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一百章:张宾的展望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3416 2015-11-06 10:28:14

  张宾的笑声停下后,也不急着解释自己的行为,而是轻轻拿起酒碗,敬了一下支雄和夔安后,又对着石勒恭敬的敬了一杯酒,接着一手托着酒碗大口豪饮了起来,然后慢慢坐下来品味这酒中的滋味,一时间,竟然是真的心情大好,困扰多日的心结一开,实在是令人心旷神怡啊!

石勒看着张宾这样反常的举动,心里也生出了不少担忧,石勒自己知道,别看现在自己一路高歌挺进,百战百胜,但这都和自己面前的这位谋士的出谋划策不可分割,从出兵到各种军需和情报,作战计划的详细制定和执行,没有一样离得开张宾,如果张宾真的出现什么意外,短时间内,自己这支部队会生出无数的乱子,虽然最终自己可以凭借自己的威望,让所有人安静下来,但是也只能是压制一时,现在自己的这支石家军,表面看似不可战胜,其实石勒自己心里清楚,自己麾下的这些将领不仅都各自都拥有自己的嫡系人马,而且这些人马各个精锐,但彼此之间却是谁也不服谁,一旦自己压制不住他们,就会出现大量的内斗,那时军队不仅会从内部四分五裂,自己离死也不会远了……

石勒自己也清楚,自己的大军除了这些各自依附不同统领的嫡系人马外,各部人马还大量的和自己掳掠来的百姓都掺合在一起行军,各种矛盾,每天都在发生,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大的变乱。尤其是现在部队还在一天比一天壮大,就好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外面的人看着恐怖,里面的人其实也活的胆战心惊,石勒自己就每天都在担心何时会自己撞碎啊……

而张宾却是可以整合和调解这一切的人,并且让个雪球不断的健康壮大!实在是个不输汉之张良,萧何的奇才啊。

张宾若有事,这样的损失,现在的石勒实在是无法承受的啊……

石勒的担忧愈发的明显了起来,脱口道:“孟孙?”

张宾听到石勒的呼唤,抬头看向石勒,当张宾看到石勒那双充满关心和担忧的眼睛的时候,张宾的心里不知道为何,暖暖的……

张宾并没有起身,因为今晚聚会的时候就说过没有君臣之分,所以张宾还是坐着对石勒说道:“主公,孟孙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情”。

夔安的眼睛紧紧盯着张宾,他很想很想知道这个汉人军师又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想法。因为每次张宾都算无遗策,这让夔安一直想看看这个汉人失手的时候会是如何光景,当然内心也很期待张宾可以再一次给自己惊喜。

支雄却是低头只顾自己喝酒,不过两只耳朵却竖了起来……

石勒一听张宾这么说倒也来了兴趣,张宾今夜的表现实在太过异常,张宾的确欠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只听张宾认真地说道:“主公可知,如今我军正四面环敌,就如那只羊一般,随时都有被整个埋了的可能,我军此时!正是生死存亡之际!”

支雄听张宾这么一说,只是觉得汉人到底是汉人,只会危言耸听,即使是四面环敌,也还不至于像他说的那样夸张,支雄心里冷笑了一声,继续自顾自的喝酒吃烤肉了,不过耳朵还是竖得直直的。

夔安脸色有点不善,说自己主公那如日中天的人马正在生死存亡之际,是否夸张不说,这可是扰乱军心啊!

石勒却觉得张宾果然没有辜负自己,现在的都是自己的心腹,都是可以托以性命的,所以张宾当着当家的面说,石勒并没有什么反感,反而觉得张宾的话是一语道破了自己心中长期以来的忧虑。但石勒的面上并没有任何表情,石勒知道张宾接下来要讲的才是重点!

“主公,如今我方西北是汉庭,东北是王浚和正在强大起来的慕容鲜卑,段氏鲜卑,并州还有刘琨和拓跋鲜卑,东南是司马睿,西边是苟延残喘的南阳王司马模和凉州的张轨,而西南是氐人的成汉国主李雄,不知道主公意欲何方?”

石勒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对着夔安和支雄看了一眼。

支雄倒是机灵抢先说道:“西南那些地方早晚都要去的,不过我更看好江南,那地方听说非常富庶,而且一马平川利于进攻”。

石勒听了支雄的话点了点头,但没有说话。

张宾也点了点头,看向夔安道:“将军觉得西南如何?”

夔安见石勒有意让他和支雄先说说,如今支雄已经表了态,而张宾也在问自己的看法,夔安也就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西南虽然最弱,但汉主已经派了始安王刘曜出兵,我军不可此时前去,而北方势力交错复杂,急切亦不可图之,所以我也觉得东南有利于进攻,又无其他势力染指,嗯,我赞成老熊的建议”。

石勒和张宾互看了一眼,眼中的意思是相同的,这个夔安相比支雄在思考问题的成熟方面的确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将,只不过他们二人的目光都还是有些……。

张宾的心里其实有些失望,在他看来这些人冲锋陷阵或许还可以,但却不懂得谋划。夔安和支雄的思维还是只停留在抢劫上,就像部落迁移一样,走到哪抢到哪,这和蝗虫有何区别?早晚是要走不动的!而全军看来也只有石勒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自己也曾经为这个问题苦恼不堪,如今被石勒的烤羊之事所惊醒,自己的胸中也随之有了一个新的谋划。

夔安看到张宾和石勒都对自己点了点头,一时间内心里也真的是稍有点小得意,自己最看重的两个人,都认可了自己,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高兴呢?不过细心的夔安觉得,自己的主公石勒和张宾似乎要比自己看的更远,因为到现在为止石勒也没有表达意见,最重要的是从石勒和张宾的神态的来看,自己的回答只是中可而已,这又有点让夔安有些不服气了。

张宾还在等待石勒的回答,张宾望向石勒的眼神也充满了期待,张宾想知道,石勒心中倒地是如何想的,自己的谋划是否能实施还要看石勒是否跟自己一样的想法,否则鸡同鸭讲有什么意思??

石勒看着还在自顾自吃喝的支雄,心道:这个老滑头,明明听得那么仔细,还装着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哼。

石勒又看向了夔安,夔安倒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看来他也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呵呵,这个夔安啊,这股不服气的劲是好的,但还需要再磨练下。

石勒的目光终于和张宾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目光的碰撞,让石勒清楚的感觉到,张宾这是在考验自己,考验自己这个主公的远略和胸襟。呵呵,张宾这小子,真有意思。

石勒看着张宾,不紧不慢地说道:“并州!”

当石勒的“并州”二字传入张宾的耳朵里的时候,张宾的心在这一刻犹如鲜花怒放一般,浑身都激动了起来,得遇明主啊,得遇明主啊!张宾此刻激动的心情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形容,就因为石勒的一句并州,张宾觉得自己这辈子跟着石勒,值了!

支雄听到石勒说并州,倒是无所谓,不过可惜了江东那个好地方,不过支雄有些想不明白,并州还有多少油水呢?

夔安的眼神也在闪烁,火堆的火光在这一刻也显得分外的耀眼!

石勒的话让夔安的心也燃烧了起来,并州吗?那可真的是虎狼之地啊,不过自己的确喜欢和群雄一起搏杀的快感!

相对于众人的反应,石勒的眉头却慢慢锁紧了起来……

石勒一边喝着碗里的酒,一边望着璀璨的星空,石勒的内心其实也因为自己的话而波澜迭起,不错,并州是自己的故乡,自己也确实应该有一块自己的固定地盘,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虽然百战百胜而无一寸根基,只要有了根基和据点,那么他就可以真正的摆脱汉国的控制,慢慢整合自己现有的人马组成,到那时候自己才可以真正有一番作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如流寇一般……

张宾,夔安,支雄三人都在火堆前静静地等待着石勒的回应,这一刻的火堆前,异常地安静,只剩下火柴燃烧时的噼啪声音……

看着似乎陷入沉思的石勒,张宾首先打破了沉默:“中原沐王道久远,我等虽然攻破洛阳,攻伐四方,百战百胜,但无法使此地百姓的心向我等,而且中原是天下之中,太多的眼睛盯在此地,以我军现在的力量还无法久留此地,而并州之地不仅可以纵马奔驰,更是主公的故乡,如果以那里为根据地,只需稍加经营必可称霸一方,从古至今,历代开国帝皇,都是由北而南去开拓天下的,等我们扫平北方再不断的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一到,就派遣一,两员大将挥师南下,天下可定矣!”

张宾的话就如烈酒一般让人听得心驰神往,石勒的眼睛中也是异彩连连,夔安和支雄也是难以按捺住激动的心情。

要知道这样富有战略规划的方略是第一次提出来,而且大胆地展开了一幅众人从未想过的画面,由北而南,先扫平北方再挥师南下,这是何等的气魄,在场众人,有哪个像张宾这样清晰地看过问题,又有哪个提出过这种意在统一天下的战略?

石勒自问虽然心中有野心,手上有实力,可是回并州也只是自己的一个初步的想法,如果想去实施并付诸行动,石勒自问是很困难的,一个命令的下达,牵涉的不止是物资供应方面的问题,各部队的协调,人员的分配,将领的情绪,随军百姓的安排,这千头万绪的事要想理清真的不容易,一个处理不好不仅耽误时间还会惹出无数的麻烦和不可预知的可怕后果,而张宾却似乎已经有了详细的方略,这就是一个首席谋士的价值,张宾,丞相之才也!而且是开国丞相之才!其才足可媲美古今大贤!(作者言:可惜是个汉奸,当然用现在民族融合的眼光来看又无可厚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