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零四章:张嵩被围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91 2015-11-10 10:24:29

  徐邈大营内

高粱小心翼翼的对着徐邈说道:“大,大哥……我们还要走吗?主公对我们真的不薄,如此这般的推心置腹……我们要是走了,实在太没义气了……”

“走!立即走,命令部队,把所有重装的东西都扔掉,一概不留,现在就拔营,越快越好!乘着王弥的酒还没醒透,赶快走!”

高粱看着徐邈如此急迫的样子,心里顿时疑窦丛生,不解的看着徐邈,似乎想让徐邈解释一下。

徐邈真的是一肚子的火,看着高粱这副窝囊加白痴的样子就恶心,大怒道:“我们主公你还不知道啊?那就是个魔王,你什么时候见他跟谁说过那么多废话?今天突然和我们那么多知心话,你觉得很感动?放他王弥的狗臭屁,那是把我们当死人了,所以才会什么都愿意说,因为你快死了,跟你说点真话又何妨?你个白痴,怎么什么都不懂?!你真以为他王弥改了性子了啊?快去让你的部下速度拔营!快去!晚了我们都要死!”

被徐邈这么一声怒喝,高粱被酒精烧昏的脑子才如梦初醒,可是高粱还是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主公王弥明明前一刻还跟自己和徐邈推心置腹,下一刻却要如徐邈所说那样置自己和徐邈于死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邈这个时候再也没有心情跟高粱解释了,只是不断的对着高粱大吼道:“快去收拾行装,快去命令你的部曲赶快准备拔营,你他妈还待在这里干什么???!!!等死啊!”

高粱这才跌跌撞撞的离开徐邈军营,向自己的军营跑去,虽然他还是没想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徐邈的话他不敢不听,所以还是用尽全力向自己的军营方向跑去,高粱很清楚,马上回营地命令部队准备拔营,这是他现在唯一要做的。

远处的一个小坡上,张嵩正望向徐邈和高粱的军营方向。

长史张嵩站在高处看着徐邈和高粱军营里的火光突然多了起来,心中也略起了不少疑惑,不过此时正是戌时(晚上7点到9点之间),确实是应该多添火把的时候,而且张嵩也不相信徐邈和高粱能看穿主公王弥的心思,但不知为何,自己心里就是十分忐忑,想来,应该是此次屠杀是由自己来主持,心下不忍所致的紧张吧……

张嵩的确不是很赞同王弥的做法,只除首恶就可以了,何必多行杀戮,毕竟将要屠杀的都是曾经跟大家一起拼死沙场的兄弟啊!

张嵩知道用不了多久,这里的人都会睡着,然后迎接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无情的杀戮,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在自己军中的营盘里会被自己人突袭……

张嵩在黑夜中站了许久之后,也慢慢地离开了,他要回去再检查一下突袭的人员,毕竟离发动攻击的时间还早,顺便还要吩咐部下去封锁各个营寨之间的通道,以免误杀……

当夜亥时(晚上9点到11点之间)

徐邈和高粱两处军营的营火已经逐渐熄灭,一切似乎都变得很安静……

徐邈冷眼看了看高粱,并不出声。

高粱却已经六神无主了,他已经发现自己军营还有徐邈军营和各部之间的通道被封锁了,看来事情真的像徐邈所说的一样,王弥要对自己和徐邈动手了…。。

徐邈倒并不怎么慌张,他早就料到王弥会动手,虽然自己的部队所处的地势不太有利,但是要突然杀出一条通路来还不是难事,唯一的难处是他徐邈并不想和王弥完全撕破脸,哪怕王弥现在想杀他,他也不想马上拼个你死我活,因为他不想到了青州后被曹嶷所不容……

“高粱,吩咐下去,所有人衔枚(士卒口衔用以防止喧哗的器具,形如筷子),所有的马都缚口,听我号令而动”。徐邈一边说一边把目光望向了王弥所处的中军帐方向……

“诺!”此时的高粱,已经死心塌地的跟着徐邈了。

王弥军大营西南出口处

张嵩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徐邈和高粱的部队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自己和准备突袭的五千弓箭手已经被徐邈和高粱所部团团围住……

张嵩看着徐邈和高粱所部,人人衔枚,马匹缚口,心里也不由佩服起这个徐邈了,实在是一员不可多得的战将啊!不过事到如今,一场大厮杀看来是免不了了!

徐邈和高粱两人慢慢从军中走到了前方,他们也没想到会围住张嵩,徐邈只是知道西南方向因为靠着山岳所以没有多少防守,没想到,王弥安排突袭自己人员也是因为此处人少,不会引起其他各部队的注意,只是没想到倒让徐邈和高粱包了饺子。

高粱正要破口大骂,却被徐邈拦住了。

高粱一口恶气无处发泄,瞪大了眼睛不解地看着徐邈,疑惑的叫道:“大哥!?”

徐邈挥了挥手,示意高粱不要出声,自己勒马又向张嵩所部走近了些,突然徐邈下了马,对着张嵩就跪下了!

徐邈和高粱所部都惊异地看着自己的主将,因为口中衔着枚,所以只能睁大了眼睛看着主将的异常举动。

高粱也被徐邈的异常举动吓了一跳,不解的看着徐邈,上前扶起也不是,不管也不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张嵩也有些莫名其妙,要知道现在徐邈可是占据了优势,骑兵加步兵要消灭自己这样一支用以突袭的弓箭手,实在太简单了,可徐邈却跪在自己的不远处,一动不动。

张嵩只是看着徐邈,一言不发……

“长史大人,我徐邈可曾有过反叛之心?”

“似乎没有!”

“那么长史大人,我徐邈可曾在战场上不用命?”

“将军威武,只会向前,从不后退!”

“那是为何长史要备下这许多的火油,还有这许多的弓箭手,穿戴的又如此整齐,可是要取我徐邈和高粱之命吗?!”

张嵩看着徐邈手指着自己周围的许多火油,心里知道已被徐邈看破机关,但依然还想再狡辩一下。可才要张口狡辩,就听徐邈继续说道:“长史大人,我等知道,主公定是因为我和高粱想去青州,军中又出现了各种谣言,主公为了防止谣言动摇军心,所以才要取我等首级”。

张嵩听了默默不语,却是知道徐邈所言正是王弥所忌的。

“长史大人,我徐邈和高粱死不足惜,可是我们冤枉啊,我们出生入死为主公搏杀天下,难道就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如今再去见主公已然没有意义了,请长史大人放我们一条活路吧!”

张嵩听到这里也觉得很惭愧,本来心中就不愿意杀自己的袍泽,如今又被徐邈围困着,而徐邈不仅没有下杀手,反而跟自己诉苦,甚至还向自己下跪,哎,这该如何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