的厉害,不耐烦的叫道:“大哥,你到底怎么想的?军中现在愿意跟我们走的部曲已经有几千人了,即使主公不同意我们去青州和曹嶷汇合,又能如何?我们可以自己去!如今待在这个地方,油水捞不到不说,还要受那些的匈奴狗的鸟气,老子快被气疯了!”

“二弟,你就不能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怕个鸟!就算闹到主公那,老子也不怕!你问问军中兄弟,谁不想去青州,谁他妈的就是个没蛋的货!”

徐邈听了高粱的话,心里是认同的,可是自己的主公王弥对自己真的不薄,就这么离开,实在说不过去,其他的兄弟们会怎么看自己?这个高粱真是个匹夫,一点都不想想后果!

徐邈停下了脚步,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两撇八字胡,眼睛转个不停,正在思量该怎么安抚高粱这个匹夫……

正在此时,帐外声音响起:将军,主公有请二位将军前去中军大帐,晚上主公要宴请两位将军。

“主公可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徐邈惊疑不定的问道。

“没有了,小的只是来传个话,其他一概不知”。

“嗯,知道了……”

待传令官远去后,徐邈的额头不知道何时已经出了许多冷汗……

高粱倒是很高兴,心想,既然主公有请,正好把去青州的事好好跟主公说说,想来主公也不会让兄弟们难做吧?

徐邈却是比高粱更了解王弥,王弥这个人哪里有什么心思跟你谈心?如果全部人都在,或许和以前一样,骂几句,吼几句也就是了,如今单单约见他和高粱两个,事态好像比想象的还严重了许多啊……

徐邈看了一眼高粱,许久才说道:“二弟,今夜我们就拔营去青州!”

高粱明显楞了一下,不过高粱听到徐邈终于决定去青州了,心里倒是大喜,在他高粱的心里,王弥虽然是他的主公,但徐邈对他却有救命之恩,而且从起兵开始自己跟徐邈也没少给王弥立功,凭什么好处都让曹嶷占了?这太不公平了!

想到这里高粱一下子叫了起来:“大哥,太好了,我高粱就是个大老粗,其他我不懂,我只知道曹嶷仗着自己是王弥的亲信,吃香的喝辣的,走的时候都不跟我们这些老乡打个招呼,还什么狗屁乡党???!!!”

徐邈看着兴奋中的高粱,心里却是隐隐有些不快,如果不是高粱那么高调,到处去和军士们发泄不满,也不会闹得现在军中如此沸沸扬扬了,不过事已至此,谁都知道高粱跟自己是穿一条裤子的,高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惑乱军心,换了自己是王弥都不会相信此事和自己没有关系,也就更不可能放过自己了,为今之计,只有走为上策了,否则的话,难道要自己去割了高粱的脑袋去讨好王弥?呵呵,以自己对王弥的了解,即使自己真的这样做了,王弥还是会杀了自己以儆效尤,当年自己真不应该去救了高粱这个混蛋,现在好,只有尽快去青州投靠曹嶷了,这里是一刻都不能待了……

高粱看着徐邈的眼神有些阴冷,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上似乎有些凉嗖嗖的……

高粱从来没见徐邈这么看着自己,有些害怕的说道:“大……大哥……你是怎么了……?”

徐邈看着高粱那有些惊慌害怕的样子,心里的火倒是消了不少,只好安慰道:“没什么,只是为兄的在想,要是我们这些人去了青州,那曹嶷要是不接纳我们该怎么办?所以在想是不是要……”。徐邈一边说一边做了一个划脖子的动作……

高粱一听徐邈说是因为担心曹嶷不接受他们,才会生出杀意,这才放心下来,可是刚才那阵凶狠的目光明明像是冲着自己来的啊……

徐邈看高粱并没有过多的怀疑自己的话,才缓了缓情绪,慢慢继续说道:“二弟,你也不要多想,我们现在先去见下王弥,见了面,什么都不要说,让他发泄几句,完事了,我们连夜就拔营启程前往青州,你看可好?”

高粱大喜,但一想到要去见王弥,心里又有点心虚,显得犹豫不决的样子。

徐邈看着高粱这种神态,心里简直腻歪死了,当初搞那么多事想去青州的是你,真的要跟王弥面对面把话说清楚了又这般扭扭捏捏,真是个祸害!

徐邈又按捺住火气,温声安慰道:“无妨,王弥……主公今天应该还不会拿我们怎么样……”

高粱听到徐邈这么说也慢慢变得平静了,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军帐,前往王弥所在的中军大帐。

不久之后……

王弥中军大帐内。

王弥对着徐邈和高粱表现的异常热情,一点都没有提起军中那些不和谐的声音,只是在跟两人说一些当年的各种战事和往事。

高粱听了王弥那么多肺腑之言,也想起了许多当年和王弥,徐邈一起拼杀战场的情景,一时心里倒真的生出几分歉疚来,毕竟以王弥今时今日的身份能和自己谈那么多当年的回忆,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动情。

徐邈一边听着王弥煽情的话,一边看着好像已经有些反悔的高粱,心里的恐惧却是越来越深,若说王弥说的这些过去的往事,没有一处打动自己的?那是瞎说,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会越听越害怕呢……

王弥看着高粱和徐邈被自己的一番肺腑之言说的心动的样子,心里的冷笑却愈发的厉害,但是越是这样,王弥脸上的表情却越是温和,这和平时那个残暴自大的王弥,简直是判若两人……

今日的酒宴只有王弥和徐邈,高粱三人,这一轮轮的推心置腹之语,的确有奇效,徐邈和高粱二人都不断的在这种氛围里表示了对王弥永远不变的忠臣之心和各种毒誓,等到酒过三巡后,三人才尽兴散去。

等到徐邈和高粱离开中军大帐,直到再也看不见身影后,似乎还在醉醺醺的王弥,突然变得异常清醒起来……

王弥慢慢坐正了身体,轻轻拍了拍手。

从营帐内隐蔽的侧门里钻进一个人,正是长史张嵩。

“主公,五千弓箭手已经准备完毕,是否要今夜动手?”

王弥没有看一眼张嵩,似乎是自顾自地说道:“嗯,今夜寅时(凌晨3点到5点之间)动手,那时候应该都睡熟了,徐邈和高粱所部又正好在低洼之地扎的营,适合火攻……

张嵩心里一抽,火攻,那是真的一个不留了,好狠啊……

张嵩拱手道:“诺!”

王弥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不要怪我心狠,徐邈和高粱的部曲都是他们的乡党,即使头领伏诛,这些人也不会顺从我的,与其让他们这些人活着成为我军的隐患,还不如都死了干净些,也好震慑下其他人……

张嵩听完王弥的这番自言自语后,默默地退出了营帐……

张嵩看着营帐外的星空是如此璀璨如此美丽,可不知为何自己的心里却是冰凉冰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